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化汉语与精神污染

9月1日开学第一天,内蒙古多地区多所学校师生为抗议当局推行的强制汉语教学教改计划展开罢课行动。 第二天,当地警方将多位参与抗议的学生和家长的头像公布于网络,并以寻衅滋事罪悬赏通缉。

9月2号当局又威逼所有公务员子女必须返校支持双语改革,否则将受到严惩. 当天內蒙古广播电视台三百名职工,联署签名反对政府教改计划,指责该计划违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國民族自治區法》。

根据教改计划,内蒙小学 初中的“语文”“历史”“政治”课不再用蒙文教学,统一使用全国汉语教材。 这就相当于把蒙古族人的母语当外语来教。 这是继中共提出汉化基督教,汉化藏传佛教后,又一个强制汉化计划,而这次针对的是全球唯一仍然在使用传统蒙古文的四百万中国蒙古族人, 假如他们的子女不能在小学阶段学习母语,他们被彻底汉化,从而丧失族群文化认同就将是迟早的事。

正如一位网友发帖所说:欲灭一国,先灭其族,欲灭一族,先灭其文化;欲灭文化,先灭其文字。汉化藏传佛教和在新疆内蒙强制汉语教学都是系统性种族文化灭绝的步骤之一。 许多网友在海外中文社交平台发帖表示,事实上,汉语已经被党化了七十年,所谓的汉化具体地说就是党化,就是把共产极权思维强加给国民。

汉语在短短几年内正因中共严苛的审查制度而经历史上惨烈的自戕,汉语的党化,官僚化,反智化,巨化,去逻辑化,野蛮化有目共睹。一篇像样的文章为躲避审查充斥错别字,谐音字。习核心正用其网络审查技术对汉语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灭杀。正如网友王爱忠发帖所说: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在现在的中国,语言更是意识形态的载体,这是官方不遗余力强推普通话的一个重要原因。

网友“岳首”发帖说:“从语言学角度看,一个国家特有的词汇体现出这个国家有别于他国的政治文化。极权党国独有的整风、土改、右派、红卫兵、文化大革命、双规等述语,展现出党国意识形态总体概貌,诉说着中共暴政长年的野蛮统治。逼迫蒙古族人讲普通话,不过是中共极权意识形态控制奴役国民的本性在内蒙古的自然扩张。”

在一个国家,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党国独裁体制架构下,国语难逃独裁者本人思想的污染,有网友在微信上转发了一段帖文,对当下汉语被领袖思想污染现象作了详细探讨,帖文这样写道: “满嘴错别字,张口就语病。这都是小事。问题是这些话上了文件,成了指导思想,还要人人学处处写。更严重的是,天天喊“不忘初心”,却背叛了当初马克思主义的民主集中制建党原则,公然要秦始皇的定于一尊。毫不隐晦!且看下面这些例子。

1,“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实现一个梦,就是做梦的意思,即做复兴梦。 “伟大复兴”是复兴什么,复兴意思是再一次兴盛,有回归的意思,你要复兴到民国、复兴到清朝还是复兴到元朝?复兴一词,一般指大规模衰败或战乱之后,要回复兴盛,例如抗日战争之后,提复兴是恰当的,当时要回复战前的生产与社会秩序。现在,让14亿人做梦就已经是很可悲的事了,何况连做什么梦都说不清楚呢!

2“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按照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当今社会上的任何用品,都有两重性,这就是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在商品社会中,任何稀缺用品都有可能被用来交换,以获取最大利益,这就是炒。说这话就是要否定房子的交换价值,倒退到没有交换的自然经济社会。这在理论上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反对市场经济的。它是小农经济思维。作为政府,只能通过税收政策来调节市场,防止部分人通过交换获得暴利,而不能禁止和杜绝任何一种商品的交换。

3“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话换一种说法,就是保护环境有钱可赚,有利可图。以往单纯为了赚钱毁坏了环境,现在说,把环境治理好了可以赚钱。难道不能赚钱就不去治理环境了吗?换言之,保护环境的意义仅仅是为了赚钱吗?不对,保护环境是为了人类的绵延,为了人类的健康,为了人类和自然的和谐发展,它应当是我们奋斗的目标。即使付出必要的代价,保护和改善环境仍然是值得的。人类的价值观不应当一切都用钱来度量。

4“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这就是所谓的四个自信。什么是“自信”?就是深信这件事情的优越性,值得坚持下去。换句话说,四个自信就是深信这四个方面是优越的需要坚持的。如果是这样,还要改革开放干什么?现在的道路、理论和制度是列宁制定的,在列宁的祖国,道路、理论和制度已经修改了,这些本来就是外来的,是人家的,而我们还要自信?至于文化,社会的进步从来都源于文化的交流和渗透。连共产党和共和国这两个词都是外来的,你还抱着中国老辈子固有文化去盲目自信,排斥外来的文化和理论,实在是可笑极了。 这是一种完全闭关自锁的提法,它比起晚清“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还要落后,因为他们还主张要向西方学点什么。

5“全党必须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全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这就是通常说的四个意识。就是“政治挂帅”的另一种表达形式。“政治挂帅”的意思是各行各业都要服从搞政治的人的领导,否则就会犯错误。结果大家都听政治家的话,不听科学家的话,还批判科学家脱离政治,走白专道路。最后,决策违反科学常识,全民遭殃。“政治挂帅”尽管不正确,但还比较含蓄,只是说大家要服从政治大局。现在四个意识就不同了,前面的“政治”和“大局”生怕人们不懂,还要具体加上“核心”和“看齐”,翻译过来,就是,我是核心向我看齐,听我的。十三亿的大国,怎么能只听一个人的?这个人又不是神仙,什么都懂,什么都行。这样下去肯定要出大乱子。

6“定于一尊”,中共的党章规定党的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即在一定范围内用民主的方式达到集中的目的。提倡在党内要“一尊”就是要以家长制取代民主集中制,是违反党章的。是妄图把党从有共同信仰人的政治组织变为个人专权、为野心家服务的工具。在党内贪得无厌地扩大个人权力,是比贪污更可怕的腐败。公开提倡定于一尊,这不就是明目张胆地恢复独裁,无耻地歌颂帝制独夫吗!

7“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老百姓并不在乎大事小事,而是要求办好事。问题在于所谓大事往往是傻事、蠢事、坏事。大炼钢铁、大打麻雀、一次烟火花百亿摆阔,都是大事,可都不是好事。追求事情的大、气派,这已经是我们领导人的一种办事思维习惯,而且动辄多少亿,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和法律程序。如果一味地追求办事的大、全、阔,老百姓还会遭殃。历史的教训值得记取。

8“有国才有家”,这个在歌词和广告词里经常看到的说法大有问题。一是不符合先有家后形成国家的历史事实;二是不符合儒家修身齐家治国的道德修养顺序:三是国家的权力可能养出许多大老虎去祸害千千万万个家,这时宁可造反以保家;四是只有在外敌入侵时,好男儿奋起抵抗,但仍然是为了保家而卫国,所以称保家卫国。

9“不忘初心”,这个口号现在喊得最多最响,但这却是一个谁都不明白的口号,连提出的人也说不明白。因为什么是初心,没有定义。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初心,还是“保卫苏联”的初心;是“成立联合政府,实行多党制”的初心,还是“我们要独裁”的初心;是“知识愈多愈反动”的初心,还是“几十年不变”的初心,等等。这些都曾经是初心,都曾经左右我们的行动,都曾经是最响亮的口号。出尔反尔,你到底让我们相信哪个才是你说的初心?

10“不要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第一,饭不是党的,反而党吃的是人民的饭,纳税的人民养活了党,养活了庞大的党的官僚阶层。第二,如果党已经蜕化为无官不贪、把主要力量用来维护自己的“执政地位”和特殊利益集团,在许多方面已经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它就走向人民的对立面。如果党是一口锅,这样的锅该砸!何况所说的“砸锅”只不过是提了点意见,发布了党损害人民利益的真实消息而已。

灌输党国观念,从娃娃抓起,原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就汉语被党文化污染议题发帖说:“大陆中文已经成为中共极权意识形态的载体,孩子们从小学 学中文开始,就处在极权意识的灌输下,热爱极权统治,感恩极权党魁,丧失自我主体意识,满脑子阶级斗争、极端思维、阴谋论、仇恨意识,鼓励告密揭发……这样长大的孩子还有健康心理、健全人格吗?!中共百年,特别是统治大陆70多年,大陆汉语已经被高度污染,许多词语已内涵着极权意识,例如官方说的“爱国”就是“爱中共政权”;“党中央”就是“习近平”。极权主义造了许多新词,毛时期的“三忠于”“四无限”、习当下的“四个自信”“四个意识”……,汉语已是党文化载体,已成党言党语。”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