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年度十大新闻票选:世纪黑天鹅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惊世界与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年度十大新闻票选:世纪黑天鹅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惊世界与中国李文亮医生遗照(美联社资料图片)

自由亚洲电台举办年度中国十大新闻票选结果出炉,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中国吹哨人李文亮去世引发舆论海啸,是最受读者关注的大事件。李文亮从被惩处的造谣者,到成为官方追赠表扬的殉职烈士,外界批评说,这凸显中共靠“防疫法西斯”与吃人民的“人血馒头”而成为看似防疫见效的更残暴政权。中共掩盖疫情的作法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什么影响?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李文亮2月1日在病床上接受中国媒体《财新》访问时留下的这段话,不幸成为他的警世遗言;2月7日,他所任职的武汉中心医院直到凌晨3时48分证实:李文亮“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时58分去世。”

那一晚,中国与世界都在哀其不幸。

李文亮病逝那天,距离他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组发出私人信息,提醒亲友注意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七例疑似SARS病患还不到两个月,而就是因为这几句好意叮咛,他给自己惹上麻烦,深夜进了公安局。

中央电视台在2020年1月2日一整天接力批评包括李文亮在内的所谓造谣者:“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传唤八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对于编造传播散播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自由亚洲电台年度大新闻票选:世纪黑天鹅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惊世界与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年度大新闻票选:世纪黑天鹅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惊世界与中国

中共掐死言论自由打造“网路墙国” 殃及全世界

讲实话的被查处,中国媒体沦落成官方的宣传工具,完全失去预警社会问题的能力,直接、间接创造病毒大流行的温床。

李文亮遭警方传唤训诫后的三个礼拜、也就是1月23日,武汉封城,到了二月初,病毒殃及李文亮在内的染疫者,快速传播到世界各角落,而中国言论环境的恶化,跟全球疫情一样,还没看到尽头,中共惩罚公民行使言论自由,官方只容得下一种声音,2020年是“变本加厉且有始有终”。

国立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就告诉记者,虽然本台的投票结果显示,中文读者没有遗忘疫情与李文亮遭遇的新闻事件,但不幸的是,“除了李文亮之外,其他的公民记者也一一都被逮捕,任何的吹哨人不是被禁言、就是被逮捕,李文亮事件是象征了中共控制的缩影。”

公民记者张展28日因“寻衅滋事”的罪名,遭判处四年徒刑。她今年2月到5月期间,将拍摄武汉当地情况的视频放上互联网,被当局指“发布虚假信息”。她是这场疫情下,第一个遭判刑的中国公民记者。

张锦华说,悲伤的是,中共在内部控制上是成功的,对外,甚至想输出相似控制手段,在各国忙抗疫之际,推销中共观点的疫情叙事,尤其在调查疫情起源上大打乌贼战。

但张锦华认为,中共的国际传播是失败的,“她不可能洗脑全世界的人民,而且,因为她的做法,全世界开始觉醒,认清中共压迫的真面目。”

中国疫情实况再引关注 媒体揭露当局操控信息(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疫情实况再引关注 媒体揭露当局操控信息(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全球逾八千万人确诊 世界纪念李文亮 中共刻意淡化

在李文亮吹哨满一年之际,全球已有超过8100万人确诊,死亡人数逾170万;在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12月28日突破1900万人,死亡人数超过33万。

回顾中共对李文亮的态度,一切仍是从严防民意洪水掀起巨浪的角度思考。

时间点倒回2月6日当晚传出李文亮病逝的消息,他的生与死也是官方严控的资讯,不幸的是,他的死讯却非谣言。“网络墙国”内部一时掀起舆论海啸,新浪微博与微信朋友圈出现一座座哀悼李文亮的哭墙,全网点满蜡烛图案,但没多久,官方开始灭火,严控网上舆论的老把戏,不出所料照常上演。

“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标注,当时很快上了热搜,也很快下了排行榜;而“我要言论自由”这类关键字,则如昙花一现般迅速消失,网络上很快恢复岁月静好的假象。官方网信办下达“不评论、不炒作”李文亮死讯的指令后来曝光,也足以解释外界对新浪微博篡改关键字搜索次数的质疑。

在北京官场,率全国哀悼后就是刻意遗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九月举行的抗击新冠肺炎表彰大会上,颁最高荣誉“共和国勋章”给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对李文亮只字未提。

但世界没有忘记。美国《财富》杂志29日公布全球“最伟大”二十五名抗疫领袖,李文亮排名第一,钟南山榜上无名,然而,网络审查的快手随即出动,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新浪微博上消失。

探索真相、不能不明白的中国人,也还是有的,武汉人张海还坚持着为父亲讨公道与正义,诉求中国司法立案调查仍在庙堂上的官员。

“这个东西,是有系统的瞒报,并不是说哪一个个人,这是一种政府行为,谁当市长、谁当省长,你就应该受到惩罚。包括那个周先旺吧,武汉市的市长,他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杀人犯啊,但是,他目前并没有受到惩罚。”张海告诉记者。

张海相信政府、相信党,却造成一辈子的痛。他没有忘记,武汉官员最初说“疫情可防可控”、“疫情不存在人传人”,他才把父亲送回武汉治病、却导致解放军退役军人的父亲不幸染疫身亡。

现在,出自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全世界流行、甚至出现变异;中共的高压统治,也随着科技发展出更严密的监控手段,“数字极权”像病毒变种一样,这一年不但没消灭、更看似变得异常强大。

中国北京的一个地铁站内安装了大量监控摄像头(美联社)
中国北京的一个地铁站内安装了大量监控摄像头(美联社)

中国“防疫法西斯”非人道与不可持续

不过,纽约城市大学斯德顿岛学院政治与国际事务教授夏明告诉本台,“美国防疫的失败,不能解释成是中国‘防疫法西斯’的作法是成功的,‘苛政猛于虎、更猛于毒’;例如台湾、新西兰、德国与加拿大,他们都提供了比中国与美国更好的模式,他们的例子就证明,民主体制是可以创造出更好的模式,是既可以防疫有效,又保护人权。”

夏明就以疫苗研发为例说,就是因为美国开放的公民社会与深厚的科学基础,疫苗才能兼顾速度与效果,最重要的在于资讯的公开透明,疫苗的安全性可以即时改善。他最担心中国官方凡事讲求控制,不能理解公开透明对科学防疫的必要性,未来可能引发疫苗安全风险。

要求中国官方要把资讯摊在阳光下,在中国公民追求真相的路上,张海则感慨障碍重重,“中国国内的媒体全部都闭上了嘴,全部成了哑巴。”

追疫情真相 中国与世界不能不明白

张锦华就说,2020这一年,如果新冠肺炎给世界什么启示,就是“还能享有报导自由的国际媒体,需要更加努力突破封锁,让更多突破封锁的中国人民知道真相”,她说,这才能避免重蹈覆辙,出现又一次的灾难。

当时和李文亮一起遭公安调查训诫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后来受访时说:“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中国不能没老子,老子不能不明白。

期待明年会更好,中国与世界都还必须有人继续到处说。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