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人民不需要爹也不需要仆人

在传统中国社会,我们把政府叫衙门,衙门的中枢叫朝廷,类似于中央政府。即便是今天,在偏远的农村,很多上了年纪的人还这么叫,甚至为谁是真龙天子大打出手。我小时在乡下,为读书受尽皮肉之苦,因为在我妈看来,只有好好读书,金榜题名,就可以成为公家人,所谓“学成文武艺,货于帝王家”。以我妈粗陋的看法,所谓公家就是衙门,成为公家人就等于有了金饭碗,被大家供养,不需要自个养猪种菜、受人欺负。

那么政府和民众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民国以前,在中国普遍的说法是政府官员乃民众之父母,就是我们的爹。据《汉书·循吏传》载,西汉元帝时南阳郡太守召信臣“其治视民如子”,被尊为“召父”;另据《后汉书·杜诗传》载,杜诗担任郡功曹时,爱民如子,老百姓称为“杜母”。自此“父母官”这一尊称便大行其道了。

既然政府官员是爹,按照中国宗法社会的道德伦理体系,一方面我们要绝对听爹的话,所谓“父为子纲”;一方面爹有看护好儿女的责任。大概的情况应该跟很多小说描写的旧式大家族差不多。民国以后,一切都要推陈出新,向西方看齐,政府官员也不能免俗,爹的称呼很快换成了美国人发明的“公仆”一词,就像把以前唱戏的演员现在称作艺术家一样。按照现代社会的标准,既然自称是民众的仆人,仆人就有仆人的规矩,一方面要听我们这些老爷(我们终于不用奋斗就当老爷了)的话,另一方面仆人必须为我们这些老爷尽心尽力地干活。

走遍五大洲,让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自己选择,人家大概都不愿意莫名其妙的多出个爹,还经常换来换去,至少当老爷听起来比较爽一些。只有自虐狂才哭着喊着要给人当孙子。可事实并非如此。在现代国家,其实当孙子不一定比做老爷更吃亏。大家切实想想,倘若官员们真给普通民众当爹也未必是件坏事,哪个爹不是为儿子呕心沥血、无怨无悔,而不肖子孙倒是比比皆是。千百年来,多少人幻想着父母官能视民如子,像爹一样照顾大家,可事实不尽如人意。仆人是满足了我们的自尊心,可责任心跟爹没法比,碰上素质差的,最后谁给谁当孙子还不一定。

在中国历史上,就有为数不多挺不错的爹,比如中国的晏婴、管仲、包公、范文正公、于成龙等等,丝毫不比现代社会中的仆人差。民国当然比晚清进步,但督军们未必能跟大清王朝的总督巡抚们相提并论。大家热闹了一阵子,以为翻身要当老爷了,可没几天就被打回原形,连假儿子都做不成了,只好去给公仆们当一文不值的奴隶。前苏联总理雷日可夫在《改革,背叛的历史》中,针对戈尔巴乔夫领导的失败了社会改革,曾讲过一句很深刻的话:“什么是当家作主,主人就是老爷!”只是此老爷非彼老爷也!

既然历史上所谓的父子和主仆关系都是假的,那政府与民众之间真的关系又是什么呢?在人类社会中,政府与民众之间本质上是一种信托关系。从人类有国家以来至今,无论是皇权政治体制还是现代政党政治体制下,每个国家组织基本上都是这样。

人是社会动物,人与其他动物最本质的区别就是自觉的社会性。既然是社会就需要进行管理,不可能每个人像个体户一样独自生存发展。那怎么办呢,这就需要把整个社会的经营管理交给某些人去负责,这些人就构成了所谓政府。民众以牺牲部分自由和权利作为投资,通过政府的经营管理,以谋取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要做到这一点,最基本的前提就是民众的信任。如果没有信任,那么谁愿意做这种投资呢?任何政府存在的基础和合法性也就无从谈起。这样说可能有点拗口,我不妨做个通俗的比喻。如果我们把国家看作一个现代企业,那么民众就是股东,政府官员就是民众聘请的职业经理人,民众因为信任他们,所以把个人的希望与国家的命运交付给他们,由他们去管理经营。但权力的主体始终是民众,他们拥有最终拍板的权力。

作为经营管理层的政府,如果你管理经营的好,满足了广大民众的要求,大家信任你,让你继续干下去,如果你干得不好,没有信用,大家就不再信任你,你就得走人。如果股东会开了很多次,提了无数次警告你根本充耳不闻,只好采取强硬的办法让你走人。当年朱元璋起兵造反时,天下的民众相信他,所以给了他经营管理国家的机会,可他的子孙们不争气,好几任总经理都偏执而昏庸,无视股东们不断的警告,最后只能被大家合伙赶下台。

中国大明王朝的第八位总经理宪宗朱见深是个结巴,贪财好色,宠信贵妃万氏、宦官汪直,大搞特务统治;第九位总经理武宗朱厚照根本就是个混世魔王,荒淫无度,碰见女人乱来,不管人家有没有老公与孩子,拿军国大事当儿戏,气得大圣人王阳明快要吐血,任命的常务副总经理刘瑾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第十三任总经理神宗朱翊钧玩得更邪乎,竟然三十年拒绝到总经理办公室上班!诸位可以算算,大明朝的总经理,有几个不是死在了肾虚的问题上。好不容易出了个健康一点的总经理崇祯朱由检,可公司已经被搞垮了,股东们实在受不了了,其下场可知。在朱家经营团队被赶下台的时候,尽管像李自成这样投反对票的不多,但大部分股东弃权,微不足道的反对票就要命了。

在现代社会中,无论东西方,普通民众大概都不需要爹,也不需要仆人,大家需要的是由合格的职业经理人组成的经营管理团队。作为政府,您不需要操爹那么多闲心,连别人说什么想什么都让您劳神费力,也无须把自己降格到所谓仆人,你按照公司的经营管理制度和股东会的决议,把自己份内的事干好就行了。

依照现代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政府既不是爹也不是仆人,工作成绩能让大部分股东满意可以继续干,如果大部分股东反对就赶紧夹着铺盖卷滚蛋。而在专制体制下则没有这么痛快,虽然结果差不多,但过程要痛苦得多。尽管股东们早就不耐烦了,可他就是赖着不走,非要较量上很多回合才就范。在民主制度下,职业经理人下岗后可以争取再就业,而在皇权时代,一旦下岗非但不能再就业,还要陪上身家性命,凄惨无比。

中国大明王朝最后一位总经理被赶下台后,家破人亡。对此,明史中有一段凄厉的描述。城破前,崇祯把三个不懂事的儿子叫来,让他们脱掉身上的绫罗绸缎,换上粗布衣裳,对他们叮嘱:今天是太子,城破后你们就是小民一个,各自去逃命吧,不要留恋爸爸,爸爸要为社稷殉葬的。往后一定要小心,碰到作官的人,年龄大的要叫老爷,年轻的要称相公,遇到平民,年长的叫老爹,年轻的称老兄或长兄,见着文人要称先生,见着军人要称长官!离别时,崇祯哭喊:你们何其不幸,生在这帝王之家!呜呼,贵为帝王,崇祯皇帝竟不能让自己的骨肉苟全性命于乱世!在现代民主政治体制下,至少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据2014年7月3日微信公号“莫须有公社”)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