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反抗者们拒绝接受官方的禁言

2021年1月23日是武汉因新冠疫情而封城一周年的纪念日,法国各报纷纷聚焦此一令人难以遗忘的日子。费加罗报特别刊登了长篇调查文章,刊登了该报对数位要求对当地政府问责的中国武汉的受害者家属的采访。这篇文章的标题是中国的反抗者们拒绝接受官方的禁言。

记者采访了张海和杨敏这两位家属死于疫情初期的武汉人。张海的父亲和杨敏的女儿一年前因在医院接受治疗而感染了病毒之后死亡,最使他们难以接受的是,当时,李文亮等医生早已拉响了警报,武汉以及湖北当地的官员事实上也早已知情,但是却迟迟没有采取措施,最后导致了永远无法弥补的后果。他们要求政府追究地方政府官员的责任,无论因此他们必须承受多大的压力。在深圳工作的张海至今仍然没有收回他父亲的骨灰。他的电话以及行踪受到中国警方的高度监视,他的五个微博帐号都先后被关闭,他在他的家庭住所深圳四次受到警方的问话,警方五度搜查了他的住所,有一次居然还是他本人不在家的时候。他在武汉的亲朋好友也同样受到当局的威胁,他们被告知倘若不与当局合作就会失去他们的工作。张海还被警告不能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因为外国媒体都是反华媒体。张海气氛地表示,当初他们隐瞒疫情时怎么就忘记了受到病毒威胁的都是中国人呢?去年12月1日张海返回武汉,刚到家不久就被当地居委会的人邀请吃饭,饭桌上的主要语调就是肯定政府应对疫情的成绩,而对政府虚报甚至谎报疫情的责任却只字不提。

杨敏与张海是极少数在疫情中失去亲人但却拒绝放弃坚持要追责的受害者家属,杨敏向记者表示,她感觉自己生活在另一个世界,感觉十分孤独,似乎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忘,这位50岁的退休妇女失去了她唯一的女儿,她的女儿当初在医院接受乳腺癌初期的化疗,本应该有99%的可能性获得治愈,但是,她却因在医院感染病毒而死于1月24日,当时她女儿的双肺早已成磨砂玻璃状。她说,当局或许是因为担心引发混乱而不能公开宣布传染病的消息,但是至少他们可以在医院内部采取措施,防止医生病人之间的互相感染。她还向记者透露,她目前所有的行踪都受到警方的跟踪,去年五月她女儿的葬礼就曾经受到警方的高度监视。

湖北宜昌的谭军是新冠疫情民告官的第一人,但是,由于他目前依然是公务人员,因此他婉言拒绝了费加罗报的采访。

在受到中国当局禁言之后,受害者把希望寄托在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身上,本月14日,调查小组抵达武汉的当天,张海就返回武汉,期待有机会向他们反应他父亲的情况,尽管他内心深知,世卫小组不可能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调查。就在世卫组织抵达武汉的当天,受害者家属的微信群就受到封锁。不过,尽管如此,张海依然向记者表示,他是一位爱国者,支持中央政府的领导,认为疫情初期管理上的失误的主要责任者是武汉以及湖北省的地方官员。

除了有关武汉封城一周年以及中国疫情的介绍与评论文章之外,法国解放报网站也刊登了对该报对逃离中国新建再教育营的维族妇女古尔巴赫Gulbahar Haitiwaji的采访,解放报文章评论说,倾听古尔巴赫的证词就是不断地与不可名状的现实相撞击。解放报讲述了古尔巴赫返回新疆之后如何被关入再教育营以及被当局判刑的前后经历,特别讲述了她回到法国之后如何又受到法国维族社群的奇异对待。她在巴黎的以前的朋友没有一人来看望她,至多给她电话留言,维族社群有传闻说她与北京当局合作,说她家里都装满了窃听器。她说,她从未料想到会出现类似的局面。

除了以上有关中国的报道与评论之外,个报关注的焦点议题依然是新冠疫情:费加罗报指出疫情之下欧洲各国都逐渐关闭国界,解放报指出疫情期间大自然中的动植物似乎越来越生机勃勃。天主教的十字架报则聚焦谷歌等网络巨头是否应该遵守道德伦理规则的问题。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