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次引《国安法》封锁网站,港版“防火长城”近在眼前?

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香港法律只授权政府封锁一些色情、侵犯版权或犯罪的网络资料。
图像加注文字,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香港法律只授权政府封锁一些色情、侵犯版权或犯罪的网络资料。

香港多年来都没有大规模的网络审查措施,而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当地法律也只授权当地政府封锁一些色情、侵犯版权或犯罪的网络资料。“香港编年史”网站被封锁的消息后,外界关注当局会否进一步封锁其它被指威胁国家安全的网站,甚至将此举与中国大陆严厉的网络审查相提并论。

“香港编年史”网站载有许多亲建制派人士和警员的个人资料,是香港2019年示威浪潮期间冒起的“起底”热潮的其中一部份,但警方至今没有解释网站与“国家安全”有什么关系,也没有解释封锁网站连线的准则。香港2019年爆发示威活动以来掀起了“起底”热潮,许多香港的民主派、亲建制派人士、记者和警察的电话、住址等个人资料被公开到网络上,令他们受到许多滋扰,这种做法在香港称为“起底”。

业内人士认为,从法律的角度来看,香港《国安法》的规定清楚列明警方在调查“国家安全”案件时有权要求网络服务公司删除或限制存取某些资料,这些公司没有太多可回转的空间。

而从技术角度来说,网络审查科技本身已经存在,但要做到类似中国大陆“防火长城”的程度,封锁所有官方认为敏感的内容的话,需要得到网络服务供应商以外的机构配合,如果把这种模式搬到香港,当地网络运作就会发生很大改变,也会有很大影响。

部份香港网络供应商中断与"香港编年史"网站的连结,但网站本身运常正常。
图像加注文字,部份香港网络供应商中断与”香港编年史”网站的连结,但网站本身运常正常。

中国大陆“防火长城”可以被复制到香港吗?

香港《国安法》第43条规定,香港警方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时,可以要求“信息发布人或者有关服务商移除信息”,而根据香港政府之后公布的相关实施细则,警方可以在香港保安局局长批准下“限制或停止任何人接达该平台或相关部分”。

香港特首选举委员会资讯科技界选委黄浩华认为,香港在《国安法》的规定下,这些公司需要按照当局的要求行事。但中国大陆审查制度的不同之处,是除了封锁特定网站外,当地还有网络内容供应商(ICP)登记制度,部份网络公司也会配合当局执法,例如百度、微博等会主动屏蔽某些关键字,过去一些公司也曾经向中国当局提供资料协助执法。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以中国记者师涛的事件为例。师涛在2004年“六四事件”15周年前夕,被指透过自己的个人雅虎电邮帐号,向外国媒体发送一份有关要求中国媒体不可以报道“六四事件”、法轮功等消息的政府文件,之后中国当局指这是一份“国家机密”文件,雅虎按中国当局要求,提供师涛的地址和身份,最后当局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拘捕师涛,他被判囚10年。

但以香港的情况来说,在当地十分受欢迎的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 和推特(Twitter) 等网站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后,已经分别宣布暂停处理香港政府提出的用户资料请求。其中谷歌指出,公司将基于美国与香港签署的司法互助协议的基础上处理相关请求,但由于美国当局已经宣布暂停执行协议,谷歌不大可能受理有关请求。

黄浩华认为网络审查技术本身已经存在,因此要将中国大陆审查制度在香港实施绝对可行,“但牺牲同时会很大,不论是对金融、或资讯科技行业,网络自由都十分重要”。

香港互联网供应商协会主席叶旭晖也认为,他认为香港的网络供应商大都是私人公司,会听从政府一些简单封锁网站连结要求。但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同时指出,如果香港当局要求使用一些进阶的方法封锁网站,牵涉很高的成本才能符合政府有关进行网络审查的要求,这些公司就会从一个商业角度思考应否继续在香港做网络生意。

“倒转来说,也许会有人觉得这是一个商业机会,认为自己有这种(封锁网络的)技术,就会到香港开设公司。”

谷歌拒绝配合中国政府要求审查搜寻结果,最终决定退出中国大陆市场。
图像加注文字,谷歌拒绝配合中国政府要求审查搜寻结果,最终决定退出中国大陆市场。

有什么方法可以封锁网站连线?

香港当局封锁“香港编年史”网站的方法,似乎是要求各家网络服务供应商删除这个网站在域名系统(domain name system)的纪录。

这是一种防止使用者连线到目标网站的方法。每个网站的网址背后都有一个IP地址,相等于一个网站的电话号码。使用者每次在浏览器输入网址时,电脑会首先连结到域名系统,这个系统功能像电话簿,让电脑找出这个网址相应的IP地址,与目标网站连结,取得使用者需要的资料。 

如果把一个网站从域名系统删除,情况就等于如果把目标人物的名字从电话簿删除,知道目标人物电话号码的人仍然可以向对方打电话,但如果不知道对方电话号码,就无法从电话簿中找出他的号码与对方联络。

但除了香港网络服务供应商,谷歌、Cloudflare等公司也会提供类似的域名系统,它们不受香港当局这次要求影响,使用者改用这些域名系统就可以正常浏览网站。

当局也可以简单要求网络服务供应商不要连结到目标网站的IP地址。这个做法的问题是它会连带封锁所有其他使用同样IP地址、但与目标网站没有关连的网站。

使用者也可以利用虚拟私人网络(VPN),就可以绕过大部份的限制。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一周年之际,百度和微博等平台配合中国官方要求,将最初发出警告的医生李文亮的名字列为敏感词,禁止用户搜索。
图像加注文字,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一周年之际,百度和微博等平台配合中国官方要求,将最初发出警告的医生李文亮的名字列为敏感词,禁止用户搜索。

香港互联网供应商协会主席叶旭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这些措施顶多只能增加网民浏览这些网站的成本。“这件事可以影响大部份人,因为大部份人都不会使用VPN,所以可能90%就不能连接到那些网站。”

“一些坚决要到这些网站的人仍然可以找到方法。”

网站一方也有方法绕过当局的封锁措施,“香港编年史”网站传出被封锁的消息后,网络上很快就出现另一个网址不同、但内容与“香港编年史”一样的网站,不受香港当局的禁令影响。

除了“香港编年史”网站,香港2019年示威浪潮期间也出现了另一个称为“香港解密”的网站,上载了一些民主派人士、示威者和记者的个人资料,网站多次被删除后不久就再次以另一个网址重新上载,至今仍然运作。

黄浩华认为,技术上网站的确可以透过这种不断改变IP地址和网址的方法逃避封锁,只是需要考虑成本上的问题,使用者也不断需要记着网站的新网址。

香港是亚洲其中一个网络用户最多的地区。
图像加注文字,香港是亚洲其中一个网络用户最多的地区。

无限延伸

香港舆论对封锁“香港编年史”网站的焦点,主要在于香港警方没有公布相关细节,令外界无法知道执法的标准。

香港警方回应当地媒体有关封锁“香港编年史”网连结时表示拒绝评论个别个案,但警方指出,根据香港《国安法》第43条,警方可要求服务商,对涉及“相当可能构成”或“相当可能会导致”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电子讯息,作出禁制行动。而虽然各方都同意“香港编年史”网站载有大量个人资料,很可能违犯保护私隐的法例,但没有解释这样做为什么会危害“国家安全”。

叶旭晖说,他对警方封锁“香港编年史”网站连线本身没有意见,其他国家也有规则以打击“恐怖主义”为由下令封锁网站。

他指出,最大的问题是执行的准则不清楚。“外界会无限伸延,认为今天封锁这个网站,明天会否以国家安全为由封锁谷歌网站?”

黄浩华也指出外界知道警方有权做很多事情,但它必须解释。“大家会担心,下一步会不会是一些类似性质的网站,甚至传媒的网站也被封锁?其实这才是大家担心的地方。”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