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三家到你的衣柜:廉价“中国制造”敲响的人权警钟

《中国制造——一名囚犯,一封求救信,以及美国廉价商品的隐藏成本》(Made in China: A Prisoner, an SOS Letter, and the Hidden Cost of America’s Cheap Goods)——艾美莉亚·庞(Amelia Pang,音)著

在《中国制造》的第五章中,艾美莉亚·庞调查了中国的强迫劳动,其主要对象是法轮功修习者孙毅,他的工作是制作装饰性的纸蘑菇,据说是出口到欧洲。当时他刚刚来到一个名叫马三家的强制劳改营不久,这个任务应该是很轻松的,做纸蘑菇能有多难?然而,孙毅要用手指摩擦纸张,制造理想中的假蘑菇手感,他的手很快就磨破了。伤口感染了,但他仍在继续工作,努力完成近乎不可能的每天160个蘑菇的配额。其他囚犯出于绝望互相偷蘑菇,他们喝着难喝的菜汤,日益消瘦。“孙毅平时只睡两到四个小时,”艾美莉亚·庞写道。“但也只会梦见叠纸蘑菇的重复动作。”

2020年,中国西部省份新疆大规模拘禁和强制劳动系统扩大,而全球人口则越来越依赖由无名无姓的人送上门的商品,在这样的一年之后,艾美莉亚·庞的书让人感到及时而紧迫。她的论证始于生产蘑菇的房间,大致上是这样:我们的消费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像纸蘑菇和万圣节装饰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东西,却被卷入这样一个体系,它旨在隐藏暴行,并使与威权政府、危险的工作环境、甚至宗教迫害的共谋成为现代生活的一部分。艾美莉亚·庞是一名自由记者,从小在一个讲普通话的家庭长大,她最擅长将这些并列的现象勾勒出来,将生产和酷刑平实地并列在一起。

《中国制造》的开头磕磕绊绊;直到几章之后,艾美莉亚·庞才开始找到感觉。她以一个神秘的故事作为开篇,一个住在俄勒冈州波特兰郊区的女人发现了孙毅藏在一包运到美国的万圣节装饰品里的纸条。女人打开包裹,纸条掉了出来,她看到后,一场追踪开始了。“如果您碰巧购买此产品,请将此信转寄给世界人权组织,”纸条上用英文写道。

然而,确定孙毅的身份并不是什么大难题。他在2010年就已经从马三家获释,比他的信被发现的时间早了两年,那时艾美莉亚·庞还没有开始研究这桩个案。事实上,他是2018年纪录片《求救信》(Letter From Masanjia)的主角。这个开篇的构思很快就消失了,《中国制造》最初的几页飞快地讲述了孙毅的童年,与此同时,也用时显概略的方式审视了几十年的中国历史。“文化大革命杀死了数百万人,破坏了中国经济,”她写道。“所以现代中国大陆的理想往往更重视社会稳定而不是人权。”

结束这段开篇,写到孙毅来到马三家的部分,艾美莉亚·庞的叙述就放慢了节奏,她的论点也开始成型。她详细描述了监狱内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等级,艰苦的工作,以及一个神秘的“幽灵”单位的传言。在监狱外,艾美莉亚·庞是一个顽强的调查者。她跟着卡车从上海附近的劳改监狱来到周边地区的工厂。她与活动人士和劳工交谈,梳理中国媒体的报道,并令人信服地证明,从H&M到AmericanGirl等品牌都从廉价劳工或强迫劳动中获益。她认为,供应链和企业渎职行为不应该是唯一的罪魁祸首;我们自己的消费模式也促成了这个无休止地让孙毅违背自己意愿工作的系统。

“我们的消费习惯让各大品牌不断努力缩短设计、生产和分销的时间,”艾美莉亚·庞写道。“我们目前对企业施加的无休止的优化压力,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可持续的。”她以ASOS和Fashion Nova这些在线零售商为例,它们以惊人的速度推出新款,体现了这种超高速趋势。这反过来加大了中国工厂的压力,它们被要求灵活、廉价地提供服务,迫使它们寻找节省劳动力的解决方案,就像在劳改监狱里那样。而且,尽管许多品牌定期对其供应链中的一些工厂进行审计,但要进行切实的审计,还需要大幅增加支出。例如,2013年孟加拉国两家工厂建筑倒塌造成1000多名工人死亡,但工厂前不久还被审计人员认定是安全的。

“一个大品牌的一级供应商超过10万家是很常见的,”她写道。“但当10万家供应商把生产转包给其它工厂时,即使是最便宜的审计也可能很快变得昂贵起来。”

在艾美莉亚·庞解释将美国消费者与马三家等地之间纠缠起来的采购与消费的同时,孙毅的故事也在继续展开。他开始考虑写一封求救信,放进他正在制作的一些万圣节装饰墓碑的包装中。他把纸条藏在自己睡的金属床架里,随着写信活动扩大到其他囚犯,他也面临着灾难。与此同时,艾美莉亚·庞解释说,在美国,消费者很难做到时刻留意这样的生产方式。“如果价格低,我们就会很高兴。如果价格太高,我们就会感到难过。当我们站在……电脑屏幕柔和的光芒前,我们对生产者的痛苦的感受,并不如我们对欲望的感受那么深刻。”

孙毅的姐妹和母亲努力争取他的释放。他饱受酷刑和疾病折磨,当艾美莉亚·庞完成这本书时,他已经客死异乡。他的故事于2017年在印度尼西亚结束,那时艾美莉亚·庞还没有机会见到他本人。她在书的最后几章提出了一个论点,他的监禁虽然发生在过去,但仍然是有意义的。她认为,新疆的营地是一种消灭文化的手段,也是一种盈利的手段。中国西部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一环,该倡议在世界各地进行大量开发和投资项目。新疆政府为愿意在拘禁营附近建厂的纺织企业提供了激励措施。最近一份报告估计,有8万名维吾尔族人被强行送往中国其他地区的工厂

艾美莉亚·庞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她自己也难以回答的问题。你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它的人权记录?尽管中国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爆发了贸易战,但与中国的贸易在2020年打破了记录。欧盟在12月与中国签署了一项有利的新贸易协定。艾美莉亚·庞在书中总结了一份读者可以采取的行动清单,以帮助确保企业对供应商进行更严格的审查。“我们需要问问我们最喜欢的品牌:如果你还在从新疆采购,你愿意退出吗?”她写道。

消费者可以联系公司。他们可以向企业社会责任部门申诉。他们可以使用像Twitter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但是面对正在进行的贸易协议和不透明的制造业体系,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如果政府和企业不能以人权的名义抵制有利的交易,那我们能吗?

Lauren Hilgers是一名记者,著有《Patriot Number One: A Chinese Rebel Comes to America》一书。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