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案”律师常玮平被控煽颠,七十岁老父忧心酷刑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被国保带走后后引发各方关注和支援。11月1日,他的家属收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指控其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常玮平案受到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包括瑞士的律师公会。

10月22日,常玮平在家乡失联,后来传出被中共当局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名义拘禁,至今未能会见律师和家人。

本台致电常玮平父亲常拴明,但是对方听到是记者后挂断电话。另一位家属告诉本台,他们在深圳时就被警告如若和外媒通话,常玮平会受到变本加厉的折磨。

旅美人权律师陈建刚表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对一个人权律师的栽赃陷害。我们律师所做的事情都是依据中国法律。常玮平只不过是和几个律师朋友参加了一个小型聚会,中共因此给他扣了一个罪名,这是非常非常恶毒的一件事。”

“厦门聚会”后两次被抓,七十岁老父悲愤交加

10月27日,常玮平的两名辩护律师张科科和张庭源抵达宝鸡市检察院,提交关于控告宝鸡市和高新区公安部门滥权和涉嫌酷刑的控告信,以及要求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进行法律监督、对常玮平人体损伤程度进行鉴定的申请书。

经历多次踢皮球后,二位律师收到对常玮平不予变更强制措施的书面通知:“因办理案件需要,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更为适宜。”

检察院还电话告知他们:办案单位会全程录像,案件终会移送到检察院进行事后监督。

为解救常玮平而四处活动的维权律师(因安全原因不便透露全名)告诉本台,外界至今没有人见过他,这些口头保证并不能保障他的人身安全:

“常玮平很难逃脱酷刑的命运。22日到26日,律师到场已经过去四天,这四天里不知道他是什么状况。‘煽颠’可能会经过部级(领导人)的同意或指导。这个罪名,从刑法来讲,至少十年往上,当然也可能关个三年五年。我认识的常玮平,是一个敦厚豁达、幽默真诚的人。搞这么一个高端的罪名,他没有能力、也没有可能去做这些事情。”

在28日写下的一封公开信中,常拴明忧心忡忡地发问,“宝鸡国保,你是一方的土皇帝,法律就是你的厕纸……我儿常玮平这次能挺过你们的道道酷刑吗?”

2020年1月12日到23日,常玮平因参与去年12月的“厦门聚会”被宝鸡国保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十天后被取保候审。他的律师执业证也遭注销。

在那段时间里,他被剥夺睡眠权利,早上吃一个小馒头,中午一碗稀面条。警察把他拷在老虎凳子上,每天二十四小时,坐了十天,他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直到今天还麻木没有知觉。

受制于警察威胁,常玮平一直无法公开谈论这段经历,直到10月16日,他在上传到油管的视频中首度提及酷刑遭遇。外界推测当地警方借此对他进行二次报复。

没有律所接收常玮平,司法厅人员称之为“阶级斗争”

常玮平为什么在16日突然公开真相?他还留下一段类似交代后事的告白:“我不会去自杀,我也不会去自残……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我过往没有实现的,能让你们生命里有我而更快乐的愿望,我希望,在我重获自由之后,能继续实现。”

不愿透露身份的常玮平的一位家属透露,常玮平取保期间每天向警察汇报、每周要见面,他在八九月份已经预感到形势有变:

“他可能是在(和国保)谈话中感受到氛围改变。他好像被宝鸡高新分局的国保正式问话过两次,正式地做笔录、签字。此外,国保来找我透露的感觉就是,一年的取保时间马上到了,他们要做个了结。”

这位家属透露,常玮平是农民出身,自小就对弱势群体有共情感,2012年从化学专业转行通过了司考。但是,陕西省司法界内部一直有一股势力意欲摧毁他对法治、公义的追求。

常玮平被带走一周后的10月29日,他七十多岁的老父亲遭到宝鸡公安上门训话三小时。常拴明在公开信中愤怒地诘问:

“请到陕西省司法厅去问一问为什么2018年无故处罚常玮平?去问一问陕西省司法厅一个叫党健的他是如何坐镇注销了立刚所,砸了我儿饭碗的?”

2018年,常玮平所执业的立刚律师事务所被注销,他无法工作,没有正常收入。在去年长达六个月的时间里,他接洽了超过十家律所,皆因外力原因未能入职。

常拴明提到的党健,是横亘在常玮平法律事业前途上的重要人物。据常玮平2019年的控告状,陕西省司法厅的党健,给他计划转入的律所打电话称:“常玮平转所这个事,是阶级斗争,是政治问题”。

国际律师公会呼吁释放常玮平

常玮平律师多年来代理多起公益诉讼和维权案件,涉及性别歧视、艾滋歧视、法轮功、家庭教会等议题,也曾担任“新公民案”李蔚、河南访民张小玉、南京公民王健等人的辩护律师。

10月30日,瑞士日内瓦律师公会(Ordre des Avocats De Geneve) 向习近平及公安部长发出公开信,呼吁立即释放常玮平,确保他能经常并且不受限制地接触家人及自选的律师、不受酷刑及其它苛待、得到司法正当程序及公正审判等等。

脸书主页“Free Chang Weiping-常玮平”也呼吁公众以跑步、徒步等方式,每人为两千公里的路程贡献一公里,并将截图分享到社交平台,加上 #让常玮平重获自由#、#行走一公里自由常玮平#、#FreeChangWeiping# 标签。(脸书截图)

脸书主页“Free Chang Weiping-常玮平”也呼吁公众以跑步、徒步等方式,每人为两千公里的路程贡献一公里,并将截图分享到社交平台,加上 #让常玮平重获自由#、#行走一公里自由常玮平#、#FreeChangWeiping# 标签。(脸书截图)

一位参与过“厦门聚会”的另一位律师、不愿透露身份的常玮平的友人告诉本台,整个厦门案就是中国当局为了树立敌人、威慑民间社会,而故意制造的案件。

“这群人聚在一起,就是聊聊天、谈谈法制。他们的目的就是把任何有影响力、有活动能力的人投到监狱,把老百姓变成奴隶。各级机构毫无保留地对本来就没有的民间力量、一点点火苗都要浇上一车的水。但是我相信,天总会亮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但过程会很艰难。”

参与聚会的许志永、丁家喜律师也以涉嫌煽颠为名关押在山东临沂。许的姐姐许志玉29日公开质问当局超期羁押,未能保障其会见权、通信权、健康权等等。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