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示威:挑战君主制的21岁大学生

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图像加注文字,今年8月,21岁的帕努沙雅走到台前,公开挑战泰国的君主制。

“我的内心深藏着恐惧,对后果的深深恐惧,”泰国示威学生领袖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说。

今年8月,21岁的帕努沙雅走到台前,公开挑战泰国的君主制。在泰国一所顶尖大学数千名学生的欢呼声中,她宣读了一份著名的十点宣言,呼吁改革君主制。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泰国人从小就被教导要尊敬并热爱君主制,同时也害怕谈论它所带来的后果。

“生活不会再同往常一样”

泰国是少数几个有“冒犯君主罪”的国家之一。任何批评国王、王后、继承人或摄政王的人都可能被判处最高15年监禁。

但是在过去几个月中,民主抗议活动席卷了泰国,像帕努沙雅这样的学生处在风暴中心。

“我知道,我的生活不会再同往常一样,”她对BBC泰语组说。

2020年8月8日,抗议者用三指敬礼,他们举着标语要求释放泰国曼谷的激进主义领袖。
图像加注文字,2020年8月8日,抗议者用三指敬礼,他们举着标语要求释放泰国曼谷的激进主义领袖。

在首都曼谷举行的一项罕见的大规模抗议中,帕努沙雅宣读了这份宣言。宣读前几个小时,她看到了这份宣言,宣言呼吁建立一个对民选机构负责的君主政体,提议削减王室预算,并要求君主避免干预政治,这对大多数泰国人来说令人震惊。

“他们把它递给我,问我是否想用。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觉得内容非常轰动,我也这么觉得。我决定成为宣读它的人。”

“我和同学们手拉着手,大声问他们,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是否正确,”帕努沙雅说。

“答案是肯定的,这是正确的事。然后我又坐了下来,抽了一根烟,再上台,把我脑中的一切都说出来,”她说。

在台上,她告诉大家:“所有人的血液都是红色的,我们也一样。”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生来就有贵族血统,有些人可能生来比其他人幸运,但没有人生来就比别人高贵。”

帕努沙雅的讲话引起一片哗然——自由派学者的掌声、保皇派媒体的谴责,还有许多泰国人的质疑。

“仇恨自己的国家是一种病”

集会后的几天,一些高层保皇派活动人士的脸书充斥着对帕努沙雅的攻击,一些人指责她被其他政客操控,但她否认了这一点。

在泰国这个基本上由军方控制的国家,位高权重的将军阿皮拉(Apirat Kongsompong)说,抗议者受到“chung chart”影响,这是一个泰国词语,意思是“憎恨国家”,并称这比“肆虐的流行病还要糟糕”。

“仇恨自己的国家是无法治愈的疾病,”阿皮拉说。

但帕努沙雅说,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就曾质疑王室在泰国的地位。

2020年8月30日,泰国政府和君主制支持者拿着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与王后苏提达的照片,反对最近的反政府抗议活动。
图像加注文字,2020年8月30日,泰国政府和君主制支持者拿着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与王后苏提达的照片,反对最近的反政府抗议活动。

在一个闷热的日子里,一名官员出现在她家门口,要求她的家人离开房子坐在人行道上,期待王室车队到来。

“为什么我们必须在太阳下呆半个小时,去看经过的车队?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没出去加入那些等待的人中,”她说。

作为家中三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她很早就表现出了对政治的兴趣。在高中时,和密友讨论政治是她最喜欢的消遣之一。2014年泰国政变时,她的父亲——当时家中唯一关注政治的人,鼓励她去了解更多情况。

Thai Prime Minister Prayut Chan-o-cha gestures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after a weekly cabinet meeting at the Government House in Bangkok, Thailand, 18 August 2020
图像加注文字,泰国总理巴育拒绝满足抗议者的诉求

但帕努沙雅在成长过程中很害羞,在学校也经常被欺负。经过了一次为时5个月的美国交换生项目后,她彻底改变了。

“回到家后,我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敢于说话、敢于行动的人。”

进入泰国著名的法政大学后,她在政治方面越来越活跃。两年前,她加入了学生会政党“圆顶革命”(Dome Revolution)。

2月,她协助组织了未来前进党解散后的第一次支持民主快闪抗议活动。未来前进党是一个主张改革的政党,在年轻选民中很受欢迎,但该党被裁定党领导人给其非法贷款,随后被解散。

未来前进党在2019年的选举中表现出色,其支持者认为该党被解散是泰国当局为了削弱其日益增长的政治影响力。

近年泰国年轻人加入以学生为主导的民主运动,并不只因为这些事件。

2016年继承王位的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有报道称,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尤其是在该国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后。

泰国还爆出了一系列腐败丑闻,包括一个官方委员会发现,在过去处理“红牛”(Red Bull)能量饮料公司继承人的一宗交通事故诉讼时,存在腐败。

泰国政府说,它促进言论自由,容忍批评,但学生必须在法律范围内行使他们的权利,不能威胁国家安全。

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图像加注文字,帕努沙雅

但是学生们担心他们自己的安全。自2014年泰国发生反对军方领导的政府的政变以来,至少九名逃到海外的活动人士在批评王室后失踪。其中两人的尸体后来在河岸被发现。泰国政府坚决否认与这些失踪事件有任何关系。

帕努沙雅说,自从她发表宣言的那天晚上起,她在校园和宿舍日夜受到当局的监视。“虽然他们穿着便衣,但我能看出来他们是警察,因为他们都留着平头,还经常在公共场所给我拍照。”

她还没有被逮捕,并称永远不会向当局投降。

她也没有被指控犯有冒犯君主罪(近年来使用该法律的次数有所减少),但可能面临煽动叛乱罪、在互联网传播虚假信息罪和违反控制疾病罪的指控,因为抗议活动无视新冠疫情下的限制措施。煽动叛乱罪的最高刑期为七年。

和其他被指控“越界”的学生一样,帕努沙雅在家也面临压力。她的母亲要求她不要去集会。之后的五天,她们没有说话。

BBC News Thai
图像加注文字,帕努沙雅

“很明显,我妈妈很担心,但我在的时候她没有表现出来,表现得很正常。但当她和我姐姐在一起时,她有时会哭。”她说。

帕努沙雅的母亲后来让步了,说帕努沙雅可以做任何她认为恰当的事情,但警告她,避免提到君主制。

但现在——帕努沙雅在为9月19日的集会做准备,同时也在为入狱做心理准备。这次集会将要求对君主制、军队、宪法和教育进行各项改革。

“我想我妈妈一定明白我们这样做不是为了好玩。我们是认真的,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认为这是我们的责任,所以她必须理解。我想让她感到骄傲。”帕努沙雅说。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