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翘楚被拘留 丁家喜被绑老虎凳七天七夜

中国法律学者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被关押在山东临沂市看守所。另外,2019年年底因厦门聚会案遭到抓捕的人权律师丁家喜在与律师视频会面后也传出遭到酷刑对待的更多细节。

李翘楚在2月6日传出被公安约谈后,遭到山东临沂警察带往临沂的消息。人在美国的丁家喜妻子罗胜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紧急发声,表示李翘楚被“北京郭警官”约谈“是个幌子”,她已被警察带往山东临沂。

质疑看守所伙食   约谈变拘留

“目前为止他们口头告诉翘楚爸爸妈妈,说是刑事拘留,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关押在山东临沂市看守所。这是今天早晨她妈妈准确转述派出所告诉她的(消息)。”罗胜春告诉本台。

去年二月,因为受到许志永、丁家喜卷入的厦门聚会案的牵连,李翘楚曾被以涉嫌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一百二十天。这一次她被正式拘留后,李翘楚在北京的父母也被带到通州玉桥派出所,被公安要求在拘留通知书上签字。他们想了解拘留书内容却遭拒,只看见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两位拒绝签字后公安随即收回拘留通知书。罗胜春表示当局仅告诉李翘楚父母,相关拘留文件将会邮寄。

“我要不是听翘楚妈妈的录音,都不敢相信(当局)是这样让她签刑事拘留通知书。都不让看、不让复印,都是违法的。”罗胜春说。

近日李翘楚在推特上披露许志永遭受酷刑,并发表《山东临沭看守所馒头之谜》系列推文。罗胜春怀疑李翘楚因此遭到当局报复。李翘楚质疑临沭市看守所伙食远低于国家标准,同时存在高价买餐的问题。她也在本月2日对看守所提出控告,并投诉驻看守所检察官不履行监督职责。

2月5日,被关押在山东省临沭县看守所的许志永,得以通过视频与辩护律师梁小军进行第二次会见。许志永透露他在看守所长期捱饿,每顿饭只有一个馒头,且看守所没有供暖设备,导致耳朵冻伤,一个月也只能冲两三次冷水澡,每周两天被禁止放风。此外他与丁家喜皆是被“无名关押”,看守所电脑系统中查不到两人姓名。

许翘楚的推特也提到,许志永去年4月底转去烟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同样遭到酷刑。他连续一个多星期,每天十几小时被绑在铁椅上,四肢固定、喘气困难,也被限制喝水,每顿一个小馒头。往返监室时被戴黑头套及沉重的头盔。

七天七夜连续审讯 许志永丁家喜监居期间遭不人道对待(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七天七夜连续审讯 许志永丁家喜监居期间遭不人道对待(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丁家喜更多酷刑曝光    七天七夜被绑老虎凳

除了许志永传出更多酷刑详细情节外,另一位同因“厦门聚会案”遭到迫害的丁家喜也在近日与辩护律师第二次会见,并向律师披露自己所遭受的骇人酷刑。他表示,在烟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6个月期间,丁家喜曾在长达7天7夜的审讯过程中,一直被绑在“老虎凳”上,导致脚踝肿起,并遭到警方日夜轮流审讯,不得睡觉。轮流审讯期间丁家喜曾因身体极度虚弱,以致两次昏厥,失去记忆。

罗胜春推文披露,去年丁家喜遭关押后近一个月正值春节,当局在房间内播放《习近平治国方略:中国这五年》宣传片,以最大的音量日夜24小时连续播放十天。在烟台“监居”时丁家喜保持了103天的零口供记录,有73天遭到剥夺睡眠进行疲劳审讯,6个月未见过一丝阳光,且24小时遭到日光灯照射,不准洗澡和刷牙。无提审时亦必须坐着,要去走廊或洗手间时则需要戴上黑头罩。

在纽约的人权律师滕彪就告诉本台,在中国实施酷刑相当普遍,反而被关押而无遭受酷刑“是意外”,尤其又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更容易发生。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更容易发生酷刑,而且实施酷刑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得到法律惩处,”滕彪说,“出于政治需要,且中国也没有独立司法,所以实施酷刑的人他们的罪行基本上都很少得到处理。”

罗胜春也直呼,当局对丁家喜、许志永采取酷刑,甚至抓捕许翘楚的手段就是为了逼迫两人认罪。丁家喜及许志永案件在1月19日第三次延长侦查期满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罪名改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辩护律师也被要求签署保密承诺。

“他们所倡导的一切,一直都是建立公民社会,都是为了国家的发展和稳定,把宪法当真、把社会主义里的民主自由价值当真,要对公权力行使监督的权力、依照宪法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力。”罗胜春说。

她强调,丁家喜、许志永以及“厦门聚会”的讨论内容都符合法律框架,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更没有实际颠覆行为,当局一切指控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