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转型献策 民主团体发起海外宪政运动

资料图片:“对话中国”等海外民运团体举办新闻发布会(对话中国)资料图片:“对话中国”等海外民运团体举办新闻发布会(对话中国)

为了帮助中国在民主转型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三个海外团体周二发起了海外宪政运动,并首次发行了《中国宪政通讯》期刊。这场运动的发起人当天表示,他们希望为未来中国建立制宪的框架抛砖引玉,并最终出版一部中国版的《联邦党人文集》。

几个月来,美中关系已经陷入了两国建交以来的最低点。华盛顿几年前对中国发起的经贸战,如今蔓延到了外交、军事、科技、媒体等各大领域。海外宪政运动就在这样的美中“新冷战”背景下应运而生。

这场运动是由三个海外民主团体共同发起的,包括华盛顿智库“对话中国”、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青年宪政会(以下简称“青宪会”)。值得注意的是,青宪会是一群华人留学生在今年六月刚刚成立的,以推动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

为宪政打造框架

这场运动的发起人在《海外宪政运动宣言》中说,他们关注并希望积极推动中国的重大社会转型,但他们更关注如何确保中国在转型发生后,能够巩固民主化成果,使其政治转型平稳进行。他们认为,在中共统治结束后,中国应尽快建立起一个以宪政框架为基础的政治秩序。只有这样,中国才能避免重蹈辛亥革命后的历史覆辙。

“对话中国”智库所长王丹周二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海外宪政运动并不是要替中国人起草一部新宪法,而是为制宪提供一套理论支持。

“我们并不是要拿出一部全新的宪法。在具体的想法上,我们不会用一种新宪法的形式呈现,而会用一部集合了宪政框架的政策白皮书的方式呈现。”

这份宣言还说,他们将讨论中国制宪的一系列框架性问题,包括如何制定一部新宪法、如何建立制宪的合法性、如何具体操作制宪工作、以及最终如何执行新宪法。不但如此,他们还会谈论中国应该采取联邦制、邦联制还是单一制、议会制还是总统制、一院制还是两院制等具体政治制度问题及各自的利弊。除此之外,他们还将重点关注如何解决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等地区的独立或民族自决问题。

智库“对话中国”所长王丹(对话中国)

智库“对话中国”所长王丹(对话中国)

希望能集结成书

他们希望在此基础上,持续发布宪政研讨文集、专题报告、宪政周刊,并最终出版一部属于中国人的《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

《联邦党人文集》是18世纪末三位美国政治家在制定美国宪法的过程中,写下的有关联邦制度等问题的评论文章的合集。这部文集被认为是研究美国宪法最重要的历史文献之一。

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所长王天成指出,任何国家的民主转型主要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公民的觉醒和抗争阶段;第二阶段是转型阶段,包括政治气氛放松、言论解禁、释放政治犯、筹划民主竞选、制定新宪法等等。第三阶段是巩固阶段,使得这个新的民主制度能够逐渐成长、成熟。

他举例说,如果中国没有在第二阶段打好制宪的底子,在第三阶段就很可能出现问题。王天成表示,海外宪政运动就是在打这样的地基。

“历史上很多国家在获得了民主转型的机会后,都经历过转型的失败,或者在建立民主后,没能巩固民主。那么,我们现在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总结经验教训,做得比过去好。”

首发中国宪政期刊

在新闻发布会当天,运动发起人还首发了《中国宪政通讯》双周刊。“对话中国”智库所长王丹在发刊词上说,这份期刊将介绍宪政运动的历史经验,公开征集各方观点和主张,发布这场运动的最新进展、研究成果和政治理念,并借此以文会友,形成一个成熟的政治反对派。

王丹还写道:“中国人的事情最终还是要由中国人自己完成,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抱怨、不满和愤怒,但是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这些情绪上,我们必须开始尝试做一些事情……民主政治的核心,就是行动和参与。”

“对话中国”智库理事会召集人王军涛表示,他们希望这场运动能够超越国界,凝聚全球有识之士的力量。

“我们认为,海外宪政运动会成为全球华人的一场运动。身在国内的学者虽然不能发起一场线下运动,但他们可以在这个海外平台上进行讨论。思想和学术是没有国界的,真理更没有国界。”

王丹透露,视新冠疫情发展,他们计划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的某个时间,在洛杉矶举行第一场宪政公开讨论会,就如何在中国制定一部新宪法开展对话。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