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呼吁中国刑法学家反省立恶法罪过勿助纣为虐

遭清华大学开除的中国法学家许章润就耿潇男夫妇被捕案再发声,痛陈中国存在多少“口袋罪”,“想治你,就把你装进去”。呼吁中国刑法学家们深刻反省立恶法的罪过,不要继续助纣为虐。

独立出版人,为一大批公职人士奔走呼号的耿潇男被以“非法经营罪”抓捕后,许章润教授9月10日发出『就女子羁狱致暴政书』,奉劝当局还耿潇男夫妇以自由,还这个世界以公道:“别作恶,放下屠刀”。9月17日,许章润发出『致疑刑法学家』,呼吁刑法学家不要出卖自己,知错就改。

许章润指出,1979年『刑法』曾规定,“投机倒把”与“流氓”两罪,多年来成为“拿捏随心”,不知冤枉了多少人,成为所谓的“口袋罪”,“想治你,就把你装进去”,后来才得以修订,算是知错就改。

许章润指出,现在所谓“寻滋”、“煽颠”与“非法经营罪”类同于已经废除的“投机倒把”与“流氓”罪,也是一大口袋罪,而且把这一罪行引入出版业,更是牛头不对马嘴。作者认为,政府垄断出版资源,严控书号,整个出版流程实行人类史上最严苛的书报检查制度,小型私营出版举步维艰,逼得他们不得不为生存而游走于法律的边缘。“一旦从业者言论‘出格’,得罪有司,便可以随时据此论罪。”

作者认为,法律不能成为执法者选择性适用以钳制言论的工具,否则将人人自危。因此,现行刑法第225条,一旦扩大适用与出版业,“可谓不折不扣之恶法”,恶劣影响所及,超出出版行当。许章润表示,耿潇男夫妇不幸装入这一“口袋罪”。

作者认为刑法学家首先应捍卫国民权益与公民自由,对公权极限滥用必须警惕,“至少,必须设置有望达致平衡的法律机制,否则,法网恢恢,反倒人人自危矣。”

但是作者指此间的刑法学家们,多数是“办事员”,热衷于“枪杆子刀把子”那些陈腐的专政教条,“献上忠诚,出卖专业,助纣为虐……”“出奇地平庸”,所谓“非法经营罪”这样的法条,“便是他们的平庸对于社会的报应”,更有极少数者,“铁心自首,深刻周纳,丧尽天良,不过是维辛斯基式的帮凶”。

许章润表示,从事法学四十年,自己的专业禀赋与知识资格,非任何官方机构所能剥夺。他愿以此文为耿潇男夫妇辩护。“惟愿正义如滔滔江河流畅大地”。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