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瓦尔尼临危回国揭露“普京的宫殿”,全俄114城民众上街示威

周末上市的法国 « 世界报 » 国际版关注了多个话题,包括英国首相约翰逊与刚刚宣誓就职的美国新任总统拜登进行通话,二人并承诺将继续深化英美联盟,以及周六在俄罗斯全国多地爆发的,要求普京当局释放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而发生的示威游行及逮捕打压活动。此外,美国著名主持人拉里·金(Larry King)去世的消息,以及他传奇的一生同样是该报关注的焦点话题。

英美领导人在1月23日拜登当选总统后进行了双方之间的首次电话会谈。二人在通话中同意加深美英两国联盟。英国首相府在随后发布的声明中表示,约翰逊在通话中祝贺拜登就职,并指“双方领导人计划深化两国联盟”。据悉,拜登与约翰逊的通话是在前者已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通话后进行的。拜登选择延续之前美国总统上任后首先与北方盟国加拿大领导人通话的传统。因此,与特鲁多的通话也是拜登自上台后首次与外国领导人的正式沟通。此后,拜登还与南部邻国墨西哥总统佩罗斯(Andrés Manuel Lopez Obrador)进行了通话。

在与拜登通话结束后,约翰逊在推特上发了一张他穿着衬衫圈起袖子,边打电话边开怀大笑的照片,并评论说,“今晚与拜登总统交谈的感觉很好”。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约翰逊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之间关系密切,所以拜登过去曾多次对约翰逊进行过言语批评。去年12月,拜登一度将约翰逊描述为特朗普的 “身体和情感克隆”,因此此次通话两人也试图向外界传递出他们在改善个人关系的信息。政治上,拜登还批评过约翰逊的脱欧政策,但根据二人间最新的通话介绍显示,他们此番“讨论了两国之间可能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好处”。

通话中,约翰逊对拜登决定迅速扭转特朗普政府的多项政策表示欢迎。他 “欢迎 ”美国重返 《巴黎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两位领导人表示,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举行会晤,共同为11月将在苏格兰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COP26) 作准备。声明称,他们重申对北约的承诺,以及“捍卫人权和民主的共同价值观”。约翰逊和拜登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机会,可以共同重建更好的、更绿色(的世界)”。值得一提的是,白宫方面发表的声明还特意强调,“两国领导人还讨论了就共同外交政策优先事项进行协调的必要性,包括针对中国、伊朗和俄罗斯。”

此外, « 世界报 »还关注了俄罗斯周六数万名示威者上街游行,要求普京当局释放被捕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事件。2020年8月,纳瓦尔尼从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Tomsk)飞往莫斯科途中急病昏迷,飞机迫降被送入附近医院就医后,几经周折,他最终被转送至德国柏林的医院,并经抢救后被发现遭神经毒剂下毒。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纳瓦尔尼捡回一条命后公开指责普京下令俄罗斯安全机构实施这次袭击。克里姆林宫方面坚决否认这一指称。期间,纳瓦尔尼还巧拌该国一名高级官员用电话联络到一名特工,成功说服对方透露当局试图暗杀他的过程,首次证明俄国当局与此投毒事件有关。

2021年1月17日,康复出院的纳瓦尔尼不惧危险决定从德国返回莫斯科,飞机落地后他在机场被俄罗斯警察逮捕。与此同时,纳瓦尔尼团队19日还在视频网站“油管”(YouTube)上上传了一则长达近两个小时的纪录片。纪录片的名字叫“普京的宫殿:史上最大贿赂的故事”。以主持人身份在片中出境的纳瓦尔尼指控普京贪污,利用公款在黑海之滨建造了一座价值11亿欧元的豪华宫殿。通过泄露图片及参与建造人员的透露显示,这座宫殿的内部装饰十分奢华。据了解,这座巨大的宫殿园林位于普拉斯科夫耶夫卡庄园(Praskoveevka Estate)黑海沿岸的格连吉克(Gelendzhik)附近。纳瓦尔尼在视频中称,这个“世界上最昂贵宫殿”占地面积7800公顷,是摩纳哥国土面积的36倍,内中有教堂、圆形剧场、茶舍(待客楼)、地下冰球场和直升机停机坪等。

该调查报告称,俄罗斯国内情报局(FSB)虽拥有该物业周围约7000公顷土地,但该奢华别墅的实际主人是总统普京。该综合设施由普京亲密盟友出资盖建,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和亿万富翁大亨根纳季·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是其中的两个。对此,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对国家新闻社(RIA Novosti)表示,相关指控“不符事实”。纳瓦尔尼的这一纪录片在油管等社交网站上传后得到疯转。单在油管这一平台上,原视频在不到5天的时间内点击率已经接近7900万次。俄罗斯周六当天全国114个城市都举行了要求释放纳瓦尔尼的集会,警方则在全国范围内逮捕了2500多人。据悉,在首都莫斯科的抗议活动中,这次动员被指是过去20年中未经允许的最大规模示威活动。

俄罗斯国内从远东的海参崴到中欧城市加里宁格勒,俄国民众在114个城市举行了被当局系统性禁止的集会。这一参与规模远远超过了纳瓦尔尼团队的计划。每次他们都聚集了几千人,在伊尔库茨克、新西伯利亚、彼尔姆和叶卡捷琳堡举行的集会规模特别大。在雅库茨克,几百人聚集在零下53摄氏度的气温中进行抗议。在莫斯科,这次示威虽然远没有达到反对派所希望出现的人潮,但它仍然是过去二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未经批准的集会。法新社估计当天莫斯科街头参与抗议的人数为2万人,圣彼得堡也是如此;路透社估计有4万人在首都参与集会。警方给出的数字是4000人。而专门负责统计示威者人数的独立非政府组织 “白衣骑士 ”(Compteur Blanc)估计有18000至35000人参与。

在场记者指出,这些人数统计差异可以用示威的混乱性来解释。莫斯科普希金广场上紧凑的人群,被困在安全部队的防线之间,迅速蔓延到邻近的街道。示威人群被剥夺了领导组织,并受到警察的骚扰围捕。人群则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大部分地区游荡。集会中出现了惯用的口号,诸如示威人群高呼“自由”、“普京,盗国贼!”等。还有人在喊口号中提到了“普京的宫殿”纪录片。这次对黑海沿岸一座由普京亲信资助的秘密总统府的调查,已经成为纳瓦尼团队的主要动员工具。因此,记者可以看到有的示威者在集会现场挥舞着马桶刷。这则是因为,纪录片中指克里姆林宫从意大利进口了每把700欧元的马桶刷,用于建造这座宫殿的附属建筑。

另一个新奇的现象是,伴随着示威游行的车流中喇叭声不绝于耳,以示支持。此前,反对派集会通常在路人或驾车者相对冷漠的情况下进行。俄罗斯政治家帕斯图霍夫(Vladimir Pastoukhov)在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上指出,“那些没有上街的人开始以中立甚至是同情的眼光看待上街的人,这对政府的威胁比示威者的数量更大”。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