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驻华记者忧“人质外交” 对峙五天后紧急撤离中国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常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左)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常驻上海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美联社图片)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常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左)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常驻上海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美联社图片)

经历澳中两国五天的外交对峙后,两名澳籍记者于9月8日平安抵达悉尼,他们回顾自己被迫仓皇离开中国的过程,皆认为这是中国的政治性行动。多位驻华记者则表示,近期的事件让他们的担忧在中国从“被驱逐”,恶化到“被拘留”。

经过了五天的外交僵持,最后两名为澳大利亚媒体工作的驻华记者匆匆撤离中国,于9月8日上午抵达悉尼。他们分别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常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常驻上海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

几天前,澳大利亚外交部证实,中国政府在八月中旬拘留了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一名澳藉记者成蕾。

“在成蕾遭拘留后,澳大利亚政府开始担心其他记者可能面临的不确定性。”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9月8日受访时语气和缓,对近期澳藉记者在中国面临的情况表示”很失望”,”这是一系列令人失望的事件,我也很失望,我们的主要媒体机构报导中国的能力受到了破坏。”

中国环球电视网澳大利亚籍华裔主持人成蕾(路透社/视频截图)

中国环球电视网澳大利亚籍华裔主持人成蕾(路透社/视频截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对两位澳籍记者的做法是中方正在办理一起案件过程的”正常执法”。

赵立坚还首度证实,拘捕成蕾是她”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不过,这段话并没有被记录在中国外交部会后提供的官方文稿中。

澳记者回顾国安盘问、戏剧化离境细节

两位澳藉记者博图斯(Bill Birtles)和史密斯(Michael Smith)用”恐惧、”害怕”、”不再安全”形容自己离开中国前的一百二十个小时。

9月3日午夜刚过,七名穿着制服的国安人員分别出现在博图斯和史密斯北京及上海的家门口,告知他们因涉入国家安全调查需接受讯问,且禁止他们离境。

次日,两人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建议下分别留在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及上海领事馆接受庇护。澳中两国外交官进行多日谈判,确保两位记者能在受讯问后能安全离开中国。

博图斯(Bill Birtles)和史密斯(Michael Smith)返回澳大利亚后接受自家媒体访问,也把一百二十小时的惊魂记录下来。在接受中国官员讯问时,他们都被问到关于成蕾的问题,史密斯说自己从未与成蕾交谈过,博图斯与成蕾也仅是点头之交。

“(中国官方)这个举动显然是政治性的,我们是目前在中国仅存的两位澳大利亚媒体记者。”史密斯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撰文写道。

“我很遗憾要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北京……更遗憾我不是唯一一位需要面对这类情况的外籍记者。”博图斯在一段简短的回应中写道。

担忧从”被驱逐”到”被拘捕” 驻华记者忧成”人质外交”目标

与两位澳藉记者同样感到忧心的是一群仍在中国的驻华记者。

至少四位驻北京及上海的外籍记者回顾,他们与大众一样,在媒体上读到博图斯和史密斯”逃离中国”的故事,这些细节让他们感到惊吓又困惑。由于未被公司授权讨论此事,他们以匿名受访。

“这看起来像是要传递某种讯息……尽可能用一种既戏剧化又可怕的方式(对待外籍记者),即使最后可能什么也没发生。”一位驻华外籍记者告诉本台。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发表声明谴责北京的”骇人听闻的恐吓手段,试图威胁并限制驻华外籍记者的工作,更让外籍记者担忧自己沦为中国人质外交的牺牲品。

近日,包含CNN、彭博社、华尔街日报、盖蒂图片社在内的至少五位驻华记者皆在试图向中国外交部续签记者证时,被告知不能办理,原因是中方为了响应美国对于中国记者的签证限制。

“过去,我最大的担忧是被驱逐,很多外籍记者也跟我一样,我们在聚餐时开玩笑说,这(被驱逐)大概就是最糟糕的情况……,现在,我担心的是我和我的家人连走都走不了。”另一名驻华外籍记者对本台表示。

据路透社报道,已遭中共拘捕超过十九个月的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于9月3日首次被批准与律师见面。

今年七月,随着澳中紧张关系升温,澳大利亚政府更新了对中国的旅行建议,警告公民可能被任意拘留的风险增加。

中国任意拘留外国公民并非毫无先例。2018年,中国当局拘留了加拿大人迈克尔·斯帕沃(Michael Spavor)和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以报复加拿大应美国引渡要求逮捕了华为的孟晚舟。两年后,斯帕沃及科夫里格仍被拘留在中国。

人权观察澳大利亚分部主任伊莲・皮尔森(Elaine Pearson)撰文呼吁,不仅是驻华记者,中国新闻工作者的处境也应该受到关注,他们冒着巨大的风险实地采访及记录,甚至没有外国大使馆来解救他们。

皮尔森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在九月份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提出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问题。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