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律师发起问卷调查 曝光看守所内幕

由于信息的不透明,中国监狱内部的状况一直鲜为人知。一名广州的律师就此发起问卷调查,希望全面了解中国看守所被羁押人的待遇。

报告作者、广州的黄沙律师历时半年,共收回101份有效问卷,涵盖中国全国25个省份、城市的看守所。调查形式为执业律师携带问卷前往看守所会见被羁押人时,以问答的形式填写。他在调研报告中特别提到没有成功回收新疆、西藏、甘肃、宁夏、吉林、天津的问卷。

中国一看守所的外观(网络图片)
中国一看守所的外观(网络图片)

新疆、西藏敏感 问卷石沉大海

据因安全考虑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新疆和西藏地位“特殊”,当事人不愿回答问卷内容。

“想收集新疆、西藏那边的情况太难了。新疆那边的律师都说那边情况比较敏感,也可能是集中营的问题,都收集不到。”

纵使问卷没有明确统计在押人员中的政治犯比例,但这名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有代理维权或政治敏感案件的律师参与了问卷调查。

监仓如沙丁鱼罐头 还有等级之分?

黄沙在报告中强调,自己常被在押人员家属问及当事人在看守所中生活得如何,但看守所神秘宛如一个黑洞,没有进去过的人,根本不了解里面的环境,因此产生了开展看守所全貌的随机调查,同时监督看守所是否存在违法行为。

调查显示,一些看守所的关押仓空间拥挤,基本设施有所欠缺,生活、医疗配备有不少漏洞,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义务也无法得到充分保障。有人更反映了未成年人、老人,还有体弱、生病、残疾的在押人员与一般在押人员一起关押的情况。

上述消息人士形容,被关押人员晚上睡觉基本都是胸贴背侧着睡,没有特权的人更是被迫睡在床下或临近大小便池的位置。

“尤其是大城市,空间又挤又闷又热,设施都是很差的。越是比较偏僻的城市,看守所舱内空间越好。越是发达的城市,看守所里面压制人性的规矩就越多,管控能力越强。中国社会是一个很精确打击人类人性的社会。”

有过被羁押经历的旅美中国公益人士杨占青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看守所除了拒绝向被押人员提供生活用品外,还会暴力对待被关押者。

“活动时间严重不够。我们每天能活动一个小时都不错了,活动的地方还非常狭窄,不让出去,就在里面活动。还不允许有筷子,因为担心你自杀,所以都是用那种很小的软的勺子。我在郑州第三看守所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狱警就打在押人员好几次。”

中国一看守所为被羁押者设置的通铺(网络图片)
中国一看守所为被羁押者设置的通铺(网络图片)

强迫劳动情况普遍 被羁押者却不知?

近年来,外国顾客购买中国制商品,发现中国囚犯被迫长时间劳动而发出求救信的事件屡屡发生。不过,黄沙律师撰写的调查报告发现,只有约一成的被羁押人员反映了强迫劳动的问题。

知情人士分析说,问卷调查的时间点(2019年7月2日到2019年11月19日)刚好与中国政府对看守所进行整顿的时间段重叠。与此同时,强制劳动界限模糊的情况也使得被关押人员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迫劳动。

“比方说他们一定要打扫卫生,洗衣服,或者去做一些抬水、搬东西的体力活,这些东西都是没有报酬。特别是他们代替仓管人员去值夜班,这个也属于劳动。”

杨占青也分享说,他在被关押期间就制作过圣诞彩灯。

“那个纯粹是个手工活儿,没有报酬,每天做得最好的、最快的人,狱警就会送几根烟,所有劳动收入应该是被狱警拿走了。我后来看到那种圣诞彩灯,都觉得应该都是中国看守所的血汗劳动产品。”

投诉有可能改善,也有可能报复

对于包括室外活动时间骤减;没有提供热水;要求被羁押者不自愿劳动等违法行为,黄沙律师曾向涉事的看守所投诉,但得到的回复大多数是以各种理由拒绝承认。

旅美中国公益人士杨占青也向记者表示,他的代理律师也曾就类似情况提出投诉,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对方(看守所)基本上不理他,他也没办法。但是你投诉多了后,狱警不想闹大了,要么改善,要么报复你,给你穿小鞋。”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