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警校学生批评中国遭整肃 基层警务人员也成维稳对象

2020年10月28日,因为在聊天群里说了「这个混帐的国家!混帐的教育」等留言,退役军人、甘肃员警职业学院新生蒋佩伦即被处分。(知情人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2020年10月28日,因为在聊天群里说了「这个混帐的国家!混帐的教育」等留言,退役军人、甘肃员警职业学院新生蒋佩伦即被处分。(知情人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甘肃一名公安职业学校新生因在同学群批评教育制度并指中国是「混帐国家」,遭校方严厉处分。知情人指这名警校生为退役军人,此前因遭揭发武汉肺炎遭警方施压。有前师生揭露国内警校黑幕,警校一方面压榨平民学生,一方面沦为政法系统「自留地」。

2020年5月,甘肃员警职业学院大规模扩招和高收费,被指肆意以警方的马甲割韭菜。(甘肃员警职业学院官方发布)

据隶属于甘肃省公安厅的甘肃员警职业学院周三(28日)的一份处理决定称,该校2019年扩招新生蒋佩伦,因在同学聊天群中散布「这个混帐的国家!混帐的教育」等留言,并有「侮辱烈士的言论」,对其处以留校察看的处分。

据了解,蒋佩伦的言论主要是针对教育中的不公问题提出抗议。而知情人告诉本台记者,蒋佩伦在网上的言论,仅仅还只是个人的牢骚,其实,他远没提及绝大多数平民家庭出身的警校学生的实际困境。

曾经当过警校老师的吴有水律师指出,大多数没有后台的警校学生,实际上只是成为「关系户暗箱运作的牺牲品」。

吴有水说:因为我以前就是公安学校的老师,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出来后会前途远大的,只有出来以后,找不到工作才知道,自己被骗了。最好的职业就是当保安,真正比如说,进到正式的公安中,要花很大代价。

而曾经毕业于某警官职业学校的黄女士也指出,这些所谓的警校,成了政法系统官员的「自留地」(地盘)。他们那些成绩不好的子弟们,以此作为跳板进入政法系统当公务员,但绝大多数平民子弟原本抱著一腔热血自费读警校,但实际上很难有进入体制的机会。

黄女士说:到最后考公务员,基本上都是在走关系了。我们那个时候,关系托得到的,身高不达标都没有关系。不认识人的话,你就算理论考试通过了,也会被刷下来。因为像我们同学很多基本上爸爸要不是甚么公安局副局长啊,要不就是在甚么司法厅当领导的。那基本上他们都会直接安排进自己的系统,或者进自己的关系户。我们寝室五个人,然后有两个关系比较硬的就进去了,你看像我们这样关系走不进的就没有用啊。我们那几个同学是关系户进去的,女的都要陪著领导去应酬啊甚么的。

尽管绝大多数平民子弟只是沦为政法子弟的陪读,但校方将成千上万的平民子弟「当韭菜割」(压榨),也是毫不手软。甘肃公安职业学院对扩招生的收费价目表显示,这个仅为3年制学历教育的学校,每学期对扩招生的学费、保险、服装等收费高达6501元人民币(约968美元),甚至连学校的小卖部,也以所谓学生创业的名义公开向学生们招标。

本台记者就此多次致电甘肃公安职业学院,但该校的多部电话一直拒绝接听。本台记者联络上了蒋佩伦的父亲,但他拒绝了采访。

据知情人告诉本台记者,蒋佩伦虽然是去年该校扩招的新生,但实际上他是退役军人,曾在西部战区服役两年,2019年退役后,因为官方的政策而决定入校读书。但是因为疫情等因素,直到今年5月才正式到该校的皋兰校区就读。

而该知情人还透露,蒋的父亲是张掖知名人权律师,父子俩都以敢说真话而被打压。今年武汉新冠疫情爆发之后,蒋佩伦因为在微信朋友圈要求国家支援武汉,并且提醒张掖市民当地有疫情,而一度被张掖市甘州区东街派出所传唤,并以「传播谣言」的名义罚款。但事后证明,当地确实已有疫情发生。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