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以来首例教师钉牌 DQ魔手伸至教育界

教育局引用殖民时期打压左派的条例,首次以专业失德为由取消一名教师注册。当局指其有计划地散播「港独」信息。但此前,教育局内部已有「不寻常」的人事调动,引起教育局常任秘书长是否已变成DQ主任的质疑。有教育界人士形容是黑箱作业,由教育局一手包办,由行政决定专业资格的解除。而该教师面对极为严重的惩罚,与犯刑事案同等对待。

教育局周一晚(5日)以严重专业失德为由,取消一名教师的注册,指该名教师在其设计的校本教案、教学材料及工作纸,「有计划地散播港独信息」。

不少教育界人士对局方取消教师资格感愕然,指过往大多同类个案都是因教师被判刑事罪成立,惟今次却因为政治原因,被教育局直接「DQ」。翻查资料,今次事件发生前,教育局高层频现人事调动,当中就包括「DQ」教师的常任秘书长。

根据《教育条例》第47条,常任秘书长如认为教员不称职、或违反教育条例任何条文等情况下,可取消任何教员的注册。而常任秘书长重要一职,就由李美嫦于8月初调任。李美嫦原本任职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常任秘书长(财经事务)一职并不足一年就被调回教育局。而她曾于2009年起,出任教育局副秘书长一职近5年。

而另一掌管学校发展及行政科、审核全港学校人事升迁及处理教师投诉部门的副秘书长职位,就一改多年来由教育职系人员出任的惯例,数月前由特首林郑月娥的旧部、资深政务官(AO)杜永恒「空降」。教协会长冯伟华曾经形容调动不寻常,担心杜永恒或身负政治任务。

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周二(6日)接受本台访问,坦言不知事件由哪一名官员负责,决定的流程如何,他形容过程黑箱作业,由教育局一手包办,由行政决定专业资格的解除。

叶建源说:程序是如何等,完全是不明朗。所以整个问题不是单纯某一个官员的问题,而是制度上出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一般专业资格的取消其实要经过非常严谨的程序。由相关专业组织,运用法定权力,亦经过很严谨的过程及制度才能达至这个结论。但现在由教育局一手包办,完全用行政决定专业资格的解除,所有专业行业都不会这样做。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向本台表示,教师投诉个案一般来説会由学校自行处理,如教师遭投诉便由其上级(即系主任)处理投诉,直至校董会无法处理相关投诉才会转交教育局处理,但自去年7月起,教育局开始主动介入教师投诉。据他了解,昔日学校并不处理匿名投诉,但现时不论是匿名与否、只要涉及教师投诉将一律由教育局处理。

另外翻查资料显示,过去10年有98名教师被教育局取消注册资格或拒绝申请,但主要因为触犯性罪行、与性有关的罪行或欺诈等罪行。而且一般来说,当局都会在审讯完结后,从审判结果及判词等资料审视其教师资格。而教育局辖下的教师注册小组,目前有13位人员负责处理教师注册申请事宜。

不过今次,该名教师不涉任何刑事等罪行,就被取消注册。叶建源批评,今次是非常严重的惩罚,取消教师资格后不但不能再教书,根据条例,未来更有可能不能再踏足校园。

叶建源认为局方令该名教师负起这个「罪名」是不恰当。他指该张工作纸的教育主题是言论自由,并只是用了当时热门的「港独」议题做例子,主题并非「港独」本身。他亦不见老师有意欲要学生同意「港独」,亦只是偶尔一次使用工作纸,因此不认同是有计划散播「港独」。

就此,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批评教育局无认真听取有关教师的答辩就判决,稍后会协助教师进行上诉。而在今次事件,有九龙塘宣道小学的家长不认同局方手法。其中刘先生不相信该教师宣扬港独。

另一方面,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二(6日)出席行会前见记者,她形容是次个案严重,是首次以专业失德为由取消教师资格,影响其终身职业。她强调不容许港独及违法意识渗入教育,并重申教育不能是「无掩鸡笼」,需要有人把关。

针对是次个案,林郑月娥说就学校监管不力,已向校长及副校长发出谴责信。而个别老师并无深究工作纸便使用,同被发书面警告。

九龙塘宣道小学校董会周二发声明,表示该名老师已离职,不便回应,并说会尽力确保校园保持政治中立。

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同日联同李美嫦等见记者,杨润雄重申事件不单是单一工作纸问题,称涉事教师引用大量、包括涉及非法组织的材料,引导学生讨论港独。

李美嫦说:如果案情严重及有实质证据、亦包括损害学生,我们会考虑取消其注册。而在这个个案中,有关教师虽然没有干犯罪行,但由于案情非常严重,直接影响及损害学生,我们是根据《教育条例》取消他的注册。

教育局在记者会上多番提及的《教育条例》,其实早于100年前已成立。本土研究社早前翻查解密档案发现,以前的教育条例以教育原则爲主,直到1952年开始条例进行多番修订,当时港英政府承认修订具有「打压左派」的政治目的,并非以教育原则为首要考虑。

阿凉对本台称现时常务秘书长为殖民时期教育局局长权力的延伸,在《教育条例》在多番修订后,条例细节有很多含糊的地方,变相赋予常务秘书长掌控「生杀大权」。

本土研究社阿凉说:当时常秘可以判断一个校长或老师,是否合符公衆利益、或合适、令人满意,而这些字眼都是「很虚」。解密档案也説到,《教育条例》当时的坏处,他们(港英政府)当年觉得是坏处,就是因爲条例太「虚」了,有很多含糊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就成爲常秘去决定何爲合适的空间。

另外,《香港电台》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学校校董会于今年4月向教育局提交校内调查报告,结论指没有教职员宣扬港独,校方日后会加强监管及改进教材,但学校并无处分任何教师。不过学校于今年6月接获教育局指投诉成立,6名教职员行为失当,并要求他们7天内回应投诉。

翻查该张涉事的工作纸,该工作纸名为「不能逾越的红线」,要求学生观看前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的访问片段,再要求学生作答「什么是言论自由」、「提出港独的原因是什么」等。另外亦问「没有言论自由,香港会变成怎样」等。而该张工作纸,早于去年九月于网上流传。

亲中传媒《大公报》当时亦作抨击,写上「『黄师』向学生落『独』」。另外,前特首梁振英牵头的「803基金」更申请司法覆核,要求公开被投诉教师名单。

去年6月到今年8月,教育局接获247宗关于教师在社会事件中涉嫌专业失当的投诉,目前有204宗个案大致完成调查,其中73宗不成立、33名教师接获谴责或书面警告、另外37名教师收到书面劝喻或口头提示。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港版国安法.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