梁文韬:李文亮枉死一周年与疫情调查的“政治正确”

一年前的这段时间,纸包不住火,武汉肺炎在中国迅速扩大的状况终于逐渐被披露,当中的吹哨者李文亮医师乃其中一名因感染至死的受害者,他之后甚至可能被中共视为是卖国贼,因为出卖中共的都是卖国贼。大家对中共的不信任跟他们对李文亮及其他试图揭开及追寻真相的人之打压有莫大的关系。

面对全球挞伐甚至起诉索赔,中共的宣传机器至今仍然尝试推卸责任。三月份就否认「零号病人」一定是在武汉本土发源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甚至指控可能是美军在武汉举行的军运会期间把病毒带到武汉,要求美国交代「零号病人是甚么时候在美国出现」,这引发中美两国骂战,特朗普总统更多次用「中国病毒」来形容引发大瘟疫的罪魁祸首。

为了缓和美中紧张,官方《人民日报》3月16日在海外的推特指「军运会五外籍运动员患疟疾与新冠肺炎无关」。后来赵立坚呼吁美国允许世卫组织进行一次类似的调查,尽管没有证据表明病毒起源于美国。不过,中共在四月份声称病毒可能来自意大利,高级卫生顾问王广发在五月份则引用当时巴塞隆拿大学研究人员尚未发表的报告,指出世卫应该去西班牙调查,原因是该研究称病毒早在2019年3月就已出现在西班牙的废水中。到九月份有报道声称病毒来自外太空,到十一月份则声称来自印度,各式各样的甩锅动作真正的目的,是不想让国际社会对病毒来源的疑问进入中国调查。

去年五月世衞大会更是美中角力的斗兽场,习近平在视讯发言时承诺,北京政府将为抗击病毒捐款2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官员则谴责中国的援助乃门面功夫,试图影响世卫。世衞当时面临来自成员国要求调查在武汉疫情暴发初期该组织在缺乏透明度问题上是否和北京串通一气。对全人类来说,除了防疫保命,大家亦非常关心病毒来源。

至今世衞调查人员先后获准三次进入中国调查,第一次在去年二月的先遣队,但由于不包括美国及其他专家,而只有对流行病医学相关领域外行的世卫总部人员,故被质疑只是虚晃一招。到了去年的七月,世衞又派出先遣队成员,但由于根本就没有到武汉而遭到质疑。值得注意的是,根㯫7月22日《纽约时报》网报道,「虽然中国政府表示欢迎调查,但官员们还没有提供国内病毒溯源工作的有关细节。中国科学家说,有关调查已有好几次受阻或被推迟」。换句话说,连中国科硏人员想去调查也都受到阻挠,那么跟科硏人员接触的世贸先遣队可能根本得不到相关的科学资料。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在8月27日回应质疑时宣示,一队国际专家小组准备前往中国,调查病毒源头,包括会到最先爆发疫情的武汉调查。可是,自去年八月起一拖再拖,真到今年一月,事隔瘟疫大爆发一年后,名单经过中共批准的所谓专家们到中国调查后在刚刚的2月9日召开记者会并发表了三大「结论」:

1)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一定是传播源头,小组认为许多早期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只能证明该市场是病毒传播点之一,但无法确定病毒是如何传入华南市场。

2) 蝙蝠不一定是病毒直接起源,小组表示蝙蝠所携病毒并非病毒直接祖先。中方代表的组长梁万年表示,具备高度适应人类环境的生存能力,可能是偶然获得,也可能是逐渐演变的,但每个步骤都得益于自然的选择。

3) 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今后也不会就此进一步展开调查。梁万年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发前完全没有相关病毒,因此也就没有泄漏病毒的可能。

这三点结论当然在政治上相当「正确」,中共只须要大家不再认为病毒必然源自中国,又或即使有可能源自中国,也是天然生成的病毒,而不是经过人工变造出来的类生化武器。不过,既然目前不能确定是来自大自然,即使病毒不是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也不能证明它不是人工变造的产物。

中共选择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拜登确定胜选后,容许17位外国专家进入并联同另外17位中方专家共同成立小组进行调查,当然是出于政治精算后的做法。若特朗普连任,其政府不会承认这种「政治正确」的结论,原因是有中方人员参与甚至主导的非独立调查根本不可能找出真相。

事实证明,上述三点「结论」就是告诉大家不会有真相,再查也不会有结果。真相一天不能大白,全球枉死的人都死不瞑目,其家人朋友亦只会带著怨念渡过馀生,中共将会在大家的怨念下苟且偷生。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