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发声被断水断电 香堂业主绝食抗争

本台上周报道,北京昌平当局近日启动了对香堂村部分住宅的强拆行动。一名当地业主在接受本台采访后透露,他因为对外发声,已遭到了被政府断水断电的报复。为了表明继续抗争的心志,他已经开始绝食。

杨玉圣是香堂文化新村(简称“香堂村”)第四小区的业主,也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他近日向本台证实,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政府已于上周四启动了香堂村的强拆行动。他还指出,当局在强拆首日就出动了多辆挖掘机和上千警力,限制业主的人身自由。有初步迹象表明,他因向外界披露当地情况,已经遭到了当局的打击报复。

家里被断水断电

杨玉圣周日向本台记者提供了一段他拨打北京市政府服务热线时的通话录音,他在其中讲述了当天早些时候的遭遇。

“十三日下午五点左右,崔村镇政府城建科的工作人员擅自剪掉我家的电话线,拿走我家的电表,弄断供水线路。”

本台记者周一致电崔村镇政府了解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杨玉圣向记者分享的通话录音显示,事发后的十二小时内,他曾至少六次拨打这个服务热线,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他还在其中一次通话中向一位话务员表示,由于家里断水断电,他已经开始绝食明志,希望借此引发当局对此事的重视。

记者同日试图联系杨玉圣,但电话首次接通后无人应答,并伴有很大杂音,再次拨打则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尚不清楚他的手机是否已被监听或被干扰。

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对本台表示,据一位刚刚见到杨玉圣的知情者透露,这位教授目前尚无大碍。

“我有个朋友几个小时前已经去过杨教授家了。杨教授给政府热线打了很多次电话,表明他的意志。他的精神状况还不错,就坐在那里绝食,面前点了一支蜡烛。”

香堂启动强拆 法学教授业主叹政府“知法犯法”(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香堂启动强拆 法学教授业主叹政府“知法犯法”(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追求自由和权利有代价”

香港《苹果日报》周一引述杨玉圣说,他明白绝食行为可能无法对抗强拆,但“追求自由和权利是有代价的”。他表示,作为法学教授,他却无法维护自身权利,只好被动采取这种自我惩罚的方式进行抗争。他还坦言,他难以预料自己的住所将在何时被强拆,目前只好与妻子一同留守此地。

杨玉圣此前向本台透露,他2016年在香堂村四区买下了一套四合院二手房,用于居住和储存他收藏的近三万册图书。尽管他签订的《购房合同》加盖了村委会和崔村镇政府的公章,但镇政府本月初还是在他的院门上贴出了《限期拆除通知》,擅自认定他的住宅属于“违建”。

密切关注香堂强拆事件的前北京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分析说,杨玉圣绝食显然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猜测此举既有被动因素也有主动因素,他没有别的选择了,这是被逼的。他发了半天声政府也不理睬,而他又不能带着几百人去区政府示威。那么,他绝食不能算是犯罪吧?”

强拆仍在继续

香港电台周一引述不具名的香堂业主表示,从上周四开始,当地已有三十多座房屋被拆除,而当局还在驱赶住户。还有居民反映,因为她家隔壁的房屋被强拆,自家房屋的承重柱也被震开,裂缝长达半米,她形容此举简直形同谋杀。杨玉圣向本台记者分享的一段涉事业主上周五拍摄的视频显示,此事确有发生。

据悉,香堂村上世纪末采取出地建毛坯房、再由外来人口出资完善房屋的方式,逐渐建成了数千套别墅和四合院,一度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示范村。但镇政府去年发布通告说,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认定,香堂村三万多平方米的建筑面积未依法取得许可证,属于违章建设。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