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界大清洗 湖南逾600律师遭注销执照

拥有律师资格的山东企业高管早前爆出涉嫌性侵养女丑闻,触发中国司法部对违规律师展开大清洗。本月以来,湖南省超过660名律师获准注销执业证。到底这批律师涉嫌违反哪些规定?他们又是如何面对被“除牌”呢?

今年4月,山东烟台杰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鲍毓明卷入性丑闻。 他的养女表示,当年亲生母亲把她交给拥有美中两国律师资格,又自称高学历的鲍毓明收养, 但鲍毓明自2015年起多次对她性侵。

出事之前,鲍毓明除了是杰瑞集团高层,同时也是中兴通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事件曝光后,杰瑞集团和中兴通讯都宣布他已辞职。其后中国司法部借这事件启动专项清理行动,把矛头指向专职律师违规兼职;与律师事务所以外的单位签订劳动合约,以及在丧失中国国籍后,隐瞒不报,仍以专职律师身份执业。

律师吴魁明认为,司法部的举措有助打击中国法律界的乱象。

吴魁明:“律师职业必须得有一定时间保证专门做这事的。要求更严格嘛。律师管理部门发了很多不该发的证,特别是小地方没有通过考试(就发证)。你原来在国内是中国人,通过考试后执业,但是你现在拿到了外国的户籍。”

法律界关注获外国护照律师是否被针对

根据司法机关的通报,受影响的律师必须主动向司法行政机关报告违规兼职或者丧失中国国籍的情况。仅仅在湖南,本月就有至少660名律师因兼职和持外国护照等理由,获准注销律师执业证。

2020年8月20日,湖南省司法厅注销467人律师执业证书。4月7日至8月27日,已有1267人律师执业证书被注销。(网路截图)

2020年8月20日,湖南省司法厅注销467人律师执业证书。4月7日至8月27日,已有1267人律师执业证书被注销。(网路截图)

表面上,这些律师是主动申请注销,但湖南律师谢阳却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是被迫的。

谢阳:“中国共产党统治(垄断)了中国全部社会资源,如果你不注销,那么你所承担的后果是你不愿意承担的,它(当局)会从其他方面对你实施更严酷的打击。这些所谓的‘主动’的人都是被迫的,所谓的‘主动’可能是打引号的。”

近年当局多以莫须有罪名打压维权律师

现时有不少中国律师,尤其是从香港北上执业的,本身都具有境外执业资格,甚至是拥有外国护照,那拿外国护照或者兼职是否与律师的专业操守背道而驰呢?谢阳的答案是否定的。

谢阳:“只要他们依照法律规定获取了律师证,你就应当支持他,律师是一种知识岗位,只要你具备这种能力,获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律师执业证,同时又不违反法律,那么这个执业证,任何人都不能尝试去注销,这肯定是司法部越权。至于是否具备律师职能就不能同时具备其他职。”

曾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谢阳近日遭当局“除牌“,理由是他在代理案件时,扰乱法庭秩序。他说,当局整治全国法律界势必波及到维权律师。

谢阳:“它的起点肯定不是为了收拾维权律师,但是在过程当中,它肯定会把具备这种思想状态的人,即使不是很突出,也要求他们把律师证全部撤销。”

湖南省共有1万6千多名律师。据了解,过去4个月,共有超过1200名律师受影响。除了湖南,全国各省市均有类似的大清洗行动。有法律界人士形容,律师代表的是当事人的利益,而不是党的利益、听党的话,当律师兼职清理完成后,就是律师名存实亡之时。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