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作家凌霜出狱中风 遭停话、断网、逼迁

上海知名网络作家凌霜在去年十一前突然被捕,后来以诽谤罪被判处八个月有期徒刑。刑满获释后却因中风住院,最新消息传出当局想把他赶出他租的房子,并已强行停话、断网。

“我中风了,他们把我手机、把我电话号码停了,(原来)有网络的,现在我在家网络都没有。”网络作家凌霜(原名朱洪广)告诉本台,他在五月底刑满获释后,一个月不到却身体中风,只能住院接受治疗,不料这期间电话号码却遭停话、断网。

刚出院的凌霜,身体尚未痊愈,却无法透过网路跟外界联系。他说自己中风后行动不便,怀疑中共当局故意趁他健康堪虑、行动不便之时,强迫停话断网,阻止他继续在网路上写作发声。

“我现在半身不遂,我现在没办法,那个网路我也没办法去办,因为那个要(亲自)到营业部去办的。”他说。

凌霜曾在网络上批评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及大跃进、文革等政治运动,发表过不满中共专制、支持民主的言论,并常声援其他维权人士。去年九月底,凌霜在家中与友人使用国际通讯软体Line通话不到15分钟,突遭警方强行闯入抓捕。今年四月,上海法院以凌霜在互联网上“诽谤毛泽东”为由判刑八个月。

除了停话断网之外,凌霜的房东转告当地居委会消息,要求他尽速搬迁。熟知凌霜近况的旅美学者傅申奇告诉本台,凌霜的房东是个好心人,不会主动驱逐房客,怀疑房东遭到当地官员施压。

“地方上的人拿着鸡毛当令箭,小题大做,街道(委员会)、派出所这些官员。上面(高层)都不一定有这个意思……我的猜测是,上面(高层)就是常规性的(叮咛),这个(凌霜)需要重视、需要注意,那么下面(的人)可能就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快让他走。”

傅申奇也说,凌霜中风后健康状况不佳,加上并无积蓄,根本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搬迁,且凌霜亲戚也为求自保,已和他中断联系,目前只身一人,只能以拖待变。凌霜先前在狱中曾撰写上诉书,对法院判决的诽谤罪名不符合事实表达不满,谴责当局的行径是“文字狱”、“典型的文革式迫害”。这封上诉书最终因凌霜认为不会起任何作用而没有递交。

许多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即便刑满出狱仍饱受监视。著名维权律师滕彪说,断水断电、强迫搬迁情况屡见不鲜,目的就是噤声。譬如著名的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在成都租房居住七年,遭到当局非法逼迁八次,甚至近期才刚搬新家没几天,就被当局以暴力手段逼迫搬迁,也被断水断电连累邻居。

“即使刑满出狱,政治犯还是受到各种各样的监控,他一直在黑名单上,受到维稳方面的监控,目的也就是骚扰他们正常的生活,让他们听话,停止维权活动或者其他的反抗活动。”滕彪说。

即使是出狱后已不再从事维权活动的人士,受到打压的情况也时有所闻。縢彪说,这种行为除了是当局对于该人士过去反抗行动的报复,也是对外界的警告。

“也是杀鸡儆猴,就是让其他的人看到,一旦你和政府作对,你的下场就是非常悲惨的,而且是持续很长时间的,不会因为你坐完牢就结束了。”

滕彪说,即使是最普通的罪犯也有居住、用水用电的权利,租房皆有合同保障,政府并无法律依据将居住人断水断电,甚至强行终止住房合同、强迫搬迁。他说,中共当局这种对私人领域粗暴践踏的行为,也是证明中共是“极权体制”的最佳范例。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