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强:在成都· 蒙恩札记(第八篇)

2020年10月11日(主日),早上8点40左右,就有人敲门,我问是谁,门外的人回答说是警察。我说请告知你的姓名、警号和所属单位,并且说明找我有什么事情。门外的人不回答,只是高声叫开门。

我回答他们,上个礼拜天已经清楚地告诉你们,请你们不要礼拜天来打扰,如果你一定要来找我,请办妥手续将我带走。请问你是谁,有没有带手续?

门外的人不答,开始大力地砸门,估计是用脚大力地踹门。我们住处的大门是木头的,当他们大力踹的时候,有一点变形。我当时的感觉是他们似乎想要破门而入。

我打了110报警,告知有不明身份的人在砸我们家的门。打了几次之后,110告诉我来的人就是警察。我告知他们没有按照程序、合法地对待我,一直在砸我们家的门,并且不告知我身份,我申请现场督察,来确认他们的身份,并且确保他们合法执行。

后来又打了12345投诉。然而,都没有什么作用。砸门、踹门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

后来,有一个我能认出声音的成都市公安局的许警官来了,我隔着门和他对话,他说今天是带了手续的。我问是什么手续,他说是传唤。我问传唤事由是什么,他说是“寻衅滋事”。我说那我相信你,请你不要说谎,我马上开门。

开门后,青羊区公安分局的王警官把一张纸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就收起来了。我只看到我的名字,其他都没有看清。我请求看清楚传唤证,但是他不给,然后伸手拉我,要带我走。我当时穿着拖鞋,我请求换上皮鞋或运动鞋,他很严厉地拒绝了。

几位便衣警察,没有一个人在现场向我出示警官证,一起催促我马上走。这个时候,王警官进到我的房间里去了。我换上了鞋子,跟我的妻子大声的告别,我告诉她:不要和他们发生任何的争执和冲突。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被带下去的时候,王警官到我的房子里做出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威胁我的妻子,而且大声的呵斥我5岁大的儿子。这是我从派出所回家以后才知道的。

当时,我被带到草堂路派出所,在纠纷调解室接受了四位警官(市局许警官,青羊分局王警官、张警官,派出所宋警官)的询问。

负责问话的主要是分局的王警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1,关于我在推特上转发的一条为王怡牧师代祷的信息;2,关于教会的主日崇拜和其他情况。 他反复问我:转发这条信息是什么意思?(回答:没有什么意思。)“愿抵挡者、逼迫者们早日悔改”是什么意思?谁是抵挡者,逼迫者?你为什么要转发?转发是不是表示赞同…… 后面这些问题,我回答了一次,然而他后来又反复问的时候,我就不想回答。我心里很清楚,他们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限制我不让我参加教会的主日崇拜,他们问我的问题也都是找借口消磨时间。所以我就不想跟他多说什么。

王警官说,我跟王怡牧师也谈过,你的表现比他差远了,你有什么不敢说的,你怕什么?我就回答他,我真的好害怕,所以我什么都不敢说。 我对他们说:我已经说明了这条推特是我转发的,如果有什么法律责任,我愿意承担。法律要管的是行为,至于你问的关于我内心的想法之类的问题,这不是法律该管的,我也没有义务回答你。 在这个问题上谈不下去之后,又问:如果我们今天不带走你,你要做什么?(答:主日敬拜。)和谁一起敬拜?在哪里敬拜?谁召集的?十一奉献是怎么收取的?…… 我概要地回答:这些与你们今天带我来的事由无关,我都不回答。

后来,市局的许警官向我表明两点:1,秋雨圣约教会是成都市相关部门明令取缔的,我们一定会执行到底,不会给你们教会任何生存空间;2,成都不欢迎你,只要你还在成都,我们就会让你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人也见不了。

他们后来的主要时间用在劝我离开成都。他们用了各种方式“开导”我,“启发”我。他们所用的修辞的手法让我感到很羞愧,因为我在传讲福音的时候很缺乏那样的一种生动和活泼。我印象很深的是他们讲的三个比喻:

1,他们说,从2018年12月9日开始,成都就给秋雨教会设置了一圈高压线,任何人在这里就会碰到高压线,不停触电,你为什么要跳进这个小圈圈里面来,自己去碰高压线呢?

2,他们又说,你们服侍上帝的人不是像飞行员吗?飞到这里是服侍,飞到那里也是服侍,为什么你哪里都不去,偏偏要飞到禁飞区呢?而且你到了禁飞区为什么还不赶紧飞走?

3,他们又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印泥盒说,全国随便哪一个城市都不会限制你去,成都这个地方已经给你升温了,早就是高温了,都已经烤红了,为什么你还要投进来做热锅上的蚂蚁呢?

我今天给出的回复非常的简单:因为我是这间教会的长老,我的弟兄姊妹在这里,我是按照上帝的旨意回到成都的。

他们反复强调秋雨圣约教会是被取缔的,不可以以其名义开展活动。我回答说:教会是属天的,不是任何一个地上的势力可以限制其存在的。我们在这个城市里只是信上帝、传福音,你们为何容不下我们的存在呢?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中央层面的压力给你们,为什么你们不可以“枪口抬高一公分”呢? 他们的回答是:你放弃幻想吧!我们绝对不会给你们教会任何的空间,只会不断地挤压你们,我们不会“枪口抬高一公分”,只会瞄准射击。 差不多到了十二点,临结束谈话前,许警官最后对我说:李英强,你要想一想,怎么样才能更好的服侍主!

在他们开车把我从派出所送回家的路上,还在不停地劝我识时务,要有长远眼光等等。 我必须诚实的说,今天的谈话过程中,我内心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继续住在成都?其实这一个多月来,上帝藉着所发生的一切事,都在问我这个问题。

以下是今天上午在派出所和下午回家以后想到的,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我没有跟警察说的,不过我相信他们也能够看得到: 我们回到成都是为了牧养教会,上帝把许多的百姓放在这间教会,而牧师又被上帝带到“监狱神学院”去进修,作为教会的长老和牧师助理,我理所当然要回到成都来牧养群羊。要牧养群羊,首先就需要和羊群在一起。羊在哪里,牧人也在哪里。羊群在旷野中,牧人也在旷野中。羊群在风雨中,牧人不能安卧。羊群面对豺狼虎豹,牧人自当守卫。我所当作的,就是按照上帝的旨意照管群羊,“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 ”除非上帝挪去我的重担,我不能够违背祂的旨意,为了个人处境的改善而放弃我该担负的责任。

至于我和我的家,要面对的一切艰难,乃是与上帝的这个托付紧密连接在一起的,上帝所掌管、量度给我们,要让我们所经历的一些成长所必须的功课。

在今天这个时代做传道人,做主的工人,就是要面对随时被传唤,随时被看守,随时被搬家,随时被拘捕,乃至随时被杀死的危险。生死祸福,操于主手。若没有主的许可,我相信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上帝的儿女。若主将苦杯递给我们,我们岂可不喝呢?

什么是服侍主呢?乃是照祂的意思而行,不是照我的计划。为主的名受苦,为基督的教会受苦,这是基督徒都渴慕的福分。我们需要警惕的只是,在这其中随时可能会发动的血气,随时可能会滋生的骄傲。我若因为所受的苦,而自以为有价值,或者因为自己的坚持而自以为有功劳,那就是我的罪了。

所以,从今而后,我会放弃通过沟通让成都警方了解教会、放松对教会的逼迫的幻想,老老实实地在成都接受一个秋雨圣约教会的会友和长老会得到的任何待遇。求主赐给我从祂而来的信心和恩典,在这种不自由当中享受属天的自由,在这种动荡不安中享受属天的平安,在这种常常的流泪和痛苦中去享受属天的喜乐,不仅去爱这城里我们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的家人,也去爱这大城里千万失丧的灵魂,也去爱那些看守我们、跟踪我们、传唤我们、拘禁我们,甚至那些威胁我们的妻子、逼迫我们的孩子,让我们在这里住的很不舒服的那些人。

2020年10月10日的中午,我下楼倒垃圾的时候,看见他们在我们楼下搭建了一个板房,看起来他们做了长期看守我们的准备。我看见了,就回家告诉妻子和两个孩子,我们一家人兴高采烈地去参观了我们新邻居的小房子。

2020年10月11日的晚上,我们在家庭敬拜的时候,每个人都分享了自己一天下来的感受,感谢主安慰了我妻子和孩子受惊吓的心灵,也使我们从一种血气和愤怒中回转,转而依靠主,于是我们一起唱: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和诗歌, 仇敌起来推我要使我跌倒, 但耶和华帮助我, 用右手高举拯救, 使我坚立在宽阔处赞美主!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