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报道:从美国到意大利到澳大利亚,看中国如何炮制新冠病毒的源头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将近一年,然而病毒的源头依然成谜。在世界卫生组织准备对中国武汉展开国际调查之际,中国官方媒体又开始炮制新一轮新冠起源的说法。这一次,罪魁祸首是来自澳大利亚等国的进口冷链食品。

不久前,他们还借西方科学家之口说,新冠病毒来源于意大利和西班牙。从最初将病毒来源“甩锅”给美军实验室到现在“甩锅”澳大利亚牛排,中国当局一直试图否认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尽管新冠疫情首先在中国武汉爆发。

中国:新冠病毒源自澳洲牛排和其他冷链进口食品

2020年12月6日,中国半官方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在其英文版上刊登了一篇调查报告说,不能排除新冠病毒去年被进口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可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武汉早期确诊的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系很密切。华南海鲜市场一度被认为是新型冠状病毒的发源地之一。

这篇题为《冷冻食品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吗?》(Could cold-chain imports have sparked Wuhan early COVID-19 outbreak?)的报告称,武汉进口了多个国家的急冻产品,其中包括“巴西和德国的肉类⋯⋯澳洲的牛扒、智利的车厘子和厄瓜多尔的海鲜”。不过,文章也承认,目前并没有支持这种说法的证据。

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中国从12月7日起已经开始禁止从第六家澳大利亚牛肉供应商进口牛肉。不过,中国还没有说明为什么做出这一最新决定。中国今年已经禁止从其他五家澳大利亚牛肉供应商进口牛肉,理由包括标签和健康证明问题。

这不是中国第一次将病毒的来源甩锅给进口的冷链食品和包装。从今年六月“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据称从挪威进口三文鱼发现新冠病毒以来,关于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外国进口冷冻食品的说法就一直频繁出现在中国的媒体报道中,甚至在中国学者的研究论文中。事实上,自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聚集感染之后,新的本土感染病例的溯源结果往往都是“进口冷冻食品”或包装。

10月23日,清华大学、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联合在中国《国家科学评论》发表题为“北京新冠肺炎疫情再现可能源于冷链食品污染”的论文。该论文的研究人员揭示,该疫情中病毒源头极有可能是境外疫情高发区的冷链进口食品,并提出,冷链运输或为新冠病毒传播新途径。

如果说,中国媒体之前的报道是为了解释新冠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的缘由,那么,《环球时报》的这篇最新调查报告则试图完全改写新冠病毒最初从武汉开始的叙事。

《环球时报》中文版11月26日也刊登类似的文章,表示“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是去年被进口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可能。

中国共产党官媒《人民日报》此前一天11月25日也在脸书上发帖称:专家认为“#COVID19(新冠病毒)不是从中国中部的武汉开始的,而可能是通过进口冷链食品和包装(进入中国)。”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确实说过,“由于北京新发地、大连和青岛这几起疫情都是由海产品引起,那么使我们想到了最早在武汉发生的那些疫情也是在华南海鲜市场,是不是也是由于进口海产品引起,这个也给我们一个提示,使我们有一个新的思路、新的技术方向。”

真相:新一轮甩锅与世卫组织即将到来的调查有关

不少媒体分析,中国新一轮的病毒“甩锅说”与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即将到武汉的调查有关,中共似乎“急于将水搅浑”。

今年5月,世卫成员国达成一致意见,敦促世卫组织协助调查新冠病毒的“人畜共患源头和人际传播途径”。虽然专家们说,对病毒源头的调查至关重要,是避免下一场大流行的最佳希望,但是中国官方对国际专家调查病毒源头一直很不积极,甚至为调查设置障碍。澳大利亚是第一个要求对新冠疫情起源进行独立调查的国家,也因此与中国关系急转而下。

11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明确表示,国际专家将会进入武汉调查病毒起源。这是自新冠疫情爆发近一年后,国际专家团确认能进入新冠疫情爆发源头武汉实地调查。不过,谭德塞并没有说明国际专家团前往武汉现场调查的具体日期。但是,据透露的协议,即便是国际专家们到达中国,但是对武汉的实地考察还会由中国科学家来操作。

关于新冠病毒可能来源于冷冻食品包装一事,目前世界上大概只有中国认为冷冻食品包装有传播新冠肺炎的风险。世界卫生组织之前也表示,通过冷冻食品感染新冠的风险较低。美国疾控中心说,“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处理和摄入食物与新冠病毒有联系。”

其实,中国自己的检测结果也显示,“市场流通冷链食品被新冠病毒污染的风险很低。” 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10月17日的报道,自从中国6月份加强对冷链食品的检测以来,截至9月15日,全国24个省份报送了298万份检测结果,其中冷链食品及包装样品67万份,从业人员样品124万份,环境样品107万份,仅在22件食品及包装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在11月举行的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中国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副主任李宁解释说,截至目前,中国全国抽检监测的阳性率是万分之零点四八,而且主要集中在食品外包装。

新华社的报道还说:“现有研究和防控实践显示,新冠肺炎不是食源性疾病,未发现通过摄入食物导致感染的情况。迄今为止,也尚未发现消费者因接触污染的冷链海产品而感染的病例,我国消费者感染风险极低。”

刊登在《国家科学评论》的那篇论文其实也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该杂志的主编在谈到发表这篇论文的初衷时似乎在暗示,之所以发表这篇论文,因为文章可以带来“轰动效应”。

他说:“这个理论如此漂亮。我们能不能在其中包含尚未解决的问题的情况下,就把它发表呢?我们为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发表,因为它真的是非常非常漂亮。”

由于没有确切的证据,中国对进口冷链食品外包装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引发了一些争议。冷链食品出口商质疑其背后的科学性,以及它是否构成了不公平的贸易壁垒。

中国:新冠病毒来源于意大利北部,而非武汉

除了将新冠病毒的来源归咎于冷冻食品外,中国官媒近期还借助德国著名病毒学家亚历山大·凯库勒(Alexander Kekulé)之口将病毒来源“甩锅“给意大利。

11月底和12月初,中国媒体报道说,凯库勒说,目前全球正在传播的新冠病例中,其中99.5%可追溯到来自于意大利北部的一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而该变异毒株并非来自中国武汉。

报道还说,在武汉最初发现新冠病毒时,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都不知道那是什么;而当病毒在意大利北部蔓延时,意大利方面那时却长时间忽视了来自中国的警告。报道继续借凯库勒之口说,尽管中国发现了病毒,并发出了警告,还示范了阻止病毒传播的方法,但其他国家并没有及时的采用,这导致病毒的传播没有被阻止。

一时间,凯库勒成为中国媒体宣传的明星。他的照片在“还中国清白!”大标题下出现在中国的新闻网站上。中国网民因此狂欢不已。在网上,诸如“十亿人为你点赞”,“只有你才敢说真话”的点赞比比皆是。

真相:中国媒体断章取义,科学家本人反驳

然而,这种说法只是中国媒体对凯库勒的话的断章取义,凯库勒本人随后在自己的推特上发文表示反对中国利用自己进行宣传。

中国大部分媒体没有报道的是,凯库勒在后来的采访中解释说,病毒“当然是来自中国,是从中国输入到了意大利,在那里发生了变异”。因G变体的感染力更强,才得以在全球迅速传播。虽然也有中国媒体相对准确地转述了凯库勒有关发言的大意,但是,中国观众似乎并没有接受后面的这几句话。

凯库勒本人12月1日还在自己的推特上发帖说:“中国媒体利用(病毒)G变种在意大利出现来进行宣传。新冠病毒流行始于中国,而且其爆发在初期甚至可能曾被掩盖。”

中国媒体也不是第一次利用西方学者的研究报告,借用西方学者之口为中国“甩锅”。 事实上,每当有病毒起源的研究报告出来,中国媒体就会抓住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将病毒起源甩给其他国家,全然不顾研究报告可能没有被同行审议,科学界对此还存有重大争议等。

意大利研究人员的一份检测也被中国媒体拿来大做文章。11月,意大利研究人员说,他们检测了去年9月至今年3月参与肺癌筛查试验的959名志愿者血液样本,发现111人体内有新冠抗体,包括4名于去年10月初提供血样的志愿者,意味他们可能去年9月已感染新冠病毒。中国媒体马上报道,“最新研究:意大利去年9月新冠病毒已开始传播”。

今年6月,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发布公告称,该校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在去年3月采集的巴塞罗那废水样本中检测出新冠病毒。中国媒体立即报道,“新冠病毒可能源于西班牙”,全然不顾这项研究并没有得到同行审议,学界对此由争议。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遗传学家弗朗索瓦·巴卢克斯(Francois Balloux)在推特上说:“在没有对更广泛的现有证据进行必要的审查和考虑的情况下,一些有站不住脚的证据支持的主张被广泛的报道。” 他说,即使病毒在9月份出现在意大利,也不一定意味着它起源于那里。

巴卢克斯对路透社说:“一个强有力的证据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最接近SARS-CoV-2的病毒是在中国的蝙蝠中传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源头仍有可能在东亚, 最有可能是中国,然后传播到世界的其他地方。”

美国疾控中心科学家11月30日发布的一项研究也一样被中国利用。美国的报告说,在美国红十字会从全美9个州的居民那里收集的7389个献血样本中,有106个发现了感染新冠病毒的证据。这些血液样本由红十字会在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间收集,送至美疾控中心检测,以查看是否有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

中国媒体报道说,这表明,美国的新冠病毒病例早于中国数周,在2019年冬季就已流行。事实是,中国武汉市卫健委报告了湖北省武汉市的一组肺炎病例,但是,病毒在中国的实际爆发远远早于官方通报的时间。

《南华早报》3月13日的报道也印证了这一点。报道说,该报看到的未公开的政府数据显示,来自湖北省的55岁的一位病患可能是第一个在11月17日感染新冠肺炎的人。

美国有线电视网CNN12月1日发布独家报道,披露一份湖北疾控中心流出的内部文件内容。文件数据显示,在2019年12月,湖北多地出现了流感大爆发,12月第一周流感病例为上一年同期的20倍。最严重的是宜昌、咸宁和武汉。

有意思的是,当研究发现D614G新冠病毒变异毒株,也就是前面所说的“G变体”,最早在中国发现 ,后来传播到欧洲和美国时,中国官媒并没有报道。中国的报道说,感染力超10倍的变异毒株在马来西亚和印度被发现。

中国: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印度

中国媒体11月下旬有关病毒可能来自印度的说法也来自于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科研人员的研究报告,但是中国媒体借助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之口进行了宣传。在中国媒体上,《柳叶刀》的这篇论文再次“还中国一个清白”。

中国媒体报道说,《柳叶刀》在官网发布一篇论文,论文中明确指出,此次新冠疫情,最初开始的地方是“印度次大陆”,即印度和孟加拉国,并非是武汉。

报告的作者说,他们根据亲缘演化分析来追踪病毒起源发现,病毒可能起源于2019年夏天的印度,通过含有病毒的水,从动物传给人类,然后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传到武汉,才会在武汉出现第一起病例。

根据报告,病毒DNA在进行复制过程中会产生非常微小的变化,利用亲缘分析法和观察DNA突变情况,就可以找到突变程度最小的病毒样本,样本所在的地方可能就是病毒的源头。

研究发现,印度和孟加拉国的病毒突变程度最小,因此那里应当就是病毒源头。除了印度和孟加拉国之外,报告还怀疑美国、澳大利亚、意大利、俄罗斯、希腊和捷克等国是病毒的源头。报告排除了中国是病毒源头的可能性。

报告还提出了一种理论说,2019年5月至6月,印度中北部和巴基斯坦出现了有记录以来持续时间第二长的热浪,在该地区造成水资源匮乏,使得野生动物为争夺水源而残杀,增加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接触机会。研究团队认为,病毒有可能是借着这个机会传播到世界各地,直到2019年12月在武汉被发现。

报告还指出,病毒在进入中国之前,可能已经传至欧洲,所以全球病毒大流行是不可避免的,而武汉只是这一病毒全球传播过程中的一个环节。

研究团队指出,基于新冠病毒较低的突变性,他们在澳大利亚、孟加拉国、希腊、美国、俄罗斯、意大利、印度和捷克这8个国家发现了变异最少的毒株。

真相:论文并没有得到同行全面评议,只是“猜想”,目前已经下架

这份题为“新冠病毒在人类宿主中的早期秘密传播和进化”(The Early Cryptic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Hosts)的论文并非发表在《柳叶刀》上,只是发表在《柳叶刀》在SSRN的预印本平台上,这意味着这篇论文尚未得到全面评议。现在在SSRN的平台上,已经找不到这篇论文。

不过,《南华早报》的报道称,这篇论文的部分内容已经得到了同行的评议,并发表在《分子系统发育与进化》期刊上。

论文的作者来自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小组,他们表示,希望自己的工作能为新冠病毒研究、防控提供一些线索和新思路,病毒的真正起源依然是个未解之谜,需要不断通过研究去揭示。

论文的作者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团队欢迎科学界审查他们的论文,这是公开学术探讨的重点,有助于确立科学结论。他说:“只有这样,论文的结论才能被正当地驳斥或接受。”

论文出台后首先遭到了印度科学家们的坚决否定,甚至他们同时也开始怀疑《柳叶刀》的研究严谨性。其他国家的专家也认为这份研究“有缺憾”,其做法“本质上有偏见”。

新冠病毒是美军制造的,由美军带入武汉

这是新冠疫情期间流行的有关病毒起源的最早的阴谋论之一。

5月初,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和《中国日报》连续发问,要求美国解释美军位于马里兰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一度关闭停产的真相。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在美国,有人认为有多个证据表明,德特里克堡去年8月紧急关闭的原因非常蹊跷,认为那里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并在美国造成了秋冬季节流感大流行,之后病毒通过参加武汉军人运动会美国军人运动员传到中国,病毒发生变异后再次爆发。请专家解答”。

真相:亲俄罗斯的机构制造了阴谋论,赵立坚推波助澜

最初将德特里克堡卷入新冠疫情传播源头的是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加拿大全球研究机构(Global Research Canada)。该网站3月发表了一篇题为 “新冠病毒:更多的证据显示病毒源自美国”的文章称,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美国,新冠病毒的原始来源可能是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军事生物战实验室。现在这篇文章已经被删除,无法在网站上找到。

这篇文章之所以得到全球关注应该归功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爆发大流行的第二天,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出的“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中国”的推文,并转发了这篇文章。赵立坚的推文很快被中国十几个使馆的外交账户用推特转发。赵立坚的推文引发美国朝野震怒。最直接的结果是特朗普总统一段时间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

德特里克堡基地的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实验室去年确实一度被关闭,原因是“德特里克堡的蒸汽消毒工厂出现了故障”,并没有“足够完善的系统对其最高安全等级实验室的废水进行净化”,因而未能通过美国联邦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安全检查。3月27日,德特里克堡基地德三级和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已经全面恢复传染病毒的研究,包括对新冠病毒的研究。

这个阴谋论有几点自相矛盾。如果说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发生了泄露,德特里克堡事故是在其所在的马里兰州弗里德里克县宣布第一例确诊病例的差不多8个月之前发生的。德特里克堡是去年7月被关闭的,而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弗里德里克县第一起确诊病例是在3月16日发现的。

如果说美军故意将病毒带入武汉,那么,美国现在有1649万人口染疫,超过30万人死亡,又如何解释美国的初衷?

尽管这样,这个阴谋论在中国的影响至今还没有消除。《环球时报》的那篇《华南海鲜市场疫情源自进口海产品?》的英文文章说,他们的被采访对象中,相当一部分人相信美国军人去年10月在参加武汉军运会期间将病毒带入了武汉。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