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寺庙实施旅行限制,美关切尼泊尔藏人处境

就在重大宗教节日前夕,甘肃藏族寺院宣布旅行限制 ,此举为虔心淮备参加的藏族僧众带来不便。此外,美国政府敦促尼泊尔当局进行登记,保护在尼泊尔的藏族难民 。 而曾于2019年11月,因参加反对中国政府的和平抗议活动而遭到逮捕的西藏康区石渠温波寺,即现今中共统治下的甘孜州石渠县温波镇僧人丹增尼玛,在中共监狱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虐待,经多次送医治疗无效后,于今年1月19日不幸身亡,年仅19岁。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情况, 有关人士谈话,由安克配音说明。

据西藏消息人士说,中国西北地区的甘肃省当局在一年一度的重要宗教节日来临之前,对往来途中重要的藏族寺庙的旅行实行了限制,要求参加者必须戴著口罩并禁止私家车的进入。

在由夏河县拉卜楞扎西奇寺和当地警察发布的联合通告中宣布,第一,除非该寺院的游客能够出示身体健康证明,包括已通过新冠病毒检测,否则将被禁止进入该寺院。第二,在这段预防新冠病毒的期间,所有奉献者和游客都必须戴著口罩遮住脸。第三,禁止从寺院外来的车辆驶入寺院场地。

一名现居住在瑞士的前藏族政治犯果洛晋美Golog Jigme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宣布的限制措施是在大型年度祈祷节(Monlam Chenmo)开始之前施行的,该节日通常会吸引大量参与者。

晋美说“以寺院高僧的名义,中国当局正在利用避免新冠病毒疫情蔓延的借口,以打击希望对拉卜楞·扎西奇寺进行宗教参拜的僧侣和普通人的行动自由。现在每个人的行动都是冻结的,除非可以证明自己已经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但实际上,打击行动的目标是即将举行的伟大的宗教节日祈祷节。”

晋美并指出,通常会吸引该地区成千上万的参与者的年度祈祷节,今年将于2月15日开始,即农曆新年洛萨Losar的庆祝活动的第三天。

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城西的拉卜楞扎西奇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一般称拉卜楞寺。第一世嘉木样阿旺宋哲大师创建于公元1709年,是甘南地区的政教中心。拉卜楞寺以丰富的藏书、经卷令人赞叹,保留有中国最好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被誉为“世界藏学府”。它不仅成为佛家神圣的宗教禅林,而且是传播知识的综合性学府,也是整个安多地区藏民族的文化艺术中心。有第二西藏之称。

拉卜楞寺的正月祈祷法会,自正月初三日晚上开始,到正月十七日止,历时15天。其间拉卜楞 寺的全体僧人,每天要在大经堂诵经6次,其中第4次专为祈祷,祈祷佛法常在,有情安乐,天下太平等。正月初八日举行“放生”,给淮备好的马、牛、羊洒上净水,在耳朵上系上彩带等后放走,凡是被放生的马、牛、羊,不允许任何人猎取。正月十三日举行“亮佛”,将数十丈长的绣制佛像,展挂在王府对面山麓晒佛台,场面盛大。十四日举行跳法舞会。十五日晚间举行酥油花供灯会,精心制作的酥油花,陈列于大经堂周围,并供上酥油灯,使酥油花更显得鲜艳夺目。展出后互相评比竞赛,排列名次。十六日“转弥勒”,僧众抬着弥勒佛,在乐队伴奏下,绕寺一周,以示未来佛弥勒将要治世。正月十六日正式结束。

西藏和中国西部的藏族省份的佛教寺院,经常成为不仅促进宗教发展而且促进藏族文化价值的努力重点,中国安全部门经常监视甚至关闭涉及大批群众的事件。

近年来,面对北京的文化和政治统治,成千上万的藏人聚集在一起维护自己的民族身份,在寺院举行的年度公众集会活动大大增加。

此外,近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美国“严肃”看待逃离家园在中国境外寻求庇护的藏人,被尼泊尔当局强迫返回的情况,并定期与尼泊尔高级官员讨论这一问题。国务院说表示“ 我们]继续敦促尼泊尔遵循完全符合其国内法和国际承诺的程序,包括履行尼泊尔的不驱返义务,”该发言人指的是强迫难民返回逃离的原居地的做法。

尼泊尔与西藏有著长远的边界,约有20,000名西藏流亡者居住在此。1959年,由于西藏反抗中国统治而失败的起义,迫使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到印度喜马拉雅山麓的达兰萨拉。但是,在来自中国的压力下,过去十年来,尼泊尔政府加强了对西藏边境的控制,不鼓励藏人逃离,有时还强迫遣返藏族难民,再次面对中国当局的虐待。人权组织指控,尼泊尔与中国的紧密政治和经济关系,以及与中国的密切联繫,使已经在这个喜马拉雅国家生活的藏族难民无法确定自己的地位,他们的权力容易受到侵犯,行动自由和言论自由受到限制。

西藏人在尼泊尔被禁止的活动,包括在难民社区内举行选举和庆祝达赖喇嘛的生日活动。达赖喇嘛被中国领导人视为分裂主义者,试图使西藏脱离北京统治。

尼泊尔人权组织在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儘管以前有一套难民身份卡系统承认藏人在尼泊尔的合法居住权,但尼泊尔政府于1994年停止发行该卡。

美国国务院说,自1995年以来,现在没有在尼泊尔居住的藏人的登记。“我们敦促尼泊尔政府对所有藏族难民进行登记和文件记录,并确保及时执行尼泊尔计划,对登记和未登记的长期居留难民进行登记与核查程序。”该发言人并表示,“ 难民的合法身份证明文件应赋予工作、自营业务的权利,并确保平等获得公共教育,健康,社会保护和生计的权利。”

位于华盛顿的自由之家在2020年世界自由年度指数中,将尼泊尔评为“部分自由”,在满分为100分的评鉴中,尼泊尔得到 51分。与此同时,中国为“不自由”,得分为10分,而西藏的排名甚至更低,仅为1分。2020年的报告同时指出,尼泊尔当局特别严厉地制止藏人之间的任何异议迹象,包括独特的藏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认同的表现。

据西藏消息人士称,一名19岁的西藏喇嘛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中国监狱中被殴打和酷刑折磨致死。

丹增尼玛(Tenzin Nyima),也称为塔米(Tamey),在散发传单和喊口号呼吁西藏独立后于2020年8月被拘留,并于近日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去世。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 2020年11月12日,我们得知他已经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他说:“然后,1月19日,他身体虚弱,从医院回家。”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人士说:“但是他在监狱内遭受了酷刑和虐待,这导致了他的瘫痪状态和严重的健康状况。由于印度现在禁止使用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这是我们从西藏获取信息的惯常手段,因此我们现在无法获得有关塔米去世的更多信息”。

总部位于伦敦的倡导组织自由西藏在1月22日的新闻稿中说,甘孜藏族自治州温波寺的喇嘛丹增尼玛与其他四名僧侣,于2019年11月7日被捕,此前他们在当地派出所外举行了和平抗议活动,他们向空中扔传单,呼吁西藏独立。

自由西藏说,丹增尼玛于2020年5月获释,但由于分享他被捕的消息,并与流亡印度的藏人联繫,于2020年8月11日再次被捕。 消息指出,他在关押期间饱受酷刑折磨致死,他当时甚至无法说话或行动,人权观察组织认为丹增尼玛在服刑期间,受到当局严重殴打和营养不良等虐待。

自由西藏运动和宣传部主任约翰·琼斯说,丹增尼玛的被害标志著中国占领西藏的残酷行径,公然无视人类生命。丹增·尼玛被拘留的那一刻,他就受到警察的摆佈,实际上就是死刑。

西藏倡导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呼吁对丹增尼玛死亡一事进行独立调查,称其为“西藏遭受酷刑和虐待的一部分”。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临时主席图英次仁(Thuing Tsering)指出,对中国国家和政党机构负责的人,必须对酷刑和虐待藏人的行为负责。

中共当局对西藏境内的藏人实施压迫政策,并对境内的所有讯息渠道实施严控,有许多藏人因表达对当局的不满遭军警任意拘押,甚至遭到酷刑折磨致死,同时也有藏人选择自焚抗议。

总部设立于纽约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于1月13日发布《2021世界人权报告》在归纳西藏的状况中指出,中共当局持续严格限制境内藏人的宗教、言论、迁徒与集会自由,同时当局所谓的“脱贫计划”可能使藏人农牧民遭到进一步的“边缘化”与“财产剥夺”。报告提及中共当局积极推行强迫同化政策的举措,包括当局于2020年5月正式实施《西藏自治区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区创建条例》,要求藏人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以及反对“分裂主义”,并逐步取消小学阶段的藏语教学等政策。同时,当局对西藏社区、工作场所的严密监视与威吓致使民众不敢公开抗议。

中共当局于去年8月召开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会上强调要将“爱国主义精神”贯穿学校教育,并把“爱我中华的种子埋入每个青少年的心灵深处”,这显示出上述政策得到党中央的支持。

西藏人说:“西藏人需要正义,而酷刑必须在西藏停止。 国际社会有义务采取行动。”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