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批支联会搞“颜色革命”触犯国安法 香港公民团体面临文革式清算

北京学者撰文指控香港支联会违国安法北京学者撰文指控香港支联会违国安法Photo: RFA00:00/00:00 

北京正加快控制香港的步伐,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17日公开表明,以后要以爱国爱港者治港,体制内要赶走”反中乱港者”。有大陆学者更进一步申明,支联会涉嫌触犯国安法。有社运人士担心,现在连支联会也不能容忍,其他公民团体未来或需面对更多政治清算。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在亲北京报章《香港商报》撰文,指控香港支联会“既违反本地多项法例,也违反国安法”。文章说,支联会由“因应内地政治变动成立的支援性组织”,逐步演化为“香港激进民主派的重要一员”,批评支联会是“西方颜色革命”的一部分,长期得到中国海外民运组织及外部反华势力的资助和支持。文章又称,支联会以“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等“五大纲领”作为组织活动的指南和目标,传播不实及具煽动性的历史信息,煽动对中央政府的仇恨情绪,属于“政治颠覆性”组织。

自1997年以来,北京一直默许香港支联会的存在,每年都可以举行大规模六四悼念活动,不少人权组织都以支联会的存在作为一国两制是否得到尊重的重要指标。如今支联会被内地学者高调指控,是否意味着香港公民社会再没有讨论或争取中国民主发展的空间呢?

社民连前主席陶君行批评田飞龙此举属“文革式警告”,认为北京的政治红线将来只会越收越窄,未来港人或只能在北京认可的政治框架下讨论中国民主发展,一旦脱离中央政治路线的范围,则被批评为“不爱国”。

陶君行:“(可以谈中国民主历史事件),但要紧随中央的路线。她说是暴乱,你就要说是暴乱。如何评价五四运动、义和团、太平天国,你只能紧跟中央的路线。”(记者问:是否意味香港公民社会再没有空间去讨论?)“没错,否则你讲完之后会被说是不爱国”。

民权观察创办人沈伟男就反驳田飞龙的说法与事实不符,对于“所有提出争取民主和自由的团体”,北京都肆意称这些团体为“颜色革命”,担心香港公民社会未来面对的不仅是各种政治打压,更是造成社会内的寒蝉效应。

沈伟男:“我觉得北京是想引发社会内的寒蝉效应,令市民开始担心以往多年来都能做的事情、能说的话,包括悼念六四、参与六四烛光集会,是不是代表现在有些事情不能再做呢?这无疑让市民担忧:我们的民主自由是否不断在收窄。”

2020年6月4日,香港支联会坚持进入维多利亚公园悼念六四。(文海欣摄)

2020年6月4日,香港支联会坚持进入维多利亚公园悼念六四。(文海欣摄) Photo: RFA

学者:现政权已不再讲道理

虽然过去约30年,支联会仍能在中共的眼帘下悼念六四及运行。但支联会去年被禁在维园举行六四集会、其后再有成员被刑事起诉指其「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非法集结」等,现时再被内地学者批评其有违国安法,为什么支联会突然陷入中央的政治打压下呢?

理大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对本台指,现时整个政权并非讲道理及法理,而是用一切手段打压异见。

钟剑华: “在这个情况下,支联会自然就在’火眼’当中,几十年来坚持’平反六四’。昨天田飞龙的说法基本上都是扣帽子,颜色革命、收受外国捐款,好多指控他都不需要提出证据,只是任由他说。”

2020年6月4日,香港政府的“限聚令”未能阻挡市民步入维园。(文海欣摄)

2020年6月4日,香港政府的“限聚令”未能阻挡市民步入维园。(文海欣摄) Photo: RFA

曾就六四表态公民团体 未来或面对更多政治清算

除了支联会之外,香港有不少民间团体曾就六四事件表态,全香港最大的教师工会教协是其中一个。被问到教协会否担心成为北京下一个讨伐目标,同时身为教协总干事的沈伟男表示,教协只是一个重视民主及自由的教育团体,与“分裂国家、颠覆国家”等行为扯不上边,但承认大部分公民团体乃至市民在国安法立法后都会有所担心。他强调教协会继续坚持做认为是对的事情。

不过陶君行就担心北京不会轻易放过任何香港异见人士,认为未来只会有越来越多的政治清算。

陶君行: “我觉得北京会一个个地清算。她出声批评支联会的话,也就是说相关人士如果继续(讨论、哀悼六四)的话,北京就会动你。如果你自己住口不再讨论,那就最好、北京最开心。但如果你继续谈六四的话,北京就会一个个地清算,其实她现在的手法就是这样。”

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周二(17日)在《基本法》颁布30周年高峰论坛上发布视像讲话,他强调“在香港社会崇尚的民主、自由、人权等核心价值之前,应当加上 ‘爱国’一词” 。他又提出, “要求治港者必须是爱国者,天经地义”、 “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港版国安法.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