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墨女”董瑶琼被软禁 抄习讲话

据知情人透露,“泼墨女孩”董瑶琼目前精神状况正常,但她被当地重点维稳,还被安排到乡政府抄写习近平讲话资料,处于半软禁状态。她表示,如果中共当局敢第三次关她入精神病院,她将不惜一切代价做一些事情。董瑶琼的同乡、湖南株洲公民王志华告诉大纪元,他在今年7月底与几位朋友一起到株洲攸县探望董瑶琼,和她交流了约一个半小时。期间,董瑶琼健谈、精神正常,把自己泼墨前后、两次被关入精神病院的遭遇和现状都告诉了他们。

泼墨后第一次被关入精神病院

王志华说,董瑶琼表示自己此前在上海保利地产做房产销售时,接触到一些红二代,她于是翻墙到推特了解红二代的相关信息,也发表了一些言论。

约半年后,她总觉得有人要来抓自己,但实际上又没有此事;她还发现有一个声音总是干扰她,跟她进行思维对话,警告她不要再发表有关言论。她了解到,自己应该是被“脑控”了。

2018年7月4日清晨不到7点,董瑶琼来到上海海航大厦前开视频直播,说“我以实名制反对习近平独裁专制的暴政,反对中国共产党对我实施的脑控压迫。”随后,她向附近的习近平画像泼墨,并呼吁国际组织介入调查。

(推特图片)
(推特图片)

王志华说,“泼墨之后呢,她本来想去美国大使馆,但是因为太早,去了大使馆门口没开门,她自己说不知道为什么,又走回(泼墨)原地,当时就被抓走了。”“上海公安就直接把她送到湖南株洲第三人民医院,就是精神病医院。”

董瑶琼告诉友人,被关押后第一次喂药时她拒绝,但遭强迫灌食,之后她便不再反抗。她所服的是“奥氮平”,一种针对精神分裂症的非典型神经安定药。

2019年11月19日获释后,她被送到攸县桃水镇母亲住处,出现因药物导致的发胖、痴呆现象,以致父亲董建彪在2020年1月2日与其相见时,都不敢相认这是自己的女儿。

王志华表示,董瑶琼第一次出院后还有相对的自由,她去了北京和佛山打工,过程中被当地政府人员“劝”回攸县。

第二次被关精神病院

今年5月,董瑶琼出现失眠、情绪不好的现象。母亲发现后劝她吃药,并配合当地国保,于当月5日再次将她送入株洲市第三医院。

“这一次应该不属于非常强迫的,”“董瑶琼自己说,她觉得也需要调理一下情绪啊,心情啊,所以也没有反抗。”王志华说。但是,当时中共正要开两会,不排除关押她以维稳的可能性。

两个月后,董瑶琼出院。网上有报导称,她这次出院后病情更加严重,出现尿失禁、夜晚疯狂喊叫等症状。但王志华表示,这些消息应该是不实的。

“有发胖,我亲自看到她的脸是发胖的,当时放出来的时候形神是呆滞的,这是事实,我7月底跟她见面的时候,这个呆滞现象就没有了,肥胖还是有,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出去见人。”他说,“我们大概跟她交流了一个半多小时,她一直很健谈,把自己的前因后果说得非常清晰。”

处于半软禁状态 被要求抄习近平讲话

王志华说,董瑶琼目前处于被半软禁的状态,她的护照是无效的,微信和推特账号虽然还存在,但发任何消息都会被当地国保知道,所以她无法发声。

外地朋友想去看她也非常不方便,“我们原来也有一些网友去过乡下看她,到之后只见了一个面,就被她母亲赶走,因为在她母亲心中像我们这些人都是把她女儿带坏的。上次我们去看她的话,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状态下见到的。”王志华说。

“如果正儿八经去见的话肯定会受到当地村民的驱赶。当地村民是公安布的眼线在这里,交代不要让外地人进入,这是很正常的,在中国这种维稳的形式之下。”

王志华还透露,当地对董瑶琼采取了特殊的维稳措施。“非常讽刺的是什么呢?她当年是泼的习近平的墨,现在乡政府安排她在当地政府抄写一些习近平讲话的资料,还可以领点工资。”他说,“没有职位,就是维稳手段嘛,一个是让你在乡下有点事做,不要乱跑乱动。”

王志华表示,董瑶琼自始至终明确自己没有精神病,只是曾被脑控,现在已经解控。“她说:如果中共再敢第三次关她,她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做出一些事情来。这是她的原话。”“而且她还说过一句这样的话:如果2022年习连任的话,她就彻底失望了,就只能跟习比命的长短了。”

王志华认为,相比较之前勇敢的泼墨行为,董瑶琼现在的状态比较消极,她目前所处的环境也“会毁掉她的”。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