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或全体杯葛立法会 未来选举困难重重

香港政府早前以疫情为由押后立法会选举至明年9月,而中国人大常委会决定香港全体现任立法会议员延任不少于一年。民主派当中有不少人要求全体民主派议员抵制延续一年立法会任期,如果这主张落实,未来一年香港的立法机构就由亲北京阵营全面控制,对香港的抗争运动,究竟是利多于弊,还是弊多于利呢?

纵然现时民主派与亲北京议员的议席比例,亲北京议员不论在多数赞成或分组表决都占有人数优势,但民主派仍占三分一议席,在一些重大议题,例如政改方案、弹劾特首等仍有否决权。而根据《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要修改特首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在议会内需要 “全体议员” 三分二多数通过。

有主张民主派杯葛立法会的人士认为,现时亲北京人士共有42人,要47人投票才能通过‘恶法’,因此不论民主派去留如何,亲北京人士也不可能有足够人数投票。不过现时立法会只有66名立法会议员,且香港政府已表明未来一年不会就4个出缺议席进行补选,对于《基本法》所指的“全体议员” 应该70名还是66名,就暂未有定义。

民主派杯葛立法会 或制造机会给中央推恶法

主张留任的议员毛孟静认为,当局未来一年可能会再推‘恶法’,不能轻易放弃议会战线。她表示,现时三分二门槛是以立法会总人数70人作基数,但如果20多名民主派离开立法会后,立法会大可以说这些原本的议席已不存在,门槛基数变成“70减20”,只计算亲北京人士数目,到时候极有可能会百分之百通过’恶法’。

毛孟静:“没有20个议席,落差这么大,(政府)可以再找人大作决定,委任之前的(亲北京立法会议员)钟树根及王国兴,凑够人数70人,大家真的要想清楚,不要这么天真。”

2020年8月20日,香港民主党议员林卓延,胡志伟,涂谨申,尹兆坚等出席新闻发布会。(AP)

2020年8月20日,香港民主党议员林卓延,胡志伟,涂谨申,尹兆坚等出席新闻发布会。(AP)

失去议员身份 将失去议会约束能力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也担心,北京会趁着这个空档,为未来选举推出一些有利亲北京议员的安排,例如大湾区境外投票。他认为,一旦民主派离开立法会失去其议员身份,将不能再向政府索取文件、了解政策细节,从而发掘政策当中的问题并迫使政府回应社会舆论,让立法会失去约制能力。

蔡子强:“在议会内失去约束能力,不是说是否有足够票数否决的问题,而是你要质询(政府)、甚至用议会策略去要求(政府)增加透明度,来暴露出(政策)问题,引起公众关注和讨论。我想这些都会失去。”

失去议员资源 未来选战困难重重

他又指出,失去议员身份也等于失去其获得的金钱、资源和议员办事处等。尤其失去议员办事处的据点后,民主派未来要筹备选举,与亲北京阵营抗衡将会困难重重。

蔡子强:“我相信,民主派议员的资源一定不及亲北京议员的多。就是说你失去这些资源、没有议员办事处这些据点,未来要筹备选举、与亲北京人士抗衡也是更加困难。最担心就是他们没有留意到,人大决议是最少一年,也就是可以多于一年。如果选举拖得长,民主派资源问题会更加严重。”

年轻抗争者认定立法会已没有认受性要全面杯葛

但传统民主派这样的观点,未必得到年轻一辈认同,支持杯葛议会的抗争派刘頴匡早前在本台节目表示,现时在议会阻挡“恶法”的机会非常微小,民间抗争力量比议会更大,加上过去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给予市民很多假的希望,是时候认清现实。

刘頴匡:“由当年我们要争取八八直选、07、08年双普选,可以抵挡23条恶法,到现在我们要认清现实,就是连政府都说事实是香港没有三权分立,行政长官说做什么就做什么,请问有什么情况黑暗得过9千多位手足被捕,6百多位手足需面临10年的暴动刑期?《国安法》已在香港通过,国安公署已经可以在香港随时执法,还有什么情况黑暗得过这些事?”

刘頴匡指,如果现任民主派议员未来一年想留任,必定要提出新的方案,如何在议会内吸纳到本土、抗争派的声音,挽回民意。不过他亦指出,不论民主派去留与否,须尽量团结一致,建议成立 “议政平台”让传统民主派及抗争派加强沟通。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