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翘楚:警察怕被“连坐”——取保候审监管第三次谈话

2020.9.9下午两点左右,我第三次上了约谈车。车上有4个人,我一看见那个新来的居然是我格外“熟悉”的面孔,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负青审讯我的李警察。那一瞬间好像汽车变成了那间恐怖的牢房!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他冲我笑了一下,立刻变脸说:“我看了你发的 Twitter,你说是被“连坐”的,告诉你,你现在还是犯罪嫌疑人,可能会追究实刑,你要注意用洞。”

我的脑子还想着“连坐”是怎么回事,李警察突然问我:“知道这次我为什么来吗?”

我摇了摇头,他说:“你现在归郭警官负青,结果郭警官他们对你父母的好心居然被你说成“威胁”。你被抓的时候你父母着急,那么现在很快他们又该着急了。我今天是以个人身份来提醒你,罪与非罪就是一条线,这不是我的观点,是国家的法律。”

我被这“提醒”吓着了!脑子开始搜索发表的内容。

又听见他说:“你好像不了解取保候审的法律规定,取保候审期间挑事儿的、冒泡儿的,有一系列的处罚措施。”

我急忙辨解:“我取保后没离开北京、传讯时都是按时到案。不干扰证人作证、不毁灭伪造证据或串供的规定,我哪里违反规定吗?”

李警察说:“你有没有串供、干扰办案,也不是我能诀定的。你以身试法,也许在那个地方还能见到你。你要是再收监就是看守所了,就不会有监视居住那么宽松的条件了。”

我被这些话搞得晕头转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低着头不吭声。李警察继续说:“监视居住期间对你人权的保障够好的了,你非说受虐待。”

一下子我在里面一动不动坐着的样子出现了!

我问他:“难道长时间固定坐姿、固定睡姿这些还不算虐待吗?”

他和坐在前排的郭警察同时笑了:“真应该让你去看守所待两天,让你知道什么是监管规范。过去太照顺你了,帮你申请活动,你倒觉都是理所当然的了。”

接下来,李警察又把括题回到了我在Twitter上发布监视居住经历的事情上。他语气缓和一点了:“你不替自己考虑没关系,总该替许志永考虑吧。你折腾惹事,他的刑期就不好锐了。你再继续下去只会让他被重判。”

我想:难道是我害了许志永?

他扫了我一眼,笑着锐:“我今天看你的打扮才觉得你确实是个90后。在里面咱俩见面的时候,都不好确定你的实际年龄。”

他的括刚说完,那3个警察开心的笑起来。我脑补了一下当时在里面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样子,很是难过。

李警察锐:“你老老实实的等他,没准将来能让你们见个面,可是看你发的经历,我都胆颤,生怕因为你闹事把我给连坐了。你不听劝告,是害人害己。”

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谈话终于结束了,我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下了车。

仔细回想着李警察对我发出的警告,不由的担心自己会不会仅仅因为发布过往经历被抓捕。心情沉重,严重失眠,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今天上午,突然又接到了郭警察的电话,约我明天2020.9.12见面,具体时间等他明天电话再通知。我很担心明天会不会“被失踪”,这才急忙写下周三的约谈经历,谢谢大家关注。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