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租客疑以死抗议官商勾结 官媒记者报道维权新闻被停职

蛋壳公寓租客疑以死抗议官商勾结   官媒记者报道维权新闻被停职2020年12月3日淩晨,20岁的蛋壳租客钟春源在房内纵火后跳楼身亡。视频截图

一名租住广州市蛋壳公寓的大学毕业生,日前在住所纵火后跳楼身亡事件,再触发坊间对蛋壳公寓与网贷银行合作提供「租金贷」计划,所引起各类社会问题的讨论。而官方则继续严控此话题,更有官媒记者因触及红线遭公安部施压停职。

据知情人透露,在广州天河区跳楼的蛋壳租客钟春源,来自惠州,今年刚从广东一所职业学院毕业。 

事发于本月3日淩晨3时许。钟春源从18楼跳下之前,他在朋友圈发了三个字“对不起”,然后在自己房间内纵火。迄今为止,包括他的亲人,对他轻生原因仍是讳莫如深。 

当地媒体人赵先生推测,这个年轻人可能死于一个老套的骗局,或者与P2P资金池的游戏雷同,高价买进低价卖出最后扛不住而崩盘。现在,官方施压维稳,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赵先生说:我估计时压下来了嘛这个,视频有一个对他的简单报导,其于的就没了。就跟P2P一样,这种皮包忽悠公司,就是高价收房低价租出去,就类似这样的资金池一样的东西,最后再跑路。不就是这样玩的嘛。 

而来自央媒CCTV的记者罗先生则指出,钟春源只是数十万被困于蛋壳公寓的绝望青年之一。对绝大数来自普通家庭的孩子,即使是极少数人毕业后能幸运地挣到8000的月薪,但在一线大城市里,他们甚至也会被区区两万元的网贷给彻底压垮。 

罗先生说:之前就有人用跳楼这种方式来维权,但是,都没有跳。如果一个年轻人,月收入8000,如果你去掉必要的吃喝什么的,只要欠上2万块钱,没有人帮你,就永远都还不清。在中国,一个20几岁的大学生,就只值2万块钱。 

罗先生表示,从上月开始,涉蛋壳公寓的新闻就变得十分敏感,钟春源跳楼之前,官方就已经下令禁止媒体报导。中新社的记者单璐,因为采访蛋壳租客的维权,直接导致公安部一位副部长点名施压,目前,中宣部、公安部、网信办对单璐定性为涉嫌煽动群体性事件。目前单璐已经被停职,还不清楚是否有后续的处理。 

罗先生说:官方现在也是在压制。12月2号的时候我们收到的禁令是「关于蛋壳的,一律不报导」。单璐,她是11月9号的时候在群里发说“我是中新社记者,本周四我们打算去蛋壳总部采访,叫维权的人一起前来”。她当时应该是没有意识到被网警监控了,一发出来,一个小时后就接到员警电话。中宣部、网信办、公安部,给了她一个很严重的定性,说记者是在煽动群体事件,这个事情很严重,就被处分了。 

本台记者致电单璐就职的中新社视频中心,单该中心的人十分敏感,一听单璐的名字就挂断电话。 

中新社总编室在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时,也只是以不知情为由,拒绝透露任何资讯。 

中新社总编室:应该不存在,你是?这个情况不了解啊,不清楚。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问一下熟悉情况的人。 

单璐本人也一直没有回应采访请求。 

中国虽已是全球第二经济体,但因为严重的社会不公,绝大多非权贵子弟从一毕业开始就几乎陷无解的困境。天价般的房价,高物价,就业难,低薪,以及层出不穷的欺诈,让他们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蛋壳公寓与网贷银行合作的租金贷计画,亦仅仅是无数资金盘游戏崩盘的冰山一角,尽管此前这家公司备受共青团中央的加持,所谓的「大学毕业生成长计划」。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