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出狱1年8个月 当局监控不断升级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继续遭当局迫害,出狱已有一年零八个月,依然受到严密监控。他的太太金变玲呼吁外界给予关注,要求中共还江天勇自由。金变玲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江天勇出狱快2年了,河南国保监控丝毫不松懈,对江天勇的管控步步升级。家门外设岗亭,电线杆上、房屋前后左右都有摄像头,到家里坐客的亲朋邻居都被恐吓、跟踪、拦截、盘查、甚至带走审讯。

10月30日上午,有几位亲戚到江天勇父母家看望老人。12时许,全家正在吃饭、说话,突然来了一群穿制服的声称查客人身份;问他们什么根据,回答说查疫情。带队的是灵山镇派出所警察张强,他们是被看守江天勇的国保特务叫来的。

“江天勇等于从小监狱回到了大监狱,直接就是软禁。”金变玲说,本身他刑满就应该有自由,去看医生、拜访亲朋好友,但感觉就跟当初陈光诚被软禁在东古狮村的情况是一样的。

“我觉得中国(共)就跟北朝鲜一样。也不知道当局为什么对江天勇看管得这么紧,到底害怕江天勇什么?生怕他跑了?”

江天勇于2019年2月28日刑满获释,被当局送回河南信阳市灵山镇老家。中共政府除了派人对江天勇进行24小时严格监控外,还阻挠他就医治疗。由于在狱中遭受非人折磨,他身体受到的损伤,至今无法得到良好的治疗。

“他身体也不好,根本也帮不上父母什么,提东西都提不动。上自家的二楼都气喘。”金变玲表示,江天勇就是一名律师,没做违法的事情,出狱后,不能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只靠父母种地种菜维持生活。

“他只要一出门,一二十个人就紧跟着他,搞得他心情很不好。他们还挑衅,想激怒江天勇,所以江天勇只能选择在家不出门。”金变玲说,河南当局严密看守江天勇,长年的维稳经费对于国保们是一个挣钱的好渠道,所以他们很卖力。但这些维稳经费,都是中国纳税人的钱。

江天勇于2004年开始执业,2005年受托代理陈光诚案。此后还参与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胡佳案、山西黑砖窑奴工案,并且代理了大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件。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江天勇担负起营救、关注和救助709律师及家属的维权和协调工作。但在2016年11月前往湖南探望被扣押的人权律师的家属后被失踪,2017年6月被以“煽颠”的罪名批捕,11月被非法判刑2年。

江天勇被抓后,他的家人不断受到官方的恐吓和骚扰。江天勇本人则在被关押期间,遭强迫服用不明药物,记忆力严重下降、身体肿胀、动作迟缓、浑身无力。多名被关押的709律师在获释后都证实,曾被迫服用不明药物和遭受酷刑折磨。

现在美国的金变玲说,她一边照顾女儿,一边鼓励安慰并为丈夫呼吁:坚持下去,我们总会有团聚的那一天。

“我是希望,美国对中共政府强硬些,中共政府说一套,做一套,什么依法治国、自由,实际在境内的老百姓没有任何自由和人权。”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江天勇.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