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律师常玮平遭酷刑 父母以“大字报”抗议

卷入“厦门聚会案”的陕西律师常玮平被当局监视居住已近两个月。常玮平的父母日前在当地公安局门外抗议,并且身挂“大字报”表达诉求。

律师常玮平在监视居住期间有否遭不人道对待,备受关注。周一,他的父母在宝鸡市公安分局门外抗议,身上挂着“反酷刑救我儿”,以及“依法与儿共同生活”的字句。

不到五分钟, 便衣公安把两人连同同行的常玮平岳父推进大厅,常玮平姐夫则被押送到派出所。

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左)与其父常拴明(维权网)
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左)与其父常拴明(维权网)

常玮平父亲常拴明是中共党员,近期当局曾要求他不要为儿子发声,而他也一直保持低调。这次他一反常态,与常玮平母亲选择站出来,使人感到意外。

三十六岁的常玮平长期参与人权和公益案件。去年十二月,他与多名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公民社会及中国时政的未来;今年一月,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遭监视居住,其后获取保候审。两个月前他上载短片,视频发布后不久,常玮平再度失去自由。外界相信,这与常玮平透过短片披露自己曾遭受酷刑有关。

曾连续十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坐在老虎凳上下不来

常拴明日前到派出所探望儿子,发现他明显消瘦,反应迟钝。“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杜松表示,两老人在公安分局门外挂上大字报是迫不得已。

杜松:“他们要喊的冤是什么?就是关于常玮平律师遭受酷刑。这酷刑是达到一个程度,就非常有必要以这方式去表达。在今年一月时,他遭宝鸡公安施以酷刑。他曾提到,曾连续十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坐在老虎凳上下不来,他右手的拇指到食指至今仍然毫无知觉。“

两老的抗议行动也带出了该案涉及的管辖权问题。

杜松:“常玮平的父亲有提到,他儿子的户口其实是在海南而不是西安,如果要关押的话,应该带到海南,所以他提出了对于管辖权有异议的申请书。他为什么要跟他共同生活,就是因为他担心儿子再受酷刑,所以要求共同生活,接受监视,以防止儿子再受酷刑。”

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家属至今先后为常玮平聘请了至少四名律师,但他们均无法介入案件,既没有看过卷宗也没有被允许会见当事人。个别律师事后,更被国保和司法局威胁。

知情人士:“他们所有人去申请会见的时候,当地的公安部门都以常玮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不许律师会见;也都接到了各自所属的行政部门和司法局的干扰,不许他们代理常玮平的案件。张庭源律师的遭遇就更明显,他人已在陕西宝鸡,重庆司法局直接派人到陕西去把他带回重庆。”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表示,中国有责任履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义务,对于调查律师常玮平有否遭受酷刑,责无旁贷。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