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贪污的钱是怎么算出来的

法院判了不算,官媒突然搬出任志强来批,北京日报发表“且看国企领导任志强的贪腐面目“,这有什么来头吗?有分析认为一则五中全会临近,习近平要强压住党内尤其红二代的不满情绪;另外一个很明显的就是回击民间对任志强被 北京法院以贪腐定罪的怀疑。

任志强被以贪腐案治重罪后,中国民间多不信,因为任志强在位时被多次查过帐,辞去总裁时也被北京当局专门做过审计,并宣布帐面清楚无疑。

任志强案跟一般人不同的是,独立学者邓聿文认为任志強有四重身份:亿万富豪地产商、红二代、王岐山密友以及公共知识分子。任不仅在中共党内外颇有人脉。更重要的是任志强的“大炮”性格,他把对当局或对习近平本人的不满毫不掩饰地列举出来,对习近平治理疫情严重失误发出一连串质疑,最后形容其不过是一位脱光了衣裳还硬要做皇帝的小丑。对一位权高位重,党内无敌的习近平,这样的批评不只是冒犯,简直是蔑视。

任志强以前也说过批评习近平的话,习近平视察媒体是,要媒体姓党。任反驳,媒体姓党,“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了!”任为此被留党察看,但这次不一样,他是在剥习的画皮。红二代出身的任如此蔑视他,且周围有王岐山这样的朋友,习预感到一种被红二代群体敌视的危险。

许多人正是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任志强为什么被判得如此重,习大有让任志强牢底坐穿的杀气。但是,习不敢向毛泽东那样给敌手或意见人士扣上政治犯的名义,他害怕那样反而会使他们的形象变得崇高,他要把他们搞臭,搞臭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设法找出这个人的经济问题。在如今中共官员贪污成风的背景下,安上这样一个罪名就会大大减轻敌手的政治效果。

『北京日报』的努力没有奏效

但这件事做得并不成功,“任大炮“同习的前对手薄熙来周永康不一样,他还是一位公知,他对中共的本质有相当认识,而且他敢于把自己的声音放出来。任的言论因为广为人知的缘故,民间便不相信当局给他定下的四大罪,在他们看来,就一个罪名:冒犯了习近平。

这大约就是北京市委党报『北京日报』急于在中共五中前“肃毒”的原因,文章列出一大堆细节,想使中国人相信,任志强是一个真正的贪污犯。

『北京日报』的努力没有奏效,民间照旧不信该报称任志强在国有华远集团先任总经理,后任董事长年间,一人独大,所以为他“肆意贪腐”奠定了基础。利用职务便利受贿及挪用公款涉案总金额超过人民币2.2亿元。

北京日报的报道不过是写得长了些,多了些细节,但毫无新意。有人一下就指出了要害。前『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对中央社表示:官方应先公布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对任志强的离任审计报告。这份报告当年得出的结论是任志强不存在任何贪腐问题,如果这次北京法院指控的罪名属实,那不是在证明中国官方自己在欺骗自己,当初对任志强退休时的离任审计报告是假的吗?关键的问题,官方至今不敢公布这份审计报告。

北京日报的报道出来后,一位北京商界人士对中央社表示,他 许多朋友都不相信对任志强贪腐的指控,只能说任志强因言入罪。官方列举的一个“重要细节”是任志强以签订虚假合约方式,给儿子拨去3640万元,同一商界人士认为,任志强疼儿子在中国商界是出了名的,但以他家里几亿、十几亿元的财产,拨个3000多万给儿子,“需要这么费功夫吗?”

亲北京的『多维网』13日刊出一篇『涉案2.2亿的任志强是如何逃过中共审计的,是如何算出来的?』也对这笔“贪款”大惑不解。

报道引述任志强本人2011年12月30日在微博发文说,“拿到的审计报告说明自己没有任何个人贪腐腐败问题,可以放心卸任了”。

文章继续:中国党政事业单位‘一把手’在离任时,按照法定程序,必须由审计机关对其任职期间是否存在经济上违法违纪问题进行审计。文章称,任志强在位时曾经历过四次审计,最后一次也没有任何负面的问题。

『北京日报』这篇报道似乎失去了涂黑效应,中国社交平台微博上绝大多数评论信息只看到评论数量看不到评论内容。为什么呢,那些评论里的话恐怕不好听吧?

更微妙的是,『环球时报』胡锡进发推文本意在跟进『北京日报』,但明显暗示了任志强涉及的是政治对抗问题。

经济罪同“嫖娼“一类罪名被指是中共打击所有敢于反抗大小对手的手段,以为安上这样的罪名,就像胡锡进说的,屁股底下就不干净了。但民间的逻辑不一样,因为任对习近平的批评广为传播,人们对任志强一案的理解更不一样。

观察人士指出,北京当局对任志强的审判是一次秘密审判,没有律师辩护,没有当事人的公开辩护的说法,完全是凭着一面之词—当局的权利定罪。官媒要为任志强硬安上贪腐之罪,恐怕不会容易。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