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概念化之争不要损伤价值追求

当左派或新左派与普世派或右派争论的时候,有学者站出来说,左派应该关注底层社会,应该为人民争福利,右派呢,应该为人民争自由,左派的价值指向不应该是与右派对垒,而应该致力于人民的公共福利,右派也不必去与极端的毛左口水战,争取自由空间,启蒙普世价值,这是自己的使命所在。

现在,理中客与口炮党之争成为民主派内部重要的论争。这场争论中,我们更多的看到的是隔山打牛,所指均不明确,但论争却似乎十分激烈,那些批评理中客的民主人士们认为,在党国这样超越底线的时代,讲理性、客观、中立,无异于助纣为虐,这个时代就应该激烈地抨击当局,应该政治反对,不应该立场模糊、中立,不要期待自上而下的改良或改制,只有用革命的方式,才能结束一党专制,只有来一场革命才能使中国实现宪政转型。

他们还认为:任何期待开明党国领导人改革的言论,都是在“散布虚假希望”,后果就造成人们观望等待,从而坐失革命良机,所谓建设性的批评,更是玩弄语辞,建设性的批评无异于受虐的快感,整个党国体制没有任何建设的可能,只有推翻重建。

推特上或微博上对这些批评理中客的人们,冠之以口炮党之名,认为这些人只是口头革命者,坐论革命,只有革命言论与革命鼓动,他们自己却无任何革命行动,当然更谈不上革命组织、革命纲领,如果还沿用孙中山或毛泽东的革命理论与方式,最后结果必然与他们无异。

本应是观点或路径之争,双方却以污名化的方式,形成攻讦,观点之争,视角不同,却情绪性地横眉以对、剑拔弩张,甚至不知不觉间形成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

我首先认为,对任何观点,都应该持宽容态度,污名化、概念化的方式,最为不妥,理性客观中立,是观念领域的概念,概念本身并无罪错,倡导这些观念,也是一种价值取向,譬如陈宝成为维护自己家园,用最激烈的方式抗击官方强拆,即便在这样的行动中,冷静理性仍然是必要的,任何一点情绪性的过当造成行为冲动,都可能陷自己于非法或不义之境,而对陈宝成的行为进行客观中立的报道,也是媒体应有的立场,每个人都会有立场或情感倾向,但追求客观中立,应是媒体人、评论人、学者基本的品格。

至于杨佳式的个人革命(我视其为一个人的革命或起义),我认同这样的一种观点:当所有的法律方式都失效,当一个人被一种力量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去实现正义。一个人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义愤而牺牲普通无辜者,但代表公权力的国家机器组成部分因此被毁,国家与政府应该自省,只有通过维护人权与司法正义的方式来保障自己的安全,而不是用更进一步侵犯人权、妄自尊大的方式,制造更多的革命者。

真正的革命者,在人民不能普遍觉醒的时代,只能靠一已之力去实现,以生命的代价去唤醒政府与社会。如果说那些相信党国还有改良与改制的可能是虚假希望的话,相信人民可以普遍觉醒并通过大规模的革命方式来推翻党国体制,则是更大的幻觉,人民也是靠不住的力量,人民只有转型为公民的时候,整个社会的转型才有可能,并且才有真正的转型。不要期待没有信仰、没有底线、没有理性、没有良知的人民,能够使社会完全真正的转型。我们要正视现实,正是人民送自己的儿女参军、让自己的儿女竞争公务员,让自己的儿女进入当政党以谋取家庭利益,才有如此强大的党国强横的政府,人民是党国最坚实的基础与后盾。毛泽东革命的成功,正是煽动这些无底线无良知崇尚暴力谋取虚假私利的人民,推翻当时的政府,最后,通过继续革命的方式,进入个人极权时代。

建设性的批评有无可能?当然有。

譬如香港真普选之争,大陆政府异议的焦点在港人治港,香港必须在爱国人士手中,那么,建设的意见在哪里?一是建议香港争普选人士与大陆当局对话,二是让香港独立参选者宣誓爱港爱国,因为爱不爱国,完全是情感领域的事情,只能通过宣誓方式来体现,爱国不爱国不能由大陆当局说了算,只能通过一个仪式来认定。应予予以批评的是大陆当局一部分人发出的强硬的声音,以及独断的方式,而建设性的意见,则是希望给大陆当局找一个台阶。

建设性的批评,批评的是政府不当作为,而建设性是有价值指向的,通过妥协或寻找中介点,使危机化解,促成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实现社会进步。

再说所谓的口炮党,他们多主张用激烈方式抗击官方恶政,这种情感完全可以理解,在这样的世道,官方侵犯人权几近家常便饭。二千五六百年前的老子说过,“飘雨不终朝”,最猛烈的东西,往往最不能持久。我们不妨这样说道:面对世道不公不义,三十岁之前不激烈是没有良心与血性,三十岁之后还激烈,是没有智慧与理性。

被视为口炮党者或自称口炮党者,与许多所谓的理中客一样,都在为社会呐喊、启蒙,也多有行动与牺牲,在行动与价值追求层面上,双方不过五十步一百步的区别,唯一有区别的路径选择,是一方言论指向激烈革命,一方主张温和变革。指责口炮党者认为,双方代表性的人物,遭到官方打压的程度却迥然有异,温和理性一方的代表人物多有入狱或被大陆封杀,而批评理中客者,却在大陆相对自由安全。

以为革命风暴即将来临者,自可为革命去做准备,而以温和理性、社会建设为促进社会进步圭臬者,自可缓步前行。也许反理中客者尽管也只走了五十步,但已看到了一百步,但理中客们,却只想把自己的五十步走稳实,或致力于让普众都能走稳五十步,以期社会在启蒙与良序中整体进步。

革命如果真来了,被视为墙头草的理中客们,毕竟也只能是墙头草,墙都要崩塌,草们又能若何?所以,真正的革命者或革命信仰者,不必去计较中间力量,自可奋勇前行。

(原载2014年7月7日东网即时。作者授权发表)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