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专制 白俄民众的抗争与40年前的波兰团结工会运动

白俄罗斯民众游行示威要求卢卡申科下台。(2020年9月27日)

白俄罗斯民众游行示威要求卢卡申科下台。(2020年9月27日)

白俄罗斯民众要求卢卡申科下台的示威活动持续了将近两个月,抗议势头至今不减。恰好在40年前,著名的波兰团结工会运动诞生,从而推动了波兰和东欧共产党政权最终垮台。白俄罗斯民众如今反抗专制政权的抗议示威让许多人想起当年的波兰。

抗议势头不减 迫害变本加厉

9月27日星期天,白俄罗斯各大城市民众再次走上街头示威要求卢卡申科下台。当天是抗议活动进入第50天。8月9日白俄罗斯总统大选后爆发的抗议示威活动丝毫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许多白俄罗斯独立媒体报道,在首都明斯克,当天参加抗议示威活动的人数仍然能超过10万人。

上个星期9月23日,为了躲避抗议活动,卢卡申科为自己秘密举行了总统就职典礼。典礼没有现场直播,白俄罗斯官方事后发布了有关视频和图片。与中国和俄罗斯完全不同,一些波罗的海国家都拒绝承认卢卡申科是白俄罗斯的合法总统。

但白俄罗斯政治学者卡尔巴列维奇说,在与示威民众的对峙中,卢卡申科似乎又重新找回自信,他感觉到自己将成为胜利一方,因此开始更多迫害行动,未来可能变本加厉,这包括开始清洗同情和支持示威的国家机构,官方宣传媒体的工作人员,打压支持示威的体育界,工会等各界人士。

目前每次抗议示威活动都会有大批人士被捕。白俄罗斯著名人权活动机构“春天”表示,在星期天的抗议示威中,有多达300多人被捕。在西部的格罗兹诺和其他几个大城市,军警星期天动用了催泪瓦斯和震荡炸弹驱散示威民众。

由反对派人士组建,试图推动白俄罗斯和平移交政权的协调委员会的许多主要成员目前或是被捕,或是被迫逃亡国外。白俄罗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西耶维奇也是协调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卢卡申科一度曾想对她下手,在一个多星期前形势最紧张的几天中,十几个欧盟国家驻白俄罗斯大使在阿列克西耶维奇在明斯克的住宅家中彻夜驻守,保护和阻止了卢卡申科的秘密警察逮捕这位诺贝尔奖得主。

民众抗争勇气如同团结工会

面对专制政权的打压迫害,白俄罗斯民众坚韧不拔的抗争精神和勇气更让越来越多的人敬佩,也让很多人联想到了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白俄罗斯民众示威正好赶上了邻国波兰在8月和9月举行各种活动,纪念曾经改变波兰历史的团结工会运动诞生40周年。波兰总统,总理和其他高官都参加了这些纪念活动。波兰中央银行和国家邮局为此专门发行了纪念银币和邮票。

许多波兰媒体人士为此特别把1980年的波兰8月与2020年的白俄罗斯8月相比较分析。9月26日星期六在华沙波兰国家体育场举行的支持白俄罗斯民众,与白俄罗斯团结的大型音乐晚会上,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现场发表讲话说,恰好在40年前,团结工会运动在波兰诞生,从那时起,波兰民众向专制政权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说不。他说,40年后的今天,白俄罗斯民众为争取自由而抗争,波兰应该与白俄罗斯共同站在一起。

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波兰与白俄罗斯在历史和文化上拥有密切联系,波兰民主运动历史无疑对白俄罗斯能产生重要影响。但更重要的是,今天白俄罗斯的抗议活动就如同当年团结工会运动一样,都从社会基层开始,反映了民众对专制政权的真正不满,这让许多官方宣传苍白无力。

尼科里斯基:“这就如同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一样,当团结工会运动兴起时,你无法说这一抗议活动受到西方支持,因为参加活动的人都是普通工人,领袖瓦文萨更是普通电工,这同西方没有任何联系,让官方宣传不攻自破。”

尼科里斯基说,共产党政权对待抗议活动时,经常把知识界人士流放到国外。但面对几十万和上百万的普通抗议工人,执政当局当时毫无对策。他说,在当时的苏联时代,每当听到波兰的列宁造船厂,或是巴黎公社造船厂的工人罢工抗议时,类似的字句都能对当时的苏联人产生冲击作用。

波兰总统杜达9月25日访问意大利和梵蒂冈教廷时,也特别同教宗和其他高级神职人员讨论了白俄罗斯局势,团结工会诞生40周年,以及已故的波兰籍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今年诞辰100周年等议题。约翰保罗二世成为教皇后,从1979年起曾多次访问波兰,对绝大多数信奉天主教的波兰工人来说,教皇的访问当时都起到了鼓舞作用。

波兰经验:工人、知识界与教会联合起来

1980年7月初,因为不满工人食堂食品价格上涨,波兰几个小城市的工厂工人开始抗议罢工。罢工运动随后蔓延到了大城市,以及波罗的海沿岸。许多军工企业和交通行业等纷纷加入。当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的工人在瓦文萨的领导下在8月中旬宣布罢工后,罢工活动达到高潮。罢工工人除了提出增加工资和休息时间,改善工人待遇外,也加入了更多的政治诉求,包括要求当局允许工人享受罢工权和组建独立的工会等。

许多波兰历史学家说,二战结束,共产党在波兰执政掌权后,波兰人争取自由的抗争行动就从未停止,但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特点。60年代的抗议活动主要以大学生和知识界为主,但工人并没有加入进来。到70年代时,抗议活动以工人为主,但知识界当时却在旁观。与此同时,70年代时,波兰已经开始出现一些由知识界人士组建的争取波兰民主自由的小团体,包括捍卫工人委员会等,尽管它们势单力薄,但却为波兰后来的民主转型打下基础和培养了人才。

1980年夏季的罢工活动开始后,工人和知识界两个阶层都意识到,这两股力量必须联合和团结在一起,那样才能取得胜利并避免被专制政权各个击破.这导致首都华沙等大城市的知识界人士在8月后纷纷加入工人罢工活动,他们为罢工工人出谋划策,为被捕的罢工工人提供法律支援。稍后,波兰天主教力量也汇入到了抗议浪潮中,团结工会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当时的波兰共产党政权在民众抗议压力下终于让步,被迫在1980年的8月末和9月与罢工工人代表签署协议,满足罢工工人条件,并承认团结工会合法。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