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刃向内”:习近平对政法系统进行“整风”

中国各地的警察、法官、检察官和令人生畏的国安人员已在学习毛泽东的政治清洗做法,将其吸纳为中共打击腐败、滥用职权和对党不忠的新运动的指导方针。

随着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为两年后的领导层换届做准备,以及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冲突持续,这场运动正成为他加强党内纪律的有力工具。

中国政法机构的官员们已收到命令要“刀刃向内、刮骨疗毒”,放下私人间的忠诚,揭露有问题的同事。领导告诉他们应该以“延安整风”为这次“教育整顿”行动的样板。延安整风是毛泽东在20世纪40年代发起的一场运动,运动巩固了他在根据地延安对中共的统治地位。

“清除害群之马,”教育整顿行动负责人陈一新在上月的动员会上说。“清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

中国各地的法院、公安局、监狱管理部门,以及讳莫如深的国家安全机关都在召开类似的动员会。国安部控制着中国的间谍队伍,也是负责对国内的老百姓进行监控的机构。

这些机构和其他政法部门都归中央政法委员会管辖,它与军队负责捍卫中共的权力。习近平把对安全系统的控制说成是将“刀把子”掌握在党手中,这个吓人的说法出自毛泽东。

中共仍崇拜毛泽东,这种跪拜反映出习近平希望利用这场运动在可能出现的动荡中,帮他确保自己和党的权力。

“延安整风就是一切都要听毛的,这点也是这次学习延安整风最大的信号,”现居美国的中央党校校报前编辑邓聿文在接受采访时说。“清理政法委系统应该说最核心的目的就是要它一切听习的。”

八年前上台后不久,习近平就通过一批打击腐败的案件拿下了数百名高级官员。曾经担任国家安全机构负责人的周永康在2015年因腐败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7年,北京用被判有罪的国家领导人的材料办了一个展览。
2017年,北京用被判有罪的国家领导人的材料办了一个展览。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尽管处理了一批案件,但专家以及中国最近的研究表明,中共领导层仍难以管理警察、安全机关、法院、检察院和监狱等错综复杂的官僚机构。去年年初,中共发布了加强对政法系统自上而下控制的新规定。中国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认为,政法系统仍存在各自为政和内部竞争的问题。

去年香港持续数月的抗议活动,以及今年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危机,似乎加强了习近平把坚定的权威一直推行到地方公安部门的努力。

“坚决把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落实到行动上,”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本月在视察东北地区运动执行情况时说。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说,最让中国领导人担心的似乎是中下层警察和执法官员。他说,2018年开始的另一场旨在打破犯罪团伙与官员勾结的运动,加剧了高层官员对地方政法机构仍存在着严重腐败问题的担忧。

“尽管中国查职务犯罪、反腐败弄了一批人,但是政法主体结构,大部分的没有换,中层、大部分没换,”秦前红说。提毛泽东的延安整风并不意味着官员们正在使用那次运动的严厉手段,他说。

“表明我们这一次整顿需要来真的,是要能够解决问题的,”他说。“但是,延安,要树立核心培养忠诚,这个要做到的。”

“坚决把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落实到行动上,”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本月在视察东北地区运动执行情况时说。这是他2018年的照片。
“坚决把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落实到行动上,”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本月在视察东北地区运动执行情况时说。这是他2018年的照片。POOL PHOTO BY JASON LEE

教育整顿运动将持续到2022年年初中共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前夕,这次党代会将任命一批新的中央官员,而且很可能将延长习近平掌权的时间。在有关教育整顿运动的宣传中,描绘了地方官员在“公安夜校”学习习近平的文章和讲话的情况。

调查组查处了被控腐败和其他滥用职权的干部。据官方宣布,已有21名政法干部在教育整顿运动的第一周接受调查。

调查人员本周透露,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正在接受调查,但未公开说明他所受的指控,他因此成为这场运动开始以来落马的职位最高的警官。

最近落马的官员还包括中国北方内蒙古的一名监狱管理局原局长、中国南方城市江门市的公安局局长,以及曾长期在东部的江苏省担任政法部门官员的人。政府没有公开针对他们的具体指控。

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已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调查。有关退休的中央安全部门领导可能被调查的未经证实的传言,已在北京的政治圈子里传开,并传到了互联网上。

“这暗示了习近平把中国的强制机器变成完全听从他指挥的政治力量的一种持续努力,”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副教授希娜·彻斯特纳特·格里藤斯(Sheena Chestnut Greitens)说,她研究中国的治安,即将发表关于清理中国政法官僚机构的文章。

习近平要在2022年的党代会前“把他的权威一直推行到政法系统的更底层”,她说。

反腐败运动也证实了陈一新地位的上升。现年60岁的陈一新已在过去两年里处理了一系列政治上棘手的任务。他还领导了打击地方犯罪保护伞的行动。今年2月,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开始失控时,他被派到当地去控制疫情。

“这些广受关注的角色当然给了他很高的知名度,也给了他一个建立部下基础的机会,”维也纳大学研究中国政法的专家李玲用电子邮件回答提问时说。“看来他在准备担任更重要的角色。”

去年,北京一个市场上出售的毛泽东纪念品。习近平把对安全系统的控制说成是将“刀把子”掌握在党手中,这个吓人的说法出自毛泽东。
去年,北京一个市场上出售的毛泽东纪念品。习近平把对安全系统的控制说成是将“刀把子”掌握在党手中,这个吓人的说法出自毛泽东。 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一些分析人士已把这场运动看成是习近平清洗对手派系的努力。但行动涉及范围之广表明,习近平想彻底调整政法系统,研究中国反腐败政策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克里斯托弗·J·卡罗瑟斯(Christopher J. Carothers)说道。

“习近平有一个受高度控制社会的愿景,这个愿景需要一个执行这种控制的强大机构;腐败对其是一个威胁,”他在电子邮件中说。“即使这些机构中没有出现很多新的不忠诚或滥用职权行为,中共领导层对它们有效地处理不断增长和迅速变化任务的能力可能仍不满意。”

习近平还发出信号表示,他让政府准备过几年的苦日子。

中国已经走出了新冠病毒危机,经济也在复苏。但习近平和其他上月底在北京开会的高级官员警告说,中国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强”。他们用了毛泽东“持久战”的说法来强调这一警告。

今年早些时候,中共还成立了一个名为“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的治安政策委员会,以加大打击动荡和犯罪的努力。

“对中国来说,将来五年是个很关键的窗口期,”前编辑邓聿文说,他提到中美两国的竞争日益加剧,以及中国让经济进入一个新增长阶段的努力。“按习近平的观点,政法系统的整风运动就要保证没任何问题能够变成为国内的一个重大的危机。”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首席中国记者。他成长于澳大利亚悉尼,在过去30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居住在中国。在2012年加入《纽约时报》之前,他是路透社的一名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ChuBailiang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