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案开庭,观察人士:恐遭判重刑以镇压体制内反对派

中国退休房地产大亨、绰号“任大炮”的任志强周五 (9月11日) 上午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应讯,这是他自3月中旬被羁押以来首次公开露面。任志强被指控的四大罪名分别是贪污、收贿、挪用公款和滥用职权。 

资料照:中国退休房地产大亨任志强
资料照:中国退休房地产大亨任志强

虽然民运和观察人士研判任志强可能难逃刑期10年左右的命运,但他们坚持认为,任志强仅是行使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应立即无罪释放,而今日的庭审代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任志强的“政治迫害”。他们说,已经退休多年的任志强因经济犯罪而受审,但背后真正的原因应与今年3月他私下指责习近平是“一位渴望权力的小丑”脱不了干系,是另一起异议分子因言获罪的案例。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将中国官方对任志强的审判界定为中国政治史上的标志性大事,他周四 (9月10日) 在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发表的评论表示:“这个审判…是对(共产)党内反对派的强力镇压;或者说,习近平是否能够维持他的独裁统治的分水岭。” 

位于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也向美国之音表示,任志强案“显示出共产党内暗潮汹涌、反对习近平势力的斗争。而习近平正穷其所有能使出的手段来加以压制,以防止反习力量的集结。” 

公开的秘密审判? 

当押送任志强的警车抵达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时一名警察在向记者做手式。(2020年9月11日)
当押送任志强的警车抵达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时一名警察在向记者做手式。(2020年9月11日)

任志强案受到高度关注,不少外媒和支持者周五一早就聚集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外,法院虽早已公告这是一场公开审判,但据守在门外的媒体和支持者表示,现场警方明白告知,只有“特别邀请的人”才能进入法庭旁听,警方还对在法院外拍照摄像的人士进行盘查驱赶,要他们尽快离开。 

任志强的一审案在中国国内受到刻意封锁,搜寻微博和各中国官媒,截至周五下午6点,没有任何有关周五庭审的评论或报道,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也没有发布任何说明或书面声明。 

据台湾中央社发自法院外现场的报道,一名默默表达声援的支持者表示:“任志强在华远集团当董事长时,就是个大炮型人物,不是今天才这样,为何到了现在才来定他的罪?而现在定的罪,却又是他的陈年往事?” 

这位自称是中国国资委系统退休的财会人员向中央社表示,他自己查过当年华远集团和任志强的帐,“帐是清楚的。况且,任志强当年是年收入人民币好几百万元的高收入人群,这种情况下,任志强还需要贪污吗?” 

美国之音致电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发言人廖春迎,但其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发送电邮给她也未获回复。 

维权律师:任案进度太快 

两位中国维权律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则表示,任志强案具有高度的象征性,应该不会当庭作出宣判。 

其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说,该案一审就在中级法院开庭,显示是“刑期起点比较高的重案。”而且,任志强从被捕到开庭,前后只查了6个月,相较于过去其他真正面临调查的中共贪官一查就是1-2年才能开庭,“进度太快了,可能早就查好,等着治他的罪。” 

另一位曾被罗织罪名入狱、现已出狱的维权律师则研判,任志强案这么快就开庭,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没有施压的空间了,他说,通常检方“久拖不决是想极限施压,尽可能让被抓的人妥协、再妥协。”但他以过来人的经验判断,现在检方对任志强可能已经到了再施压也没有空间的地步了。 

其二是,当局要“利用重判,来杀鸡警猴。”该维权律师说,任志强和清华大学前法律教授许章润、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一样,都属于体制内的反对派,虽说他们每次都是单独发言,但他们的“接力发言”引起背后相应的支持者非常大的共鸣,所以,习近平可能要快刀斩乱麻。他分析,当局很可能要尽快透过对任志强的重判来公开警告所有异议分子,尤其是体制内“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反对派,“管你是红几代、出身如何、有多大的影响力,一样可以重判。” 

该律师说,审判中最至关紧要的是要逼当事人认罪、悔罪,这对所有异议人士来说,都是一种对“尊严和人格的摧残、对自我的否定”,尤其对年近70的任志强来说,更是如此,除了审判外,日后的服刑过程、任何身体上衍生的病痛、所需的医疗照护、甚至家人探监的焦虑、怕连累家人的隐忧,都可能一一成为当局消磨他个人意志、逼他低头的手段。 

杨建利:任志强恐难逃10年刑期 

两位律师分别指出,任志强不过是行使公民的权利,本来就“无罪,”现在当局罗织经济罪名办他,依他所面临的四大罪状,如果都成立,可能面临从10年、无期徒刑到死缓的判决。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也研判,任志强可能难逃10年的刑期,而习近平透过对任志强的政治迫害,也可能会产生一时的寒蝉效应,“但谁都不能保证,日后不会再有第二个任志强。” 

他说,习近平于2018年3月取消任期限制,让他可以无限期称帝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再加上,这两年中美关系急速恶化、国内天灾、经济、以及新冠疫情问题一再处理不当,社会反习的声浪越来越大,而习近平自己也知道,所以要把这些声浪和可能形塑的反习运动压制下去。 

据媒体报道,中国当局近来下令严打体制内的批评者,要求“绝不允许喝着共产党的奶水,拿着共产党的好处,又批评共产党”,必须对这些人予以严惩。 

魏京生也说,“习近平严厉打击体制内的反对派,正是他面临党内和平演变的威胁而采取的措施。”他透过评论呼吁,中国的民间反对派和体制内反对派合流,把握这个将中国和平演变推向民主的机会。 

杨建利认为,威权如习近平者,无法忍受任志强用“小丑”一词骂他。 

任志强今年3月初传给微信朋友圈的一篇私人撰文,因不慎遭一位友人流出,而辗转在网络上广泛流传,这篇标题为《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的文章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明显是在炮轰习近平和中共当局专断独裁、压制舆论,封锁致命性新闻,而导致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国大爆发,给全世界造成至今难以修复的大祸害。 

他写道:“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习近平在17万人大会所发表的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邓聿文:习近平为何怕任志强? 

中国独立学者邓聿文4月在《上报》的一篇专栏中,特别解析“习近平为什么害怕任志强?” 

他说,任志强除了抽象地威胁到共产党的统治、习近平的个人权威、丑化了习近平英明领袖的形象外,他对习近平的杀伤,还与他拥有的资源多、能量广有关。 

邓聿文说,任志强集四重身份于一身,分别是红二代、亿万富豪的地产商、中共权贵密友,以及公共知识分子,这使他可动员的社会关系网路和资源显然要比很多人大得多。“他熟悉权贵阶层的思维方式和游戏规则,知道习近平想什么,因此批起后者来,一针见血,让大众大呼过瘾。”因此,在习近平眼中,一旦任志强成为反习大将,他所可能引发的破坏力和社会影响力决非几个公知书生可比。 

邓聿文说:“任志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有道义和舆论的支援,有中国的官僚、财富和知识精英在观战,这就是习近平为什么害怕他的地方。因此,这回他落到习的手上,危矣。” 

现年69岁的任志强生于1951年3月,籍贯山东,父亲是大陆前商业部副部长任泉生,为典型的“红二代”。任志强以敢言著称,他的发言常不见容于当局,但在微博兴起后,却为他赢得众多粉丝,成为微博“大V”。 

2011年4月,任志强被上级免去华远集团董事长一职,但仍担任地产上市公司董事长,直到三年后,他才透过微博,宣布正式退休。 

2016年2月28日,任志强的微博帐号遭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责令关闭,应与他公开批评习近平要“党媒姓党”有关。三个月后,他再“因公开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而遭北京市西城区纪委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3月中旬,任志强无故失踪后,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于7月底发出声明,指对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决定给予任志强开除党籍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对于任志强的拘禁,他的企业家友人王瑛曾痛斥“这是明目张胆的政治迫害。”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