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记者亲历押至白罗斯教改营:卡车里堆四层人 警察愤怒于抓不尽示威者

8月14日,明斯克独立广场

8月14日,明斯克独立广场  © REUTERS – VASILY FEDOSENKO摄影

2020年8月15日星期六,我们为您选登法国世界报获权翻译转载的俄罗斯记者尼基塔-特里坚科在明斯克示威当中被抓进教育感化营遭到暴力虐待,后被俄罗斯外交部营救的经历。

尼基塔-特里坚科是一名供职于俄罗斯新闻网站Znak的记者,在8月10日晚间于白罗斯首都明斯克报道前一天卢卡申科胜选总统后引发的民众反应之际遭到白罗斯防暴警察的抓捕,在警察局关押16个小时之后,又与众人被押往明斯克郊外若基诺的教育感化营,并在抵达感化营之后,得到了俄罗斯外交部的搭救,辗转回到了俄罗斯。

尼基塔-特里坚科回顾8月10日到11日的经历。他表示,在自己被抓捕之前,已经在明斯克体育馆公交车站附近看到下车的人接连被警察传讯,一些人被带走扔进警车。他掏出手机,用照片记录下上述场景,并开始写文章,准备传回办公室,这个时候,寻找通过Telegram软件相互联络进行抗议的示威者的防暴武警上前,询问尼基塔-特里坚科在做什么,并认为尼基塔-特里坚科也是示威者。尼基塔-特里坚科的手机信息被翻阅,任凭他解释自己是一名记者,参与现场报道,并不是示威者,手机里也没有下载任何Telegram,警方仍然不由分说将他扔进车里,沿路又抓捕了一些人,将他们运到了莫斯科夫斯基城区的一个警察局。尼基塔-特里坚科请求使用手机联系自己的同事,告诉他们自己被捕,但警察回应称:“你没有被逮捕”。

就这样,当天夜里,“没有被逮捕”的人在警察局里越攒越多,而且根据尼基塔-特里坚科的叙述,人们全部被要求俯卧在地上,脸贴地,稍微挪动就会招致殴打,什么都不做也会被随机殴打,地上全部是血,他在进门之际,地上已经躺满了人,他只能踩着人,“就像踩着一张活地毯一样”行进,找到一处地方,俯卧下来。后来的人因为实在无处可躺,只能堆在下面一层人的上方,直到有警察发现“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因此叫人搬来了长凳,尼基塔-特里坚科幸运地成为被允许坐起来的人之一,但任何人都不允许抬头,双手交叉,必须放在脖子后面,并保持这一姿势,上厕所喝水需要举手申请,得到的答复是“上厕所的话,就地解决”。然而尼基塔-特里坚科也指出,警察局当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粗暴,一些警官甚至会特地过来询问有没有人要上厕所,有没有人要喝水,但当他们的同事打骂虐待人们的时候,他们却并不会上前干预。凌晨两点,警察迫使人们唱歌,大声祈祷,拒绝者会收到一通殴打,而窗外频频传来手榴弹爆炸的声音,警民冲突和抓捕行动甚至延伸到了尼基塔-特里坚科和其他人被关押的警察局楼下。他回忆道:每个小时都有人被抓进来;警察们越抓人,越愤怒,也许是因为发现,示威者并不害怕,也不妥协,甚至垒起了路障,有无论如何都要把示威继续进行下去的迹象。

尼基塔-特里坚科随后发现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伴随着警察随机而无休止的身份与证件核查,不断有警察看到他的俄罗斯护照,此后,落在他身上的拳脚力度居然减轻了,至少比警察认为他是示威者同伙的时候,下手要轻。熬到了第二天8点左右,一群高级警察回到了警察局,他们彻夜在明斯克街头处理示威者,回到警署来清点被捕者。尼基塔-特里坚科回忆到:当他们点名的时候,居然发现两人失踪,警察跑遍了楼上楼下都没寻到;还有一人被抬到了担架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此后,尼基塔-特里坚科和众人被转移到了警察局的一层关押室,狭小的关押室原本是关押两人用的,但被关进去的人有30个,很快有人因潮热,缺氧而晕倒,尼基塔-特里坚科表示,在当中被关押的时间大概是2到3个小时。此后被赶上一辆卡车,人们在车上被堆满了四层人,无法上厕所,忍受着反恐警察的拳打脚踢。尼基塔-特里坚科表示,根据他的观察,押送他们的反恐警察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纯粹的施虐狂”,第二种是“真的认为自己在保卫祖国白罗斯,打击白罗斯的境内境外敌人”。他表示,最起码,和第二种警察,还是可以稍稍沟通的。

人们就这样在排泄物的刺鼻气味中颠簸了2个半小时,来到了明斯克郊外的若基诺教育感化营。到了营地,人们终于得到允许,可以互相交流说话。尼基塔-特里坚科表示,在交流当中,他发现被抓的人群里有建筑工人,工程师,程序员,开锁匠,老板,形形色色的人们。当然,也有之前被抓过的人,也是这名之前进过局子的人,告诉尼基塔-特里坚科,这里是若基诺教育感化营。随后,尼基塔-特里坚科得到了俄罗斯外交部的帮助,得以离开,返回俄罗斯。

截至目前,白罗斯示威抗议仍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官方数据显示,从上周日开始,已经有超过7000人被捕,至少两名示威者死亡。欧盟本周末已经宣布,将对白罗斯开启制裁,应对“与选举有关的腐败,暴力,逮捕行为”。欧盟曾经在2004年向白罗斯施加制裁,并在2011年因人权问题和民主标准等而拧紧。随着2016年卢卡申科宣布大赦政治犯,欧盟已经放松对白罗斯的多项制裁,但武器禁运等仍然保留。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