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霍山强征大片农田 村民遭集体逼迁(上)

多位知情人士向本台透露,去年八月,正值中国地方经济从新冠疫情中逐渐复苏之时,安徽省霍山县衡山镇政府未经上级审批,强征了当地三个村、八个村民组的近千亩良田,并在逼迁后拆除了村民的原住房。但令人不解的是,政府对征地用途一直三缄其口,而这些地块如今仍是一片荒芜。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采写了两集专题报道,今天请听上集。

“几百亩,就这么抛荒了”

“省委、中央等各级领导,你们看一看,这是淠源渠从佛子岭水库来的水。这么多人家,你看,全部拆迁、跟着抛荒……”

这是安徽省六安市霍山县衡山镇洛阳河村的一位村民。他走在村内莫家榜队的乡间小道间,连声感叹一眼望不到边的沃土就此荒芜。

“你看下面的多少良田啊,几百亩,就这么抛荒了。老百姓心疼啊,就这样荒掉了。”

在网友上传的视频中,这位村民还拍下了成片的废墟,到处是杂乱不堪的砖瓦、钢筋和各色垃圾。

记者调查发现,这段视频是由洛阳河村圩子队村民、笔名“心悦白云”的自由撰稿人吴怀云上传的,她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将这段视频发布在题为《霍山县不经国务院批准、项目不经审批,用黑社会手段非法强征四个村千亩良田抛荒为哪般?》的文中。本台2019年曾就她的时政评论文章陆续被封杀、并因转发敏感推文被拘留采访过这位网络写手。

记者近日联系到了吴怀云。她说,这篇文章是她去年九月发布的,政府前一个月刚刚对他们进行逼迁和强制征地,而她因此与政府官员已多次发生对峙。

“这次拆迁让我对这个政府变得更加绝望,我觉得外人简直无法想象中国已经黑暗到什么程度了。现在老百姓去维权连话都还没说,当局就来抓你。”

政府强征近千亩良田

吴怀云在文中写道,去年八月,衡山镇政府非法强征了三个村、八个村民组的近千亩良田,包括洛阳河村的圩子队、油坊队、莫家榜队和大竹园队,满路桥村的沈家圩子队、椿树店队,以及牛角冲村的凤凰队、杜家畈队。

她指出,地方政府在没有进行任何评估、听证、公告、补偿款没有到位、安置和养老方案也尚未制定的情况下,就逼迫村民交出房屋钥匙,并在区区几天内就完成了强拆。

“拆迁只用了五天时间,有警车开道。要是村民不(在相关文件上)签字,当地官员就说,如果你不签字,就把你抓起来。”

记者无法独立核实文中描述的事件经过,但其他几位受此影响的村民向本台证实了一些重要细节。

多位洛阳河村民表示,有三名地方官员主导了这次拆迁工作,他们分别是洛阳河村书记吴长乐;时任衡山镇卫计局局长、现衡山镇农村工作局局长俞劲昭;衡山镇社会管理局副局长王稳。记者多次致电吴长乐,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拨通了俞劲昭的电话,但对方在被询问其身份后立即挂断。记者联系到了王稳,但他拒绝接受采访。

“采访我们需要宣传部门领导的批示,你可以到霍山来问一下。”

本台还联系到了霍山县政府办公室的一位吴姓工作人员,但他表示对此事并不了解,需向领导汇报。记者随后致电衡山镇党政办公室,但无人接听。

事发地临近交通要道

本台注意到,事发地洛阳河村和满路桥村相邻,均位于衡山镇东部。济广高速六潜段和105国道穿境而过,淠源渠贯穿其中。公开信息显示,洛阳河村去年的耕田面积近七千亩,水稻种植是主导产业。牛角冲村位于衡山镇东南部,是霍山县重点贫困村之一。

几位村民均表示,洛阳河村征地已有近半年,如今这些田地已是杂草丛生,却没有任何开发项目的动静。吴怀云表示,霍山县地处偏僻,而去年受疫情影响,房地产行业萧条,基本没人来这里投资、开发,根本就没有项目可言。

“你想想,当局既没有项目,也没有经过审批,这些补偿款怎么批得下来呢?他们只能在五天时间内,不惜一切代价逼迫村民签字,然后拿着这些文件到上面去骗钱。”

吴怀云说,衡山镇的一位主管官员曾表示,征地是为了发展霍山经济和旅游业。但《中国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擅自改变永久基本农田的用途。国家能源、交通、水利等重点项目如果确实难以避让这些农田、涉及土地征收的,须经国务院批准。法律还明文禁止地方政府通过擅自调整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等方式,规避土地征收的审批。

“政府没有发布拆迁公告,仅有一份协议,而协议上只有村委会的公章,连镇一级的公章都没有,但镇上的官员就驻扎在村里,指挥拆迁工作。”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