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女侠 (下):女不柔弱,为母更强

中国人权女侠 (下):女不柔弱,为母更强勇敢发声的中国女侠(下):女不柔弱,为母更强 Photo: RFA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之后,当局严厉管控和打压社会舆论。在这风声鹤唳的年代,仍有许多维权人士以无惧之心为中国的自由与人权奋斗,这其中就不乏令人敬佩的女中豪杰。本台记者陈品洁就此制作了”中国人权女侠”专题节目,今天播出节目下集《女不柔弱,为母更强》。

2015年7月9日凌晨三点,中国维权律师王宇家里突然断电断网,外头传来有人撬门的声音,她前一晚才刚刚送丈夫、同为律师的包龙军及时年十六岁的儿子去机场,但一家三口却分别在家里及出国留学的路上被带走后失踪。

在五年前中国的 “709大抓捕”行动中,王宇是最先被带走的律师。(美联社)
在五年前中国的 “709大抓捕”行动中,王宇是最先被带走的律师。(美联社)

王宇:‘我怎样都没事,但不要牵连孩子’

王宇是著名的“709 大抓捕”事件中第一位遭到抓捕的律师,在她之后,公安机关拘捕审讯全国约300名人权律师、律师助理和维权人士。当外界再度见到王宇,是在一年后的认罪视频上。近年她曾向媒体透露在关押期间,当局曾以指控她儿子试图偷渡被拘捕,以及出国留学的未来前途作为要胁,就是为了逼迫她认罪。

“唉……当时第一次刚刚知道孩子被抓回来了,给看了(儿子被捕)照片……当时已经没有其它的思维了,我当时就晕过去了,后来是他们给我抢救过来的。”王宇忆述得知儿子被抓捕时的反应,叹了一口气。

争取正义的漫漫长路,女性维权更多了一份“母亲”、“妻子”的身份羁绊,在儒家慈母贤妻的观念下,“家庭”更容易成为致命伤。被外界誉为“中国最勇敢女律师”的王宇不畏强压,被抓捕后坚决不录像不认罪,甚至在一次她被强行带到中央电视台时,毫不犹豫地威胁从顶楼跳下去,最后她仍因为儿子的未来而屈服。她对社会公义的爱、对自由平等的爱,在政府的打压下被迫与对儿子的爱进行拉扯。

“(叹气)反正当时我在这10个月时间基本上没有好好睡过觉,那段时间每天就在考虑,我是什么样子都没事,但孩子的话,我不想要孩子受到什么牵连。”王宇告诉记者。

“家庭” –  女性维权的双刃剑

记录中国女性抗争者的《她们的征途》一书的作者、九零后中国女权活动家赵思乐接受采访时说,女性较重视家庭关系、较有同情心的特点,易使政府针对女性维权者使用特殊手段来恐吓或伤害:拿她们的父母或小孩来威胁。

“(譬如)你小孩以后都上不了学,都不会有好前途……(或是)比方说妳的父母都很想你,他们都很难过,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赵思乐细数曾经耳闻的对话,告诉记者这些例子屡见不鲜。

根据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政治犯资料库,纪录1987年至2019年间曾被拘捕或在狱中的近一千六百名中国政治犯中有四百多名女性,其中之一即是著名记者高瑜。年过七旬的她曾因为向境外媒体透露共产党文件而遭判七年监禁。当局也曾拿其儿子威胁,逼迫她电视认罪。高瑜向记者透露,今年六月他儿子因“母亲原因”的莫名理由无预警被单位辞退,失业至今, 却对她毫无怨言 。“像我这样的情况很多,明明遭受迫害,株连儿子,却拿不出证据。”

问题疫苗受害儿童的家长何方美(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问题疫苗受害儿童的家长何方美(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何方美:‘愿世界没有疫苗宝宝,我是打不倒的何方美’

“天下父母心”给了当局一把利刃,中共可以借这种父母、子女之间的爱进行勒索逼迫让步,却也促使更多女性为了自己孩子出征,不惜走上艰辛的维权之路。有的母亲不惜牺牲尊严、有的母亲也因此无所畏惧,她们清楚当局能使自己的声音微弱如尘埃,但维稳不了天下父母之爱。

在年仅一岁多的女儿因疫苗注射导致全身瘫痪后,“十三妹”何方美替女儿维权多年仍没有结果,今年10月她两度向河南辉县政府的门牌泼漆表达抗议。第一次因为她怀有身孕不予拘留,但第二次却没那么幸运。她与六岁大儿子、在娃娃车里的女儿一同被带走,丈夫李新随后也失踪,自此全家下落不明。

何方美泼墨影片:“……地方政府不但不负责,还不让我孩子去治病,关了我十个月,这样的政府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尽管“世界无疫苗宝宝”的愿望虚无飘渺,何方美对女儿的爱也向外延伸扩散到公民社会,酝酿成对弱势群体的爱、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她联络大批疫苗受害者家属并成立“疫苗宝宝之家”,结合众多牵肠挂肚的父母替自己亲生骨肉展开维权。她不仅关注于自身孩子的疾病,更将维权高度拉到“社会制度”的层次,要求政府全面检讨改善。

长期关注疫受害家属维权的人权工作者杨占青感叹,何方美希望联合受害家属群体,吸引更大的社会关注度,但许多疫苗受害家属因被施压而不敢张扬,维权手段相对高调的何方美也让其他人退避三舍,就怕走太近给自己惹上麻烦。“但是现实中维权很多的困难,不仅是政府的压力,维权群体存在的问题,就让她感到孤独吧。”杨占青告诉记者。

即便如此,侠义的她只要力所能及都热心相助。另一位疫苗受害者谭华的母亲华秀珍就告诉记者,初识何方美时她即主动伸出援手,提供在北京看病的谭华母女一处落脚之地。

今年高龄七十四岁的华秀珍(推特截图)
今年高龄七十四岁的华秀珍(推特截图)

华秀珍:跟党走三十三年  女儿却梦中哭喊‘妈妈救我’

“为母则强”的不仅有替幼女维权的何方美,还有今年高龄七十四岁的华秀珍。她的女儿谭华为复旦大学硕士,却因狂犬病疫苗致残而落下终生后遗症,母女俩维权多年却频遭打压,本是平凡上海母亲的华秀珍,原能有不错的退休党员的福利而安享晚年,却也因为女儿疫苗致残而改变她的人生。

“我是谭华妈妈华秀珍,我女儿现在取保候审,不方便出面接受采访,我以母亲的角色回答您的问题好吗?”面对记者询问,刚出狱不久的华秀珍成为挺身而出接受采访的人,为了替女儿医病,华秀珍不惜掏出毕生积蓄,甚至因为为女儿进京维权而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十四个月。

“我女儿经常做噩梦,梦见维稳人员殴打她,一边哭一边喊:‘妈妈救我妈妈救我。’我感觉自己很没用,自己不知道疫苗有这么大的副作用……事实上我们哭瞎眼、跑断腿、说破嘴、坐冤狱、被打压,都是为了给残儿一个保障,呼吁国家立法,为我们的孩子,更为为人父母官的孩子。”华秀珍告诉记者。

在中国,爱是要付出代价的,却总是有人勇往直前。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