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穿越高墙 铁窗挡不了自由的灵魂

陈健民于去年4月被判监16个月,在今年3月刑满获释。(AFP资料图片)陈健民于去年4月被判监16个月,在今年3月刑满获释。(AFP资料图片)

「占中三子」之一的陈健民出席本台节目《自由穿越》,以他16个月的牢狱生涯细味人生。陈健民说,狱中他与书为友,思想穿梭古今。他说,高墙与铁窗挡不了无远弗届的自由思想。因公民抗命争取民主而被囚,他在狱中心安理得,300多日的铁窗生涯,只有两晚睡不安好。他说,倒是专权者作茧自绑。反问当今的特首「林郑月娥可以去哪里旅游?」陈健民同时寄望建立成熟的公民社会,认为由下而上,民众有份参与、有归独感的模式才能推动社会变革。

前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香港占领运动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在本台节目《自由穿越》中,以坐牢时所著的《狱中书简》,大谈在囚之躯如何穿越囹圄,继续奔向自由。

陈健民因2014年的占领运动,被判串谋公众妨扰以及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成。他提到在狱中的16个月里,自己心安理得,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因公民抗命争取民主成为阶下囚,所有没有太多困扰,但有两晚睡不著,一是第一天「入册」,二是2019年香港区议会选举的大日子。他说,狱中投票的感觉奇妙。

陈健民:很开心,因为我还可以去参与外面的事情。(狱中)只有五个人、即大概是10%(去投票)。

陈健民又回忆平淡的狱中生活,反而让他有时间好好阅读。他说,一天三餐,早午晚捉紧时间阅读非常重要。阅读使他体会思想的自由,纵使有监狱的高墙铁窗,仍挡不住他穿梭时空国界。

陈健民:他们(当权者)以为用高墙铁支就一定治到你们,但好像我们这种原因入狱的人,我们发觉这些是困不了我们,特别如果你愿意阅读的话,你可以走到历史不同的时间、不同地方,这种穿越是高墙与铁窗挡不了的。

他说,反而专权者才是作茧自绑,寸步难行。

陈健民:我觉得他们才不自由,你试想想,林郑月娥可以去哪里旅游?去甚么地方旅行?她敢去西方国家吗?她只可以大湾区、去中国,你说她的自由是不是少过我们的自由?

陈健民同时在狱中反思,代议政制的民主,仍然需要由下而上的参与。他举例,区议会产生后,居民的社会参与度反而减少。民意代表的区议员成为了居民的「代理人」,难以推动一个自下而上、全民参与的公民社会。

陈健民:我自己在大学毕业之后,做了几年社工,而我当时的工作,除了争取兴建一间医院,叫东区医院之外,第二个工作就是鼓励当地居民去参选区议会,是第一届的区议会,即1982年的那一届,我是助选经理来的。

他又说,建制派以「蛇斋饼糭」来笼络人心,区议员之间的竞争又窒碍了基本的深耕细作。当雨伞动运爆发,民主派才发现基层地区的阵地原来已经失守。

陈健民:社区在80年代之后,反而那种从下(而上)的参与减少了很多。去到雨伞运动,有些人说我们不应该只留在金钟,我们要返回社区深耕细作,但你就发觉很难了,原来那个领域已经失守,那个领域例如屋邨,居民看免费报纸、看大台、拿民建联的蛇斋(饼糭),一直滋养著他们,所以那个「蓝色」(建制派)世界就在基层的世界里。所以这一次(区选)是个很难得的机会,让我们这么多争取民主、支持民主的人,成为了区议员。我想那个工作的方法,是不是需要改变一下?还是走以往那套工作模式?即我是你的代理人,我会代你争取,我觉得这是有些问题,这样没有办法去营造公民社会。

61岁的陈健民于去年4月被判监16个月,在今年3月刑满获释。陈健民坦言,对重获自由感开心,在监房的日子艰难,但完全无一刻后悔,认为这是争取民主必须付出的代价。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