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除夕获奖 中国异见者节日有喜有忧

余文生除夕获奖  中国异见者节日有喜有忧余文生除夕获奖 中国异见者节日有喜有忧 RFA制图00:00/00:00 

农历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辞旧迎新牛年到。中国政府在过去一年不断收紧自由空间,导致不少人身陷囹圄,但也有人在经历过艰难的牢狱生活后获释回家,得以和家人团聚。对中国异见群体来说,这个年过得有喜也有忧。

今年的农历新年对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来说似乎比较特别——这是他在牢中度过的第三个新年,同时也是他获得2021年度“马丁恩纳斯人权奖”的日子。

马丁恩纳斯基金会(Martin Ennals Foundation)主席菲利普·库拉特(Philippe Currat)表示,在中国新年除夕授予余文生奖项,是希望这项表彰能照亮他所取得的成就,帮助他重新获得失去的自由。

许艳吁外界持续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代替领奖的余文生妻子许艳说,该奖是对余文生及他从事人权法制工作的支持和肯定,同时也提到包括中国法律学者许志永、维权律师丁家喜在内的多位人权捍卫者遭受迫害的情况,呼吁外界对他们以及其家人继续给予必要的关注和帮助。

旅美中国律师彭永峰提到,尽管奖项不能解决任何根本问题,但相信余文生律师知道后也会感到些许安慰。他还炮轰中国当局不顾基本人道,不让余文生前往北京的监狱服刑,故意折磨余文生和其家人。

“除夕万家团圆之际,他(余文生)却在最沒有人权可言的中国牢狱中获得了人权奖,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美联社)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美联社)

小标:有人佳节期间身陷囹圄

与此同时,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北京出版人耿潇男也分别在新年前夕遭抓捕、重判。

北京的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感叹,每逢佳节倍思亲,并对无法与家人共度节日的巾帼英雄们感到难过。

“春节来临前(抓人、判刑),其实就是明确地不让你好过,增加你的痛苦、增加你家人的痛苦。”

胡佳补充说,由于2021年及2022年是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以及冬季奥运会这样有着重要政治因素的年份,中国政府在维稳和言论方面的管控都在加强。

“有时候仅仅是公民在一起聚餐,聊聊时政,(当局)对这些简单的事情都会控制的非常严格。高压线已经落到脚脖子上了,随便想向前迈一步都会碰触上。”

中国《财经》杂志前记者张贾龙(右)2014年与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克里合影(脸书截图)
中国《财经》杂志前记者张贾龙(右)2014年与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克里合影(脸书截图)

有人被关有人获释

不过,胡佳特别提到,今年春节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

“张贾龙今天获释了,终于能在这个牛年的正月初一回到家。虽然是从高墙电网的小监狱回到这种社会化的大监狱,但毕竟和家人在一起了。”

据了解,前《财经》杂志记者与前腾讯财经频道媒体人张贾龙2019年8月被警方从贵阳家中带走,并指控他在推特上“发布和转发大量诋毁党、国家和政府形象的虚假信息”,今年1月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1年6个月,2月12日刑满出狱。

张贾龙的妻子邵媛透过通讯软件告诉记者,张贾龙状况尚可,但有些消瘦。由于目前仍处于取保阶段,因此不便多说,但感谢外界关心。

除了张贾龙外,“709”案去年获释的王全璋律师也在被关押5年后,迎来和家人团聚的第一个春节。王全璋在妻子李文足发布于推特的视频中说,自己“时隔5年,回到人间,享受人世间的美味、人伦,确实非常感概”。

另外,不久前获释的南京持不同政见艺术家追魂也在除夕得以与一众好友相聚。追魂的朋友、北京宋庄诗人“八九季风”向记者表示,追魂现在不能接受采访。至于他被官方扣押车辆和作品的问题,追魂会在春节后处理。

北京宋庄艺术家追魂(刘进兴)(追魂朋友提供)
北京宋庄艺术家追魂(刘进兴)(追魂朋友提供)

“八九季风”强调中国自由空间不断缩小,敢言之人随时会有牢狱之灾。

“(新一年)希望法律回到正轨上,进入真正的法治,而不是人治。别老说依法治国,真正的依法治国可不是这样。我们肯定是想国家向好,尤其是进入真正的民主法治,但现状挺令我们失望。”

胡佳:不要绝望

对于中国每下愈况的人权状况,胡佳表示自己从来不曾绝望。

“你绝望某种程度上就是认输,让那些作恶者得逞和嚣张。我在最危难的时候,包括我面对死亡的这种状态下,也都没有绝望过。”

胡佳认为,现在越来越难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但还是留有一定的发言空间,不过,说话的风险则非常大,往往要牺牲人身自由和家庭,自己最亲近的人也要付出代价,甚是残忍。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