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阿坝被捕藏族僧人仍失踪 微信严控升级

有消息人士近日向本台透露,四川阿坝县藏族僧人仁青持真自去年8月被当局以“分裂”罪名拘捕后,至今超过一年仍处于失踪状态。与此同时,当局对整个阿坝地区的微信管控措施也进一步升级。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哇尔玛乡郎依寺的僧人仁青持真(又写:仁青崔成)和他的两名僧友,于去年8月1日在当地郭多(音译)境内被县公安人员强行带走。居住印度北部的阿坝籍有关人士日前告诉本台,仁青被捕至今一直下落不明,他的两名僧友在被捕的数天后获释:

“仁青被当局指控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而遭关押至今,他的家人和亲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寻找着他的下落,并多次要求警方给个交代。但警方有时说他被监禁在阿坝州的马尔康县城,有时说在阿坝县城,有时又说他在成都的一座监狱里,却无人透露具体关押地点。一直以来,家人在上述这些地方查找他的下落,都没有结果。”

僧人仁青持真(右)和其弟弟诺日才让被传唤时收到的“询问通知书”(受访人提供)
僧人仁青持真(右)和其弟弟诺日才让被传唤时收到的“询问通知书”(受访人提供)

有关仁青持真被拘捕的原因方面,这位考虑家乡亲友安全而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上周五(11月27日)向本台介绍说:“仁青曾于2018年因在微信上与部分境外藏人谈论西藏敏感话题,而与他的弟弟诺日才让(又写:诺布才仁)一起被拘押过两次。2019年7月17日是失踪班禅喇嘛更敦确吉尼玛的生日,当天他与境外友人通话长达两个小时,全部通话内容被中共当局录音,成为当局拘捕他的理由之一。当局还指控他在藏区多地邮寄大量从境外收到的书籍供他人阅读,并以非法撰写和发表涉藏敏感文章为由关闭了他经营多年的博客。另外,他通过微信朋友圈分享在印度学习的妹妹贡桑卓玛参加有关教育会议的部分照片,而被当局指控涉及政治问题。”

消息人士补充说:“仁青持真最后一次用微信与印度的妹妹贡桑卓玛通话是在去年7月27日;几天后,即8月1日晚上他便遭到拘捕。今年3月23日,当局传唤仁青的弟弟诺日才让,声称他了解仁青‘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的有关情况,要求他接受询问,并指可给仁青带食品和生活用品,但由警方转交。”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阿坝籍消息人士上周日(11月29日)向本台证实仁青持真被捕失踪的消息,并指当局在阿坝进一步加强包括微信群聊等网络言论的控制:

中国当局在阿坝境内用政治标语和共产党党徽改装佛塔(消息人士独家提供)
中国当局在阿坝境内用政治标语和共产党党徽改装佛塔(消息人士独家提供)

“仁青被捕主要是因为通过微信与境外联系,这是事实。阿坝是发生自焚事件最多之地,当局在整个阿坝州采取的严控措施相对其它藏区更严,即使与境外的亲属联系也被视为违法而遭到骚扰,甚至拘捕。当局在路上或闯入民宅进行‘突击检查’已成为常态,主要查看个人手机里面是否存有达赖喇嘛尊者的相片及敏感信息,同时询问微信里所有朋友的个人信息,并一一进行登记。当地微信群主不时被传唤,有些人却一去不返。”

据介绍,僧人仁青持真出生在阿坝县哇尔玛乡尕休村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中,现年29岁,自6岁进入当地雍仲苯教大寺郎依寺为僧,一向品学兼优。由于当局自始至终不肯透露仁青被关押的地点,他身处何处仍一无所知。

消息人士表示,这两年在藏区似乎显得平静,但其实每位藏人的言行一直都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之下。当局自制有习近平画像的唐卡,强迫藏人在家悬挂,并用政治标语和共产党党徽改装佛塔,严重践踏藏人的传统信仰。如今各个角落的监控摄像头、随处可见的军警和行踪诡秘的便衣如同三座大山压在藏人身上,丝毫不能动弹;而很多触及当局敏感神经的敢言者便在瞬间人间蒸发,让家人和亲友寻不到踪影,只能焦急等待消息。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