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23条杀入香港? 港府拟推电话智能卡实名登记制度

香港政府为加强管制「太空卡」,拟推行电话智能卡实名登记制度,并就此「谘询公众」。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周五(29日)出席记者会交代时称,有关制度进一步打击近年急升「太空卡」犯罪活动,当中特别提及香港过去2年,曾有4宗使用配备「太空卡」遥控企图引爆炸弹案件,而警方可在紧急情况,无须法庭手令下索取用户资料,强调「对守法的人绝对没影响」。但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向本台透露业界事前未获谘询,政府难以释除监控隐忧,而「实际操作上加入生物认证是始早的事」。来自中国的知名网络作家周曙光受访认为,香港正逐步配合中共建立「网络长城」。

政府于周五(29日)下午2时30分举行记者会,讲解电话智能卡实名登记制。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称,计划要求电话智能卡用户须提供身分证明文件的正、副本,每名用户只可向每个持牌人登记不多于3张俗称「太空卡」的储值卡。而16岁以下的青少年,而须由一名「合适成人」包括家长和监护人等的确认,才可登记为用户。而持牌人可保存有关用户资料,直至该卡取消登记后最少12个月。而执法部门「在迫切或紧急情况下」,可无须法庭手令要求持牌人提供电话智能卡用户登记资料。

实名登记制针对「太空卡」

邱腾华称,截至2020年8月,香港有逾2090名流动电话用户,当中有近1170万名用户使用俗称「太空卡」的储值卡,占56%。使用匿名「太空卡」犯案达近9成,有必要推行制度打击罪行。经1个月公众谘询后,当局将提交有关草案予立法会审议。

邱腾华:对守法的人绝对无影响

记者会上的焦点之一,实名制对加强市民监控的忧虑。邱腾华表示,该制度只为协助打击罪行,将现行「太空卡」与月费用户登记看齐,有关资料由电讯商自设系统保存,称现时没计划将执法机构连接电讯商的系统,强调「对守法的人绝对无影响」。对于被问及会否进一步与中国大陆看齐,加入「人脸识别」要求,邱称现时无计划。

邱腾华说:其实大家不用担心。其实使用月费的市民,已提供个人资料,包括住址。而使用「太空卡」时,现在只是提供身分资料,而资料只是由电讯提供者保存。只是有需要,有执法需要时,(执法部门)才可索取有关资料。对市民而言,与现时做法没有大分别。虽然我们相信大部使用太空卡的人士都是正当使用,但有80、90%罪案是用太空卡作为(犯案)手段,若能消除执法困难,对绝大部分人、守法的人绝对没影响,反而多了安全性。

至于实名制只规管在香港使用电话卡,被记者质疑无法堵塞大部分来自海外骗案的漏洞,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称,香港有不少利用匿名电话卡的犯罪活动,包括电话骗案、网购骗案、伤人案和涉及三合会追债等,但警方、海关、入境处和廉政公署在调查时,经常受制于无法追踪用户,故实名制仍是值得做。

他又特别提及,海外有部分国家有人使用配备「太空卡」遥控引爆炸弹,如2004年西班牙火车爆炸案和2013年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香港在过去2年亦曾发生多宗同类案件,称世界不少国家都施行实名制防范恐怖活动,「香港今次是与各国承担打击罪案责任」。

区志光说:海外有部分国家,曾有人利用储值卡引爆炸弹。在香港,在2019年至2020年,分别有4宗类似利用储值卡手提电话引爆炸弹,包括湾仔、旺角、天水围和葵涌。我想强调爆弹恐吓的问题,因为匿名问题,不但带来市民不便,对人身财产安全是很大威胁。

执法部门「在迫切或紧急情况下」可取得资料

不少记者追问,实名制中所指的「在迫切或紧急情况下」让执法部门可直接要求取得用户资料,是否针对《港区国安法》实施和近年的示威活动。区志光只再三称「在迫切或紧急情况下」是涉及「严重罪行」,如伤人、制造炸弹、爆炸、绑架案或须紧急救援的情况,需要执法部门及早获取资料。

方保侨:恐执法机关滥用实名制

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接受本台访问时称,质疑实名制打击骗案成效,现时很多电话骗案大多使用虚拟电话系统或应用程式,与电话储值卡无关。他认为,当局有必要厘清执法部门毋须申请法庭手令索取用户资料的界线,否则难以令人担心执法机关会滥用制度。

方保侨续称,新措施建议限购打撃业界,包括要花费高昂成本建立数据库和保安系统,储值卡登记数目减少,同时剥夺市民通讯自由。他向本台透露,业界在记者会当日上午才获知消息,谘询期过于仓卒,实名登记实际上有很多操作问题要解决,加入生物认证是始早的事。

方保侨:实名制实际操作?是否只须身分证号码和名字就那么简单?这是很难认证。通讯办称,不会有生物认证。但要做实名制,始早都要有认证。因别人可取我的身分证文件,假扮我去登记。 这些都要讨论,但现在只有约3星期(谘询)。

周曙光:香港正建网络长城

熟悉网络运作的网志活跃人士周曙光向本台指出,在现时香港政局动荡面对中共全面管治威权下,不得不与中国大陆「一脉相成」,建立「网络长城」加强监控民众。他不认同政府以打击骗案等罪行为由实施实名制,又认为在制度中,执法部门变相是「自我授权」,与执行国安法无异,无须经法庭手令就可取走市民个人资料,走向极权。

周曙光说:香港在逐渐失去民主自由后,现在向中国数据威权靠拢,在建立「网络长城」外,亦要控制香港境内手机电话卡用户,全方位、无死角去打击匿名者。这是香港走向极权的小步骤。如果过去5、10年,民众一直享有匿名自由,应该继续让民众享有。我感觉香港政府要审查每个讯息来源,积极防御异见的意识形态。

毗邻的澳门,被形容为「网络23条」的《网络安全法》在2019年实施,手机用户购买当地电讯营运商的电讯服务时,需要提供真实身份资料和登记,当中包括购买电话或上网服务预付卡,否则,网络营运商会终止有关服务。

中国大陆手机实名制早于2010年9月1日实施,所有手机号码必须实名登记身份证件,否则将无法收到通信信号;当地上台出手机数据月费计划都须实名认证。2019年起,有关实名认证的步骤更强制加入人面识别的资料,被指扩大对民众的监控范围。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港版国安法.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