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律师常伯阳:发起毒奶粉律师团,日咨询电话八十个

2008年9月,举国震惊的三鹿奶粉事件被曝光,截至2008年9月21日,因食用“毒奶粉”而接受门诊治疗咨询及住院治疗的婴幼儿超过五万人,死亡4人。常伯阳律师参与发起了“三鹿奶粉志愿律师团”,并且担任了律师团的两位发言人之一。来自全国二十多个省市的一百六十多位律师先后加入该律师团,为全国各地大量受害者家庭提供了法律咨询、探访了多家儿童医院、了解到了大量的受害家庭真实状况、编写了多个版本的《受害者索赔指南》、发布了五期工作启事及工作简报、提出了若干政策建议,有力地促使了有关方面制定出台赔偿方案,为数以万计的受害者家庭争取到了赔偿。
作为“志愿律师团”的骨干律师之一,常伯阳不但兢兢业业的为受害者提供义务咨询服务,创下了日电话咨询八十个的惊人记录,还专程赴医院探望受害患儿,现场与受害家庭提供义务咨询服务。
后附两篇当时记录常律师志愿工作状况的文章。

【常伯阳律师简介】
常伯阳,我国知名公益律师。2004年发起河南首个民间法律援助志愿者组织,2006年担任我国首条乙肝公益热线“爱肝连线”咨询师,2008年9月发起三鹿奶粉受害儿童志愿律师团,并曾为未成年人、农嫁女、农民工、艾滋病人、乙肝病毒携带者、“被精神病”的访民等弱势群体代理大量维权案件。曾获“河南省慈善爱心使者”、“河南省未成年保护突出贡献律师”、“河南省农民工权益保护突出贡献律师”、“河南省十佳法律援助律师”等荣誉。
2014年5月28日,常伯阳被郑州市二里岗公安派出所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刑事拘留。当时,常律师正代理记者石玉被刑拘案。常伯阳律师被拘留之后,他的代理律师多次前往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常律师,却遭到看守所拒绝。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
2008年9月15日 发布

三鹿奶粉事件曝光以来,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9月12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律师们表示愿意为受害消费者提供法律上的支持和帮助。我们通过最近三天的紧张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已经至少处理了四百余次法律咨询电话,比较真实地了解到此次事件受害消费者的相关状况,现将工作情况报告如下:

一、三鹿奶粉消费者众多,消费者赴医院检查的心情极其迫切。
根据我们在医院门诊现场发放《索赔指南》时看到的情况,前往医院检查的消费者数量非常庞大。例如,9月15日郑州市儿童医院肾病科门诊,上午两个小时挂号排队就诊者已经高达160人,据门诊工作人员介绍,全天挂号就诊量将会超过三百,远远超出他们的诊治能力,将不得不对后续挂号进行限制。另外,志愿律师团咨询电话公布后,仅河南常伯阳律师在一天之内就接到咨询电话约八十个,另有占线来电显示二百余个,一天之内手机多次被拨打至电池耗尽。

二、食用三鹿婴幼儿奶粉者患病者众多,造成的伤害比较严重。
据9月14日中午一位孩子家长在河南省夏邑县人民医院现场给冯建华律师打来的电话,现场共有近六十个孩子因食用三鹿奶粉而去检查,其中二十多个孩子被检查出“有问题”。
据安徽郑继能律师接到的孩子家长咨询电话称,他的孩子因食用三鹿婴幼儿奶粉罹患肾结石,已经不治身亡。
还有部分已确诊的病例没有及时公布。
另外,李方平律师接待广东佛山、广西梧州、北京顺义的受害消费者咨询时了解到有病情确诊后,地方卫生部门还没有及时公布。

三、受害者多数缺乏购货凭证,可能成为索赔障碍。
在回答咨询中我们发现,决大多数家长都保留了当前孩子正在食用的三鹿奶粉包装袋(筒),但大多数消费者在购买奶粉时没有索要购货发票或收据,事后要求销售商补开购货证明也很困难。 可能会成为今后索赔的障碍。

四、患儿家长急切期待“免费治疗”方案立即部署实施。
9月13日,国务院宣布对因服用三鹿牌奶粉而患结石病的患儿实行免费治疗。各地的患儿家长纷纷来电询问免费治疗的具体实施方案,因为各地医院均称“尚未收到通知”,询问了当地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被告知“在放假”,得不到明确答复。

基于以上信息,我们志愿律师团有如下建议:

建议一、希望尽快部署实施“免费治疗”方案。
1)“免费治疗”的实施方案应该迅速传达,迅速实施。人放假,孩子的病情不放假。
2)该实施方案,应该简便易行,建议避免以“家长先向医院交钱治疗然后再报销”的方式来实施。以免使得一些家庭因为交不起治疗费而延误治疗。
3)同时建议相关部门尽快设立并公布免费的政策咨询热线电话。

建议二、政府部门通过相应渠道通知曾食用三鹿奶粉的孩子尽快检查并给予“免费B超检查”。
一些农村地区因为资讯获取不畅,可能还不知道三鹿奶粉事件。地方各级政府应该通过相应的渠道进行告知并建议送曾食用三鹿奶粉的孩子尽快体检,同时予以免费检测和治疗。

“三鹿事件志愿律师团”儿童医院现场咨询见闻
作者:张雯 2008年9月22日

9月22日上午,郑州市的“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成员前往市内的2家医院进行了外展咨询活动,成员有常伯阳律师以及两位义工,我也是这两位义工之一。
我们首先前往了郑州市儿童医院。在医院门诊部的一方可以看到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专门为食用了三鹿奶粉的婴儿开辟了B超检查通道,目测看来至少有30~40名婴幼儿在等待检查,场地内还有几名特派的医护人员进行监督和接诊。现场的医护人员坚持让我们到医院党委去填写申请,然后才能同意在现场发放我们的“索赔指南”传单,为了不耽误时间,我在其他人进行商谈的时候,向周围的一些婴儿家属,还有临近的就诊大厅内发放了传单,有一些人是主动上前索要,短短10分钟共发出“索赔指南”约150份。并了解到目前对食用过不合格奶粉的幼儿检测是免费的。
虽然商谈未果,但是传单的发放已经达到目的。所以我们接着来到大门口,等待事先已经联系好的住院患儿家属进一步了解情况。
在等待的过程中,一对在门口争执的夫妻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们带着一个3岁左右的孩子。于是我们上前询问,得知他们的孩子被诊断怀疑患有肾脓肿,也曾经食用过三鹿奶粉。得知志愿律师团可以提供索赔咨询后,他们提出了自己的疑虑:医生说孩子的病情很可能是先天性的,这样的情况是否能要求奶粉厂商的赔偿?这是一个新的问题。志愿者律师认为:虽然孩子的疾病有先天性的可能,但如果食用的奶粉加重了病情,依然能够进行索赔。
而后我们与几名住院患儿的家属在门口见面,大家交谈了很久,并写下了各自的联系方式和患儿情况。
中午1点,我与一名志愿者继续前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了解情况。在候诊大厅里有保安执勤,为了避免麻烦,我飞快的寻找目标人群并发放了传单。这里的婴幼儿明显比儿童医院少了很多,但是依旧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找到了3名食用过三鹿奶粉并被诊断有肾结石和肾水肿的幼儿。我们也一一向他们提供了的帮助信息。
本次外展共发出“索赔指南”170份左右,在发放中明显感受到家长对政府规定的医院提供免费检查治疗的政策非常满意,但家长们也有不少忧虑:
1、担心小孩治疗不好,住院的效果不理想。
2、万一小孩有后遗症。能不能继续免费治疗或得到赔偿?
3、一些医院做检查很难排号,有时排几天也排不到。
4、奶粉无处可退。商店不肯退,代理商找不到。建议代理商主动召回,国家部门加大对政策的实施进行监督。
5、哪些是放心奶粉?家长得不到信息。
6、关于筛查就诊的规定(如下图门口公告)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