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中国对王藏发动种族灭绝战争

王藏被与孩子的合照曾经使他被以涉嫌“寻衅滋事”传唤。(照片来自王藏推特)王藏被与孩子的合照曾经使他被以涉嫌“寻衅滋事”传唤。(照片来自王藏推特)

中国异议诗人王藏(本名王玉文)被中国当局以涉嫌“煽颠罪”投入牢狱,其妻儿也纷纷受到株连、逮捕、跟踪和监控,引发公众愤慨。作为王藏从未谋面的文友,旅德异见作家廖亦武9月21日在脸书上发布《一个庞大帝国对一个渺小诗人发动的种族灭绝战争》一文,控诉王藏家族受到的残酷打压。

廖亦武指出,王藏的罪证是2014年至今的网络文字,有大量先锋诗歌包括《入狱》、《杀人狂》、《厌恶呼吸》等刀锋般的作品让习近平总书记及其鹰犬获得“共鸣”,令网络管理员深感冒犯。

激起一片哗然的是,他的整个家族,包括妻子王丽芹、弟弟王玉斌和妻妹王晓敏等人,都因“违法走漏风声”被消失、软禁和监控。

王藏于2014年因公开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被刑拘9个多月,获释后依然笔耕不辍。他在《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中写道,“我就成了太监的敌人/太监群体的敌人/太监们嗒嗒嗒嗒地/裸露出满口金牙……他们把自己的敌人/整哑整聋整瞎整阳痿/与自己一个样”。

他在这次被捕前两个月已有预感,给廖亦武传送一篇新诗文《赶紧自杀》:“我得赶紧自杀/否则某天被人杀害/还被法官判定为自杀/我这不是叫/死不瞑目吗?再说/只有我自己/能将我彻底杀死/别人把我杀死了/我还会在他的梦中活过来”。

廖亦武引用王藏的信函显示,他曾于今年1月向廖亦武求助,表示不愿再生活在大陆的废墟之上,“活得人不人鬼不鬼”。

他十次被逼迁,艺术项目被肆意毁坏,孩子被中共指使的混混跟踪,妻子抑郁症频发并试图跳楼自杀。廖亦武本人于九年前通过买通黑社会,从云南出发经过越南赴德,但王藏一家六口惹人注目,风险太大。

著名诗人/人权捍卫者王藏(王玉文)2020年7月3日已被楚雄州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而其患有抑郁症的妻子王利芹(王丽)因为其在twitter为丈夫呼吁也遭株连,2020年7月24日竟然被以同罪逮捕。(推特图片)

著名诗人/人权捍卫者王藏(王玉文)2020年7月3日已被楚雄州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而其患有抑郁症的妻子王利芹(王丽)因为其在twitter为丈夫呼吁也遭株连,2020年7月24日竟然被以同罪逮捕。(推特图片)

时隔半年,王藏和妻子于今年7月被云南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罪”为由正式批捕。

二人留下四名未成年的幼子被控制在家中,由奶奶看护。王藏9月会见律师时,对妻儿的命运感到极度痛苦。

廖亦武担心的是,孩子的唯一看护人–王藏的母亲也未必能幸免于难,“诗人的妈妈,一个贫病交集的老人是四个孤儿的唯一依靠。他们会不会抓捕诗人的妈妈……如果有一天,有人发现四个孩子倒毙在街头、河流、桥下或茫茫田野,浑身伤痕,请千万别吃惊。他们在香港和新疆都是这么干的。”

尽管本人身陷囹圄,王丽芹的推特帐号仍照常运作,持续鸣冤,“救救我们的四个孩子, 救救我们一家, 王藏写诗不是犯罪。”

王利芹好友倪玉兰也多次发推敦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妇女署、儿童委员会、儿童基金会关注此案:

“ 诗人王藏被关押113天!王丽芹被关押95天!王藏的母亲和四个年幼的孩子被限制人身自由95天!释放诗人王藏夫妻!停止监控老人和四个年幼的孩子!保障家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和室外活动的权利!”

9月3日,独立中文笔会发文指出,这是当局对王藏在网络上发表政治批评言论的报复,要求中共当局无条件释放王藏及其家属,并确保王藏在押期间不受虐待和会见律师等一切法定权利。

廖亦武在文章结尾直指酿成王藏悲剧的根源,“这个被新冠病毒搞得濒临崩溃的共产帝国,从上到下都已疯掉。而最最丧心病狂的,莫过于四面树敌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当今皇上。”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