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展:访民是这个国家的伤疤

不论这个国家多么富有满满的正能量。到处都在宣传“厉害了”的价值观,高楼大厦力证自己已经类似进入现代化,洁净的街道似比肩法治城市型国家,用彻夜不熄的灯火营造繁荣的氛围。但总有一群人,用不合时宜的风格来证明这一精心打扮的华美的国家抹不去的伤疤。 

这伤疤是访民用自己满脸的愁苦、无奈、彷徨、恐惧的表情凝聚而成。他们被一个名字“访民”集体代替,来被刻意地隐去了单个人的名字。这个名字带着某种贬抑性。代表着他们是不具有社会地位的存在。代表着他们寻求的公正不被人们关注,因为他们只可能来自于这个社会的底层,连中层都不是。他们是可以被随意被主流抛弃的、可以随自己的喜好关注或者被忽略的,可以调侃的或者看心情要不要同情的,被人们精神虐待的人群。 

他们好像放弃了尊严,因为尊严对他们没有意义。他们有的人自己給自己戴著個大高帽子。有的人穿著寫著「冤」字的衣服。有的人穿一身白的孝服站在信访办的门口。他们成群结队,有时候吵吵闹闹,完全一幅与本国最高意志不一致的“不顾大局”的腔调。他们用服从统治来证明自己的服从、用不公的遭遇来为自己寻求各种出离行为的支撑。 

然而,这种服从和恐惧没有带来多少好运,问题得到妥善解决的屈指可数。他们用三年的时间来相信政府,用五年的时间来相信有一两个好心的官员,用十年的时间来表达对黑暗的抗议,用二十年的时间来证明自己从不会忘记和放弃。他们终于把自己的生命变成一本在本国不可能实现幸福的教训手册。 

哪怕他们听从、服从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包括国家机器是统治者的工具这样的治理理念,证明了在这样一个承诺会充满了“富强、民主、文明……”的文字变成了掩饰。 

他们是一群满身散发着寒酸气质的人。他们用沉默的聚集来代替已经干涸的哭喊、挣扎、斗争、血泪寻求给自己一份公正的期盼,哪怕这种期望已经变成了没有指望。 

他们的故事每个人都有。关于房子、关于土地、养老金的不公。但在一个道德统治的民间,这些不公不能引起同仇敌忾,因为道德天然是一个谁也不能战胜谁,只能互相碾压的迷局。所以,在争夺道德制高点的人群里,他们复又被添加道德的审视,如果道德不过关就不该解决他们的问题似的。 

他们值得关注吗?有的人说他们毕竟是这个国家的少数群体,但能因为大多数的楼房没有着火就不去救一幢大楼的着火吗?我们解决的问题总是少数人的问题,不去关注单个人的苦情,对于大多数人的追随就是违背良心的。事实是在这个国家大多数人的问题都不被关注。 

访民的存在,如果被人们因为熟视就无睹,就陷入了感情的麻木。麻木是一种危险,是堕落的方向。访民的问题,是这个国家不能忘记的问题。我不认为因为访民自身存在的问题,就能以此为借口选择放弃解决他们的问题。因为,我们同样没有一个人可以从人性、道德方面经得起检验。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