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翻墙”被罚人数剧增 分析:审查出海

从2020年初截止到目前,浙江省因“翻墙”被行政处罚的个人已达57人;这一数据在2019年为5人;在2018及更早年份,则无人因此被罚。有分析认为,这反映了中共将审查制度延伸至海外,美国的净网计划应对此采取行动。据“浙江省政务服务网”的行政处罚结果信息显示,2020年截止9月4日,因“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被行政处罚的案件共有58起,其中1起的处罚对象为企业,其余57起均为个人。

2019年全年,因同样理由被行政处罚的案件共11起,其中6起处罚对象是企业,5起是个人。再往前推,2018年9月有一家企业被处罚,其余再没有相关案例。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个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这些人或通过手机百度搜索下载“UU加速器”、“shadowrocket加速器”翻墙软件,或在微信上向他人购买未经邮电部国家公用电信网提供的国际出入口信道,或下载使用“IP精灵”、“海螺”软件,或购买VPN路由器等,翻墙浏览YouTube等国外网站。

至于行政处罚方式,大多数显示为“当场训诫”、“当场执行”以及罚款。

事实上,大量证据显示,近年来在海外推特等社交平台上因发布、转发、点赞、回复内容而被中共定罪、判刑的人不在少数;仅翻墙浏览、不发表言论而被行政处罚的人也遍及全国。

新唐人电视台特约评论员赵培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对于“翻墙”被加大力度处罚,首先要考虑中共是如何掌握到民众的翻墙信息,“是不是有很多VPN是中共做的陷阱?”

他呼吁,国内翻墙出来了解海外资讯的人应该注意安全,用一些可信赖的翻墙工具,上外网后也要注意所有个人信息的隐藏工作。

其次,海外一些科技公司存在向中共泄露用户信息的可能性。赵培举例说,2018年6月,脸书(Facebook)承认跟多家中国公司分享用户资料,其中包括被美国国会认为涉嫌给中共情报部门提供信息、从事间谍活动的华为公司。

他建议,如果被约谈训诫,民众可反问警方如何掌握其翻墙信息,若得知和科技公司泄露信息相关,可收集证据,尝试在海外控告这些公司。

赵培还说,许多人一直误以为中共在搞网络封锁,其实它执行的是互联网“出海政策”,包括“电商出海”和“内容出海”,而网络审查也随之出海。也就是说,“内容上它是想送出去,把它那套东西铺到全世界都是,同时避免海外的自由人权(信息)进来。”

中共对中国百姓的网络迫害,从一开始的审查本网内容、封帖子到跨省抓人、打击网络大V,再到实名制上网,它在国内已经做完了这些,现在正把这套迫害输出海外。

赵培说,“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美国的净网计划除了要把中共出海的红色内容堵回去、对美国民众监控的内容堵回去,也要看到中共把对中文内容的审查出海了,在净网计划中应该把这个也堵回去。”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