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殴打、虐待:白俄罗斯暴力镇压反政府抗议者

周一,警察在抓捕一名抗议者。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表示,据信已有6000多人被捕。

周一,警察在抓捕一名抗议者。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表示,据信已有6000多人被捕。 YAUHEN YERCHAK/EPA, VIA SHUTTERSTOCK

白俄罗斯明斯克——周四,随着白俄罗斯陷入困境的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ksandr G. Lukashenko)为了保住权力动用暴力手段,抗议者遭到残酷殴打和大规模拘留的消息频频曝出。

自从卢卡申科周日宣布赢得总统选举以来,针对这位在位26年的威权主义者的抗议活动就在这个东欧国家此起彼伏,而他的政治对手和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这次选举存在舞弊行为。

起初民众以和平抗议为主,但防暴警察和军队却动用了闪光弹和橡皮子弹,并公然用靴子和警棍殴打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在遭到拘留的数千人当中,还包括几十名记者;那些获释的人报告说,拘留所人满为患,他们在里面遭到了殴打,而且拘留条件十分恶劣。

在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宣称在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后,抗议者和防暴警察于本周在明斯克发生冲突。
在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宣称在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后,抗议者和防暴警察于本周在明斯克发生冲突。 MISHA FRIEDMAN/GETTY IMAGES

逮捕和暴力行动似乎是为了恐吓上街抗议的民众。但周四,在首都明斯克和全国各地,针对卢卡申科的抗议活动仍在继续。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视频显示,在白俄罗斯工业皇冠上的明珠若季诺市别拉斯卡车厂,罢工的工人高呼抗议运动向卢卡申科发出的信息——“下台!”。

周四下午,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该市的主干道,其中大部分是身穿白衫的女性,她们挥舞着鲜花抗议警察的暴力行为。“鲜花好过子弹,”一个标语写道。

明斯克一个刑事拘留中心外的景象令人绝望和悲痛。数以百计的人聚集在这里寻找亲人的下落,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大半周。他们围绕着偶尔离开的救护车,试图获得零星的消息。

获释的人说,里面没有吃的,大家只能轮流睡觉,甚至只能坐着。他们没有律师,也没有办法联系亲人告知自己的下落。到了晚上,还能听到打人的声音。

“墙壁很厚,但我们还是可以听到尖叫声,”28岁的女演员达里娅·O·安德烈亚诺娃(Daria O. Andreyanova)说。“当我们提出放风的要求时,他们会打开一扇门,往我们身上泼一桶水。”

安德烈亚诺娃拿出一张有很多孔的厕纸,每一排的孔数代表一个电话号码,获释的人会拨打这个号码替仍在狱中的人传话。

31岁的亚历山德拉·V·尤拉娃(Aleksandra V. Yurova)在周日投票结束后被拘留,她说牢房大约8平方米左右,中间有一张桌子,有马桶却不能冲水。牢房里所有囚犯共用一瓶水,可添水。

“牢房设计是关4个人,结果里面关了18个人,”她说。

尤拉娃关了一晚之后获释,可能是因为她还有一个年幼的孩子。她的伴侣也被拘留了,她说之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周三,她来这个拘留所试试运气。

“我再也不想生活在这里了,”尤拉娃述说着这样的经历如何改变了她。“这里的状况太可怕了。”

据路透社报道,周五早间,内政部副部长亚历山大·巴苏科夫(Alexander Barsukov)告诉记者,白俄罗斯将于本周释放在抗议活动中被捕的人。

但一个志愿者组织更新的名单显示,截至目前,在过去几天的抗议活动中被拘捕的人里,有超过1500人是失踪状态。每天他们都把这份名单交给监狱当局,由他们标记出名单上的名字是否被关押在那里。其中一名志愿者、35岁的叶莲娜·S·拉达曼(Yelena S. Radaman)说,有些人已经与亲人失联数日。

61岁的伊琳娜·E·布罗德斯卡娅(Irina E. Brodskaya)就是在寻找亲人的人之一,她说自周日晚上起,她就一直找不到34岁的女儿娜斯佳(Nastya)。

“我感觉好像活在地狱的煎熬里,”她擦着眼泪说。

监狱周围都是带刺的铁丝网,救护车不时从里面驶出。试图搞清楚监狱里关着谁的人们会立刻围上去。到处听到殴打囚犯的传闻。

“我强迫着自己睡觉吃饭,”22岁的市场营销专员瓦莱丽娅·I·莱茨文斯卡娅(Valeria I. Rytvinskaya)说,从抗议的第一晚开始,她就一直在寻找男友。“我感觉从周日开始就是行尸走肉——勉强活着而已。”

周四,瓦莱丽娅·I·莱茨文斯卡娅在明斯克的预审拘留中心外等待男友的消息。
周四,瓦莱丽娅·I·莱茨文斯卡娅在明斯克的预审拘留中心外等待男友的消息。 MISHA FRIEDMAN/GETTY IMAGES

被释放的外国记者描述了有计划的殴打虐待场面。俄罗斯独立新闻网站Znak.com发布了其记者尼基塔·特利津科(Nikita Telizhenko)的叙述,他自称和其他许多人被拘留了16个小时,他们被迫脸朝下躺在血泊中,有些囚犯有时还躺在彼此身上。

“四周都是最残酷的殴打:哪里都有拳打脚踢、尖叫、哭喊,”特利津科说。“我感觉有些被拘留的人骨折了——在手、腿、脊椎上——因为只要稍稍动一下,他们就会痛得大叫。”

特利津科说,当他和其他人乘坐面包车被转移到另一家拘留所的时候,殴打还在车里继续。在俄罗斯大使馆出面后,他最终获释。

其他记者也发布了令人痛心的报道,指出他们作为外国人和记者的身份可能使他们免受最严重的虐待。主要关注白俄罗斯的波兰电视台Belsat的记者斯坦尼斯拉夫·伊瓦什科维奇(Stanislav Ivashkevich)描述了自己和其他12人被关押在一间三人牢房的经历。

“在两天时间里,我们整个牢房的人只得到一条面包吃,”他写道。“我们一度被带出牢房,被迫面对橡胶警棍的严酷考验。”

周四,在明斯克抗议警察暴力的女性。
周四,在明斯克抗议警察暴力的女性。 VASILY FEDOSENKO/REUTERS

白俄罗斯记者协会(Belarusian Association of Journalists)表示,据其了解,自周日以来,至少有64名记者被拘捕,至少有7人受严重殴打致伤。

白俄罗斯当局周三表示,一名男子在拘留期间死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称,据信已有6000多人被拘留。

周三,白罗斯明斯克,遭到拘捕抗议者的亲属在一个临时拘留所外等候。
周三,白罗斯明斯克,遭到拘捕抗议者的亲属在一个临时拘留所外等候。 TATIANA ZENKOVICH/EPA, VIA SHUTTERSTOCK

被拘者中有“旁观者,也有未成年人,这表明大规模抓捕的趋势明显违反了国际人权标准”,巴切莱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更令人不安的是关于拘留中和拘留后的虐待报告。”

有迹象表明,殴打是镇压抗议活动的常规办法之一。白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在周三播放了一段录像,称录像中的6名年轻人都是抗议者,他们的手被绑住,脸上伤痕累累都是血。

“你们还要再来一场革命吗?”一个画外音问道。

“不要,再也不要了,”其中一位被拘者回答道。

转自:纽约时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