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新冠患者家属要问责政府

又有新冠患者家属要问责政府又有新冠患者家属要问责政府 Photo: RFA

新冠肺炎疫苗迅速在全球问世,中国积极储备疫苗之际,新冠肺炎患者家属问责政府之路仍崎岖难行。

据《南华早报》报道,在新冠肺炎爆发一年之际,患者家属程潘(Cheng Pan音译)希望中国政府能还原疫情处理真相,以避免未来再犯相同错误。

今年一月,武汉居民程潘的妻子被程潘父亲无意间传染新冠肺炎,在生产前十天确诊。二月初,程潘的家人们因疫情被迫分离:父亲在临时医院、妻子在专门收治孕妇新冠患者的医院,刚出生的孩子则因担心遭传染,被迅速送往儿童医院接受观察,两岁大的女儿则和妻子的母亲待在一起,程潘母亲独自待在其公寓。

那时,他还不知道得就此与妻子分离近一个月,忙着为家人找医院病床、买药、与检查生理状况的他,没时间感到害怕。

程潘的妻子与父亲分别在二月中和三月出院返回住处。

如今,程潘认为,如果政府官员当初有造访医院,看到长长人龙,向前线医师了解状况,他们就能作出正确决策,而不是与民众说病毒没有传染性,讓大型聚会继续举办。如果公众早点收到警告,武汉原应可避免蒙受如此巨大损失。他呼吁疫情爆发早期处理失当的人员应接受问责,希望政府能还原真相,並改正錯誤的死亡数据,以避免未来重蹈覆辙。

程潘并非第一个站出来乡政府追责的武汉市民。本台早先曾报道,今年六月初,新冠肺炎死者家属张海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当局的诉讼,要求约两百万元人民币的赔偿,却遭政府派人上门骚扰,法院其后拒绝张海的立案请求;七月,徐敏为其病逝的父亲状告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接受媒体采访后遭打压而噤声,第三起案件的原告蔡琴(化名)在为儿子提起诉讼后也遭社区人员上门调查,其后还有赵蕾、钟汉能和杨敏,皆因疫情失去家人而状告当局。

为新冠肺炎死者家属无偿提供法律援助的“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联络人、旅居美国的杨占青先前曾向本台表示,除了受害者家属遭到官方威胁,连帮助家属的顾问团成员也受到当局打压。

另外,在西方国家纷纷开始施打新冠疫苗之际,中国上海复星医药集团公司已预定明年从德国医药公司BioNTech进口约一亿剂的新冠肺炎疫苗。在世人看到疫情最终缓解的曙光的时候,患者家属们仍然在等待真相水落石出的一天。寻求公义之路,并不平坦。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