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之后:20 世纪捷克三代人的抗争

1968 年 8 月 21 日,上街包围苏联坦克的布拉格市民。 图片来源:路透社

8 月 30 日,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斯特奇尔率团访问台湾,进行为期 6 天的访问。9 月 1 日,他到立法院发表演讲,更留下一句“我是台湾人”,表达捷克对民主自由的支持。近年,很多人引用哈维尔(Václav Havel)和天鹅绒革命的故事,但其实在民主化之前,捷克屡屡成为大国政治的牺牲品,最终在 1989 年才成功争取民主。

一战时,捷克是奥匈帝国的一部分。到1918 年,捷克国父马萨里克(Tomáš Masaryk)走访美国寻求协助,当奥匈帝国战败后解体,捷克与斯洛伐克地区,于 10 月宣布合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马萨里克获选为首任总统,国家走上亲英美的路,行议会民主制。可是,这次民主实验只维持短短 20 年。1938 年,捷克斯洛伐克就被英国盟友出卖了。

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苏台德地区,有300 万日耳曼人定居,当时新兴的纳粹德国一直对该区虎视眈眈。希特拉在 1938年 5 月发表宣言,威胁在 10 月 1 日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经济大箫条后,英国、法国自顾不暇,无心恋战,时任英国首相张伯伦采用绥靖主义政策,希望透过满足希特拉的野心来维持地区和平。英法两国最终于 9 月,在捷克斯洛伐克未参与讨论的情况下,与德国达成“慕尼黑协定”,同意德国吞并苏台德地区;翌年,德国毁约,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

到1945 年,德国在二战中战败,苏联的红军很快就驶进布拉格,并扶植捷共领袖哥特瓦尔德(Klement Gottwald),建立共产主义政权。捷克就由一个纳粹极权,过渡成共产极权。直到 1968 年,捷共开明派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ček)掌权,他主张政治和经济自由化,称之为“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容许言论自由,恢复异见者的名声,并试图扭转规划经济模式。

这次由体制内推动的民主实验,称之为“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年轻人都为之欢腾,可是这次实验远远短于1918 年那次。时任苏联总书记布里兹尼夫,主张以武力把苏联共产模式强加于卫星国上,他担忧捷克斯洛伐克会投向西方阵营,于是在 8 月联同其他华沙公约国入侵捷克。联军坦克驶入布拉格时,捷克青年们手握汽油弹,以死相搏,至少70名平民死亡,却无力阻止入侵。杜布切克于翌年被赶下台,而捷克斯洛伐克比从前变得更独裁。

当时的学生领袖卡文(Jan Kavan),后来成为了民主捷克的外长。2018 年,他向“卫报”忆述,布拉格之春后,全国蔓延着令人窒息的无力感。1938 年慕尼黑协定和 1968 年的苏联侵略,中间只隔了 30 年,很多国人先后经历过两次国难,严重打击他们的士气。就如 1938 年后,反抗纳粹党的人属少数;1968 年后,人们也一样不情愿地服从,选择苛且偷生。即使民主化后,人们心里依然有一根刺,不想回想 1968 年的事情,因为没有人想回忆自己懦弱的一面。

可是,即使是一小撮抗争者,亦能发挥作用。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的政治心理学家就讲到,在 70 年代的捷克斯洛伐克,背后的极权逻辑与纳粹德国时期有所不同。人们面对的不是生命威胁,而是生活的威胁,他们担心的不是孩子的性命,而是自己和家人有没有好的工作,会不会损失一些特权。她指出在这个情况下,要选择反抗,不是不能,而是不为。政权寄生于人们的道德堕落和无力感之上,反抗者要做的,就是唤起身边人的良知和尊严的底线。

1977 年,一群以哈维尔为首的捷克斯洛伐克异见者,发表“七七宪章”(Charter 77),呼吁政权要恪守人权原则;当地也慢慢孕育出进步的地下文化,不单是前沿的文化艺术,还有知识分子筹建地下大学。到 1989 年,苏联戈尔巴乔夫正在推行新思维改革,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也成功在大选夺权;1968 年时走上街头的捷克斯洛伐克年轻人已为人父母,这次到他们的子女走上布拉格街头,高锋期有多达 50 万人参与,最终引发天鹅绒革命,结束捷克一党专政。

——CUP新闻回带

转自:新世纪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