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全会前党内有异声

中共将于10月底召开19届五中全会,在全面向左,战狼文化浸淫下,深圳前市委书记厉有为发表『路在何方』,指出在中美冲突下中共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错误”;而另一位前外交官,现供职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的袁南生,则直指要警惕战狼文化,别误以为中国碰上了与美国竞争霸权的历史性机遇。

两人的文章背景处处不离中美冲突,然而厉有为重在内部,重在经济,袁南生则忧心中国的国际环境,强调切忌战狼外交。

中共10月26至29日将召开19届五中全会,预料会中将讨论『十四五规划』,为未来五年的经济规划定调。厉有为这篇题为『路在何方』的文章,9月21至22刊载于香港亲北京的『文汇报』,从经济角度谈中国的前途。在民心不稳,中美冲突,尤其民企没有安全感,生存陷于困境、公私合营的舆论再度兴起的背景下,厉有为警告,“左的错误”对中国发展危害性最大。

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厉有为指出有两条路径,一条是按市场经济规律、民营和国有优势互补;而另一种是政府主导,以行政手段为主配置资源,“给国有企业下指标,把优秀的民企吃掉”。现在中国正站在选择的十字路口。

中国民营经济生存艰难,安全感弱,厉有为指,国家大法只承认公共财产不可侵犯,“能否以法律确保私人和公共财产,都神圣不可侵犯?”厉有为还反问,要以阶级斗争的方式,还是法律和行政手段的和平方式,解决不同利益诉求?

面对中美对抗的局面,厉有为说,有人指美国等待中国在外部压力下犯错,自己垮台,“我认为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错误”。

厉有为强调关键时刻最重要的是稳定民心,尤其是企业家的民心,“使他们觉得他们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都得到政府法律的确实保障。”

厉有为的文章引起关注,『南华早报』引述分析称,厉有为的言论可能不只是代表自己,也代表中共党内其他自由派人士的想法。

另一篇文章似乎也有点代表中共党内自由派人士的意味?这是前中国外交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外交学院原党委书记袁南生9月25日发表的『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后中美关系的思考』,文章重点在讲中国的国际处境。在指出中美关系回不去了的大前提下,强调“中美关系需要 维稳”,指出要防止战略误判,尤其要防止对美国的误判,误以为美国已衰落,误以为全球抗疫战役已提出以他国取代美国来承担全球“领导责任这个历史性任务”,误以为中国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役中最先受到冲击,最早走出疫情,是给中国带来了与美国竞争霸权的历史性机遇。

中美关系已经败坏到如此地步,作者列出的现象却在中国对外交往中比比皆是:“对话”变成了“对骂”,以为美国衰败,中国已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取代美国指日可待;鼓吹“必战论”,“中美必有一战”,“中日必有一战”,中印、中越、中韩、中菲必有一战等等。把轻言战争与爱国画等号,煽动民意,民意绑架外交。

作者警告切不可“坐井观天”,陶醉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实,“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中国GDP就已名列世界第二。”1927年军阀混战时期,“中国的国富居然列在全世界第三位,在德、日、法之上”,1949年,才下降至第四位。

袁南生说,“几千年来,中国是世界上最有资格的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先后三次名列第二,一次是明代以前,一次是近代史上被英国赶超,一次是现在这个时期。了解这些情况,有助于保持清醒的头脑。”

怎么办?作者认为应该坚持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在他看来,“外交上的“韬光养晦”是指用谦逊的姿态与他国交往,而不是咄咄逼人,强人所难。有人认为韬光养晦就是“缺钙”、软弱,这完全是误解。跟人打交道,把刀拿在手上,人家是什么感觉?“

”打外交仗,不在于嗓门大,不在于是否亮剑,而在于是否在理“。” “中国外交应该‘强起来’,而不是单纯地‘强硬起来’”。他表示。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